《爱上熟女》
第252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律师认为,我这里有视频,但就是没有签署协议书,这是我担心的地方。
  不过律师认为只要有视频,以及全体员工做证,应该问题不大。
  临近开庭时,我打电话问苏小慧鸣翠恢复的怎么样。苏小慧告诉我,鸣翠还处在失忆状态中。
  看来鸣翠肯定上不了法庭了,不知道法院该怎么判,我现在也想通了,如果法院判给袁凯,我就直接给他,我没这样长时间与袁凯在这件事耗着。
  我带着律师到了法庭,首先法庭出示了袁凯的证据,就是鸣翠写的份收回书。
  我当场表示做文字鉴定,我认为那不可能是鸣翠亲笔所写,一定有人代写。
  但法官说我太主观了,是不是从手印就能看出来?我对法官说,人在睡觉时,别人可以拿着他的手去按,况且现在鸣翠正处在失忆状态,可想而知按多少手印,她都不知道做什么。
  我说完后,袁凯当时指着我,“林雨仓,你不要瞎说!你是在侮辱我!”
  法官见我和袁凯争得难解难分,就提醒我们注意用词与秩序。
  随后双方的律师也展开了较量,双方都出示证据,特别是我那份证据,法官也提出疑义,他们认为鸣翠宣布后也有改变的可能。
  但我告诉法官们,鸣翠的性格很坚毅,只要她决定的事,从来没有改变过。

  一个法官告诉我,“没改变并不代表不去改变!”我想这些人估计是让袁凯买通了。
  但无论袁凯在里面用什么手段,既然已经打官司了,我就只能奉陪到底。
  我首先抓住那**翠写的“收回书”发起进攻,既然鸣翠现在失忆,也出不了庭做证,我认为必须通过文字鉴定才能证明鸣翠并没有改变她当初的想法。
  法官认为我是无理取闹,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为什么还要做鉴定?但我的律师认为,如果白纸黑字是真的,我将立即把公司给袁凯。
  在我们大力坚持下,法院对鸣翠的字进行了文检,两天文检结果出来,居然是鸣翠写的。
  律师让我沉住气,要继续申请请第三方机构进行文检。我们把那张纸复印件,然后拿到一所警校去做鉴定。

  结果显示那张纸并不是鸣翠所写,如果是这样,袁凯就是想以欺诈的方式获得这个公司。
  律师让我直接去公丨安丨那里报警,就告袁凯诈骗。但我不能把袁凯逼到那份上,这小子如果急眼,肯定会咬人的。
  还不如私下商量商量解决办法。我找到袁凯后,他居然拒绝我了。
  于是我们两人再次进入法庭,我把文检报告递了过去,这时我发现袁凯的脸色并不好,他也着急上火。
  法官见我真拿到文检报告,都很惊呀,这就充分说明他们与袁凯串通过。
  最后法院只能判决我胜诉,我和律师都很高兴,总算把公司保住了。

  袁凯气乎乎往外走去,我想他肯定没想到今天的结果。
  回到G市后,我又投入紧张的工作业务中去,除了下车间检查那些新样品货物的质量,嘱咐员工一定要保密,决不能把新款式服装提前泄漏出去。
  小虹打电话问我公司官司打得怎么样,我就把法庭上的那些事说了一遍。
  小虹在电话中骂道,“袁凯真不是个东西!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他都使出来!”
  袁凯不仅会使这种手段,就连害人的手段他也会用。没必要大惊小怪。
  袁凯告我的事,很快也在公司上下传了起来,有很多人都在问,公司什么时候交给袁凯?
  我笑着对他们说,好好工作,公司不会给袁凯的。从这一点上,公司员工很多人担心袁凯又要回来,我想只要袁凯把公司收上去,很多员工就会辞职。
  吕大安也打来安慰电话,“大仓,好样的!你一定要挺住!”
  “靠!我挺住了有什么样,人家那是母子关系!”我笑着对吕大安说。

  但通过这次与袁凯打公司,我突然意识到,鸣翠会有危险。因为袁凯打输了这场官司,为了继承鸣翠的家业,他必须要对鸣翠下毒手,只有这样他才能快速把公司接转到手。
  必须要立即把鸣翠从省城接过来,否则晚了鸣翠就会有危险,想到这里,我给安保部门打电话,让他们准备一台商务车,把座椅全部拆掉,便于从医院出来,鸣翠好躺在上面。
  一切准备工作完事后,我带人开车就去了省城,到了省城医院后,我立即去办出院手续,但医院却不让鸣翠走,他们说从住院开始都是袁凯一手交办的,而且袁凯有交待,必须他同意,才能探望鸣翠。
  如果照医院的说法,鸣翠病房一定有人看着呢。
  我让人去鸣翠的病房去看看,他回来告诉我,有四个人就在鸣翠住的病房外来回走动。

  我猜那一定是袁凯派去的人,怎么办呢?既然不能办正常出院手续,只能把鸣翠偷出来。
  但怎样把袁凯派去的四个人支走呢?我想还得吕大安出手,这所医院有他认识的朋友。
  我给吕大安打电话,让他马上到医院来。吕大安赶到后,我把情况和他说了一下。
  吕大安开始不愿参与这事,但在我的要求下,吕大安决定让同学以看病的名义,把鸣翠推出来,然后让我立即接走。
  但吕大安找到同学后,他那个同学坚决不同意,因为他们都知道袁凯这个人不好惹。
  NND!今晚必须把鸣翠偷走,否则袁凯就会下毒手了。
  想了半天,我想还是假冒医生去偷鸣翠。于是我和安保人员找了几套白大卦穿上,吕大安借来推床,我们就悄悄的到了鸣翠病房门前,正要进病房时,被袁凯派来的人拦住了,“你们是什么的?”
  这几天网络新闻连续被王宝强婚恋所霸屏,搞得我也写不下去,一种猎奇的心理驱使我不断刷新新闻,想看看结局,但一波三折,扑朔迷离,让人不得不唏嘘不已,欲罢不能。好了不谈这个了,我还得回到我的小说世界里。
  话说我们到达病房口时,正要进入病房,被人拦住。我当然知道这个是袁凯派来的。
  “我们是医生,准备给病人做CT例行性检查!”我连忙对这个拦住的人说。
  但这些人还是有点怀疑的看看我们,其中有个人说,“怎么大晚上检查呢?白天不行吗?”

  吕大安连忙说道,“白天排号的人太多,总不能让病人就这样无限期的等下去吧!”
  只见那个人挥挥手说,“去吧!”
  我们连忙进入病房,鸣翠正在睡觉,我把她叫醒,她现在谁都不认识了,谁让她干什么,她也不反对。
  我们把鸣翠抬床上,提醒她不要乱动,随后推着车就往外走,刚出病房,就听有个人说,“小六啊,你跟着去!”
  日期:2017-03-12 18:2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