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251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客户说完后,设计部那名设计师问客户,“这种衣服穿出去,肯定受骚扰的机率大!”
  客户笑着说,其实女孩子都希望自己的回头率高,但至于骚扰的机率,那就是社会治安问题了,他当即说自己订购十万套。
  所有人听了这样大口气,都傻眼了,他们都看着我。
  “既然成老板订购了,生产部就抓紧生产吧!”说完后,我宣布散会。

  这段时间我忙于鸣翠公司的大小事务,什么事都需要解决,既要解决员工之间的矛盾,又要解决部门之间的协调,忙的不亦乐乎,就连小虹都说我越来越像老总了。
  哎,我只像我自己,老总也不是天生就是干老总的料,也是沾天时地利人和的光,才成就了老总,可能人谁都不知道自己将来成为老总。
  我自嘲我这个老总,是临时工,因为鸣翠只让我接手干,其他的事宜并不知道,就连我一个月拿多少钱都不知道。
  吕大安认为既然鸣翠让我接手公司,就证明公司一切收益都是我的。但我可不能随便拿公司的钱,该是自己的就是自己的。
  我现在也无法与鸣翠沟通,我到底是拿年薪的打工者,还是无私奉献的打工者?不过柳冰已经告诉我,可以参照当时静心的年薪来结算,我听说年薪能拿到一百万,还另有分红,我瞪大眼睛,这可是天文数字,我活这样大还是第一次听说过这样的数字。
  公司也在我的思路下,渐渐有了新的起色,我主要是继续在鸣翠基础上,创新发展,包括增加新款式,拓展新客户上下足了功夫,就在我信心满满之时,一个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这天我像往常一样在办公室处理公司的大小事务,柳冰进来说袁凯来了。我心一惊,袁凯来干什么?
  我正想着,袁凯已经来到我办公室,“哟,林总很忙啊,我没打扰你吧?”
  我连忙起身和袁凯打招呼,“袁总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啊 !”
  我连忙让柳冰去倒水,袁凯笑着说,“这小丫头还在这呢,很激灵的!”
  我可是听说袁凯在公司时,很多人都对他很反感,这小子可不像在自己公司里那样,一改风格,瞎整,不是今天处分这个员工,就是训斥那个员工,有的甚至还被开除,很多优秀人才流失,要不是静心回来,估计鸣翠这个公司也复存在了。

  我笑着递给袁凯一根烟,“袁总,这次来有何贵干?”袁凯一来,我就知道肯定有事,而且不是好事。
  袁凯笑着说,“林雨仓,我这次来呢,没别的事,就是和你谈谈把公司收回来的事!”
  说完这些我心里咯噔一下,心想果然这小子要来收公司。自从鸣翠再次失忆后,我就有预感,袁凯肯定要来收回公司。
  我看了看袁凯,笑着对袁凯说,“袁凯,这可是鸣姐在会议宣布我接收的,如果鸣姐说要收回,我无话可说!”
  袁凯见我这样说,从包里拿出一张纸来,“这就是我妈写的收回意见书!你看看吧!”
  真是奇怪了,难道鸣翠不失忆了?我拿起那张纸一看,下面果然有鸣翠的签字与手印。而且落款时间是在鸣翠发病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立刻想到,这张纸是袁凯伪造的,鸣翠当初承诺这公司我必须接手下来,但她不可能去反悔。
  “袁总,你作为堂堂的省城大老总,怎么能干出这样鸡鸣狗盗之事?”我笑着对袁凯说。

  袁凯听我这话,气得站了起来,“林雨仓,你什么意思?这可是我妈白纸黑字,说的明明白白要把公司还给我!你还抵赖不成?”
  我又哈哈大笑起来,“袁总,我怎么会是抵赖之人呢?如果你不信,我现在召开一次员工大会,你看他们怎么说!”
  说完我通知柳冰马上召集人员开会,袁凯气得坐在那里没说话,一会儿他问道,“你开会有什么用!这公司如果不还,我会起诉到法院!”
  我心想我就盼着他这句话,别说法院,就是立案侦查我才高兴呢。
  不一会儿,柳冰说人员到齐了。我对袁凯说,“袁总,咱们走吧,现在鸣总有病在身,你作为他的儿子,可以列席一下我们的会议!”
  袁凯跟着我直接到了会议室,我坐在那里刚要说放,没想到袁凯把椅子挪到与我平齐的位置,他先说放了,“各们同仁,好久不见了,今天我代表我妈过来收回公司......”

  他刚说完,下面就叽叽喳喳的议论起来,我连忙打开麦克,“各位,今天召集大家在一起,主要是一个议题,就是讨论这个公司归属问题。”
  然后我让办公室把那天鸣翠宣布我接手公司的视频播放了一下,袁凯看得坐不住了,他立即站起来喊道,“马上关了!”
  但下面的人没有听他的,袁凯更加来气了,指着我的鼻子骂道,“姓林的!你什么意思?凭什么霸占我家公司?我要告你!”
  来开会的人,又开始了小声议论,我很平静的对大家说,“刚才大家也都看了视频,重温了当时鸣总决定!现在袁凯来要公司,你们说给不给?”
  没想到开会的人齐声说:“不给!”袁凯此时坐不住了,我想他肯定坐不住,下面有很多人是当初被他开除出公司的,对袁凯恨之入骨。
  袁凯站起来对我说,“林雨仓,你等着瞧!咱们法院见!”
  看着袁凯出去的身影,我想这小子只不定还要做出什么事。
  这时有的部门经理站起来对我说,“林总,绝不能把公司交给他!这个人就是个败家子!”

  还有人气愤的说,“袁凯根本不配管理这个公司!就是想把公司搞垮变卖土地!”
  散会后,还有很多经理找到我说,如果袁凯接手公司了,他们将集体辞职,我先安慰他们好好工作,其他的事由我来做。
  我现在多么盼望鸣翠能快点好起来。这时苏小慧打电话给我,“雨仓,袁凯是不是去公司了?”
  我心想袁凯来不来G市,她最清楚,还要来问我,“苏经理,当初鸣姐决定让我接手公司,你是见证人,我希望袁凯好自为之,不要一错再错!”
  苏小慧在电话里说,她早就告诉过袁凯,鸣翠公司已经被我接管了,不要再让他来要,但袁凯就是不听,还是来G市了。

  我没有再说什么,苏小慧如果是为了我和鸣翠,为什么不早打电话给我,看来她还是想打电话确认一下我公司是不是被袁凯收回了。
  果然没出我的所料,省城的一个法院让我出庭的通知书到了,袁凯起诉我非法占有她母亲鸣翠的财产。
  袁凯去法院告我的目的,当然是尽快把鸣翠公司收回去,但为了鸣翠与静心,我无论如何是不能给袁凯。
  我连忙联系公司法律顾问,让他们把律师找来,共同研究应对之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