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555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被我一句老先生捧上天的看门老头看样子很高兴,加上喝了点酒,竹筒倒豆子的给我讲起了其中来由。
  “香港这个地方的风水气息本就非常浓厚,各种门派也非常多,再加上前些年很多门派在大陆混不下去了,就都转道来了香港。”
  “可不成想墙内开花墙外香,好些门派在大陆混得不咋地,来了香港却变得非常吃香,这其中就有不少修习赶尸、养鬼之类的歪门邪道!”
  看门老头侃侃而谈道,说完端起酒杯啁了一口又继续说道,“这些门派规模不大,但因为功法奇特、手段狠辣,虽说不成气候,但却人人谈之色变,敬而远之。”
  我低头沉吟片刻,这老头所言不假。
  江湖上的门派不管是修习道炁还是修习巫炁的,过程都是非常艰难的,不可能一蹴而就。
  但是那些邪门歪道不同,就比如说赶尸派,只要有他们的秘法。一个刚入门的修行者就能随心所欲的控制一只实力不俗的僵尸,同境界的修习者想要杀他无异于痴人说梦。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全港的风水先生都很少会去招惹那些歪门邪道!”老头不无担忧的说道。

  “小伙子,你真的以为先前那么多风水先生都没能解决这个鬼物是因为他们修为不够?”老头道,“你错了!别说他们了,连老头我都知道这其中定有古怪!难不成他们就不知道此地的宅眼处被人埋了脏东西?”
  “只是因为他们不愿招惹罢了!绝非如他们口中所说那般。自己修为不够,解决不了这鬼物!”
  “老头子我干了几十年的保安,这种事儿见多了,但凡是跟鬼物有关,这些风水大师们不管能不能对付那鬼物,都会选择退避三舍。能修习到他们那个修为起码都得几十年的光景,他们岂会因为一桩生意就得罪了那些实力不俗的邪门?”
  “那些个邪道之人,大多心术不正,手段更是无所不用其极。小伙子,我看你是个实诚人,又是大陆来的。可千万别因为这事栽了跟头。”
  看门老头说到最后不由出声劝解。

  说实话,以我目前的修为我倒不怕有人会来找我麻烦了,不过还是那句话,江湖越老,胆子越小。自己辛苦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才混到今天,真要是因为一时大意丢了性命倒也不值当。
  我朝老者拱了拱手。“晚辈多谢老先生指点迷津了,只是你知道这鬼物是何人所豢养吗?”
  灵识搜索了一下,吴登科的鬼魂如今还在逛悠,相信并未达到目的地,若是老者知晓这是何人,我倒也能早些做准备,也算未雨绸缪。
  “老头活了一辈子,尚且还未感受到‘炁’,岂能一眼看穿那鬼物来历?”老者有点受宠若惊,摸着胡子笑道,不过说完又转口道,“不过依小老头的猜测,那鬼物的来历不外乎三种。”
  “奥?哪三种?”我惊疑道。
  “香港这个地方的邪门歪道多,不过说到豢养鬼物,有三个门派比较出名,一个是赶尸派,一个是南洋古曼童,再者就是养鬼派!”老者笑道。

  我细细回想起了白日那土坑中的情形。
  既然土坑中所埋的是一个豢养鬼物的小瓶子,那么定然与驱赶僵尸作战的赶尸派有别;而古曼童大多是豢养那些未及成年这就身死的儿童,这么说来,这鬼物最有可能是出自养鬼派之手!
  我心里顿时一震,养鬼派?不就是当初千里追杀我的梁天心那个门派?
  难道卖给吴登科鬼物的,就是当初那个养鬼派太上长老梁天心?若真是他,那还真是冤家路窄。
  我略一恍惚。没有说话,那老者似是会错了意,对我劝解道,“小伙子不用怕,你的修为一定不低,就算那些人来找你也不一定是你的对手。只是年轻人未免血气方刚,日后做事还是要更稳妥些才好,真若因为帮助他人而丢了自己性命,也不值当。”
  “小子受教了!”我站起来躬身给老先生鞠了一个躬。
  “嗯。”老者捋了捋胡子,笑道,“好娃娃。你还年轻,以后的路还长,天色不早了,早些回去休息吧,养精蓄锐。”
  我笑着应了一声,便要转身告辞,这老者既然给了我线索,接下来我顺藤摸瓜便是。不管背后那人是谁,终究有抓出来的时候。
  不过就要离开时,我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重又停下脚步,对那老者开口道,“老大爷,天地混沌,分阴阳二气,您既然能感受到当初土坑底下有邪物,相信定然能隐约感悟到阴气的存在,您可知道自己为何没能感受到那‘炁’之存在?”

  眼前这老头心地善良。刚才听他说如今土埋半截仍未感受到“炁”,我与他见面也算缘分,不妨指点一番。
  也许是老者的境遇也让我想起了当初读大学那时候的我,当初我的修习同样也是走到了这样一个瓶颈,只是我有幸能很快突破,但是眼前这个老头却因为没有旁人指点而终生停留在这个境界,无法成为地师。
  修习一事看机缘,这老者今日能遇到我,也算是他的一场机缘。
  “为什么?年轻人,快说,到底如何才能感悟到‘炁’?”老头听我想要指点他,面色微变。着急问道。
  或许这才是眼前这老者找我的真正目的,只是他可能知道江湖上很多修道之人不愿跟外人提及修习之法,所以也没好意思问。
  “天地以混混沌沌为炁,吾身以窃窃冥冥为炁。炁本无形,不是用来感受的,而是拿来用的!只要能感受到阴阳二气,引之为己用,便是掌握了‘炁’!”

  说完我就施施然的走开,不一会儿我就听到那老者一拍脑袋,发出一声若有所思的轻噫声,似乎想明白了什么。
  修行一途上,个人自有缘法,我也没再回头,只是轻轻一笑,便离开了。
  回到酒店以后我细细回想了一下今天的事,根据看门老头所说,卖鬼物给吴登科的很有可能是养鬼派的人。
  想到终于能再次见到这个梁天心,我便开心起来。
  上次见梁天心的时候,这老儿追杀我千里,一直追到黄泉河边,最终我在小金的帮助下才勉强逃过一劫,不过他还是跟我定下一个两年之约,说两年以后要来带我去一个地方。
  只是两年时间早就过去了,那个梁天心为何没有来寻我?难道他忘了我这个杀死他那个宝贝儿子的凶手?还是被什么事情耽搁了?

  我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胳膊,当初梁开雄死前曾将一个道鬼印印在了我的胳膊上,而现在再看我的胳膊,那个道鬼印已经荡然无存!
  道鬼印本身蕴含着巨大的能量,可以被中印之人吸收,相信它正是随着我的修为不断精进从而被我自己消化掉了,也怪不得那个梁天心这么久了都没来找我。
  这倒也不怪当初梁天心思虑不周,实在是我的修为增长太快,当年的梁天心绝对想象不到,这短短两年多的时间,我竟能修炼到准天师之境。
  启动灵识扫了一下,我发现吴登科的魂魄如今仍旧在飘移,看来还没到目的地。我也没有理会,直接上床睡觉。
  日期:2017-03-03 06: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