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1566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太没问题了,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就是她经常在山里,不好联系,我也不知道她在哪,我可以发个信息问问她,她看到会回的。”
  一谷大师缓缓点头,“行,可以问问她,如果有办法自然是好,没有也无所谓,反正我也是黄土埋到脖颈的人了。倒不是很在乎。”
  “师父哪里话,您一定长命百岁的。”
  “你呀,我看错你了,我以为你是个很耿直的那种人,没想到也会拍马屁。”说这话的时候,一谷大师脸上带着笑。
  叶少阳找到覃小慧的手机号码,打过去没有信号,于是发短信说了这件事。
  中午芮冷玉做了一桌子菜,开了一瓶红酒,师徒三人一起用餐。
  “怎么没见到你师兄?”叶少阳猛然想起这茬。

  一谷大师哼了一声。
  芮冷玉道:“他去香港很久了,处理一宗灵异事件,到现在没下文。”
  一谷大师道:“少阳你记着,我现在活着,将来我死了,他来找你们帮忙,谁都不要搭理他!”
  叶少阳看了芮冷玉一眼,知道胡旺八成是做了什么,惹老爷子生气了,也没敢多问。
  席间一谷大师详细问了叶少阳在罗布泊的经历,芮冷玉跟叶少阳在一起时,虽然一直损他,不过当着师父的面,还是各种夸他。叶少阳听了很暖心。

  “长江后浪推前浪,少阳,你很了不得……”一谷大师喃喃说道,能听出是发自内心的称赞。
  吃完饭,芮冷玉自己去收拾,一谷大师喝了两杯红酒,面色红润,拉着叶少阳一起去院子里晒太阳。
  一谷大师眯着眼睛,躺在靠椅上,手里把玩着一对核桃,半天没说话,看上去像是睡着了。
  叶少阳待在一旁,犹豫着要不要进屋去找芮冷玉说话,一谷大师突然开口,喃喃说道:“少阳,你跟小玉在一起也挺久了,你知道为什么我一直没让她领你来见面?”

  “这……可能师父感觉时候未到吧。”
  一谷大师摇摇头,“是我不想让你们两在一起。”
  叶少阳愕然,隐约想到好像是有这么回事,芮冷玉跟自己轻描淡写说过,但没有细说。
  “与叶结缘,九死一生!这是我当年为她推命的时候,得到的判词,当时不解其意,直到他遇到你……我得知你的姓氏,这才知道说的是你。我一生未娶妻,只有两个徒弟,旺小子不争气,我最最疼爱的就是小玉,便是我的女儿。你说,我怎么会放心让她跟你在一起?”
  叶少阳用力点了点头,他完全能理解一谷大师的作法。
  “不是,师父我打断一下,我当时跟冷玉也就是一起合作,只能算是普通朋友,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联想到我……”

  一谷大师睁开眼睛,瞥了他一眼,“你也是够粗心的,她那次回来之后,就告诉我,她喜欢上你了……本来这种心事是不会跟我说的,不过她自己也意识到,你就是那个‘叶’字,也就是她命中的劫数,她想问我有没有办法化解劫数……我得知之后,自然令她远离你,但她深思熟虑之后,还是决定要跟你在一起。”
  芮冷玉开了一辆红色轿车,一边开车,一边打听了他在罗布泊的经历,听完之后震惊到几乎没法开车,把车停在路边,怔怔地看着叶少阳,道:“白起……你们真的斩杀了白起?”
  叶少阳非常满意这种反应,摸了摸头,道:“白起而已,真打起来也就是那么回事吧。”
  芮冷玉笑道:“得了吧,要不是道风,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叶少阳竟无言以对。

  汽车穿过厦门的闹市,进入山区,周围的建筑物开始稀少,但是街道很干净,最后汽车开进了一个类似机关大院,门口还有哨兵站岗。进去之后,芮冷玉把车开进车位,两人下车步行。
  叶少阳放眼看去,眼前都是九十年代的那种三层楼,旧而不破,前后都种着高大的法国梧桐,大院里也没什么人,环境很是清幽。
  “这是什么地方?”叶少阳忍不住问道。
  “以前高干的家属楼,现在没有年轻人在这住,都是一帮老干部在养老,我师父喜欢这里,他住不惯酒店的。”
  “呃……咱师父不是香港人吗,怎么还是老干部了?”
  芮冷玉白了他一眼,“什么咱师父,那是我师父!”

  “嘿嘿,你师父不就是我师父吗。”
  芮冷玉调侃道:“你可是茅山掌教,我师父当不起。青云祖师如果知道你这么数典忘宗,估计要来敲你。”
  “这个绝不会,我师父也希望我早点找到老婆啊。”
  芮冷玉道:“这房子不是我师父的,不过我师父在南方民间散修中有十分高的声望,也有很多达官贵人,他来内地一次,想住什么样的地方,自然马上就有人给办。”
  两人一路着话,来到一栋三层楼的楼下,芮冷玉告知就是这里,拿出钥匙开门。
  叶少阳陡然紧张起来,内心升起一种新女婿上门的坐立不安的感觉,急忙拿出手机,照了照自己的型。

  芮冷玉斜眼道:“你就得了吧,你的优势不是相貌。”
  叶少阳嘿嘿一笑,突然怔住。“我怎么听着不像是夸奖。”
  猛然又想起什么,忙:“那个,我忘了买礼物。”
  “不必了,我师父什么都不缺。”

  “那也不行啊,水果鸡蛋什么的,至少得买点啊。”
  芮冷玉无语,打开房门,把还在呆的叶少阳推了进去,叶少阳本来就紧张,结果脚下还有门槛,一不心就悲剧了,直接跪趴在地上,听见对面有咳嗽声,抬头一看,一个老人家坐在沙上。
  四目相对,老人家笑了笑,和蔼地道:“少阳是吧,初次见面,不必行这么大的礼。”
  叶少阳一头黑线。

  从地上爬起来,冲老人家笑着,搓着手,一时间紧张的不知道什么好。
  芮冷玉把他拉到茶桌前面坐下,自己坐到老人身边,为他们沏茶。
  老人家对叶少阳拱了拱手,“叶掌教,老夫是一谷,这厢有礼。”
  “啊,师父……不敢。”叶少阳急忙起身还礼。

  一谷大师哈哈大笑。
  这个玩笑一开,气氛顿时不那么严肃了。叶少阳想到一谷大师八成是怕自己拘束,故意如此,心中感然,打量过去,一谷大师跟他想象中的样子差距不大,看着有六十多岁,头全白,神色非常内敛,言谈举止一看就是那种有经历的人,可能是因为生病的缘故,神色中带着几分憔悴。
  水烧开之后,一谷大师亲自沏茶,“上好的碧螺春,一个朋友送的,据是中央特供的,少阳你尝尝。”
  叶少阳不懂喝茶,感觉任何茶叶喝起来都是一股苦味,当下用心品了一下……还是一股苦味,装模作样地砸了砸嘴,点头赞道:“入口醇厚,浓烈芬芳,好茶!”
  芮冷玉在一旁捂嘴偷笑。
  “师父,这是少阳给你带的礼物。”芮冷玉摸出一个古色古香的包装盒,打开来,里面是一枚墨绿色的玉如意。
  一谷大师接过去,对着窗外的阳光看了看,点头赞道:“很是通透,上好的翡翠,雕工也很精细,好,好。”
  日期:2017-03-12 18:2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