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420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胖子转身走了出去,过了一会他回来了,拿了一盆水和一条毛巾,他把盆放在了地上。毛巾扔在里面,拧了拧,擦了擦身子。
  一身的肥肉被擦了一遍,泛着油腻腻的光,胖子把毛巾扔在了地上,皮带放进水盆中,浸湿了之后,胖子拿着皮带,笑着走过来,胳膊抡圆了,啪!

  沾过水就是跟没沾水的不一样,更疼了。
  身体好像炸开了,特别的酸爽。
  我咬紧牙关,不出声,这一鞭子,我头上冒汗了。
  胖子说:“董宁,你要忍不住你就叫。”
  我冷哼一声,硬气的说:“我叫你妈逼!”
  嘿嘿笑了一声。胖子手中的皮带又抽了过来,我硬挺着,我不能叫,叫了就是认输,墨候让我陷入这样的境地,我只能忍受着,谁让我他妈的犯贱,被墨候说的动心了,活他妈的该!
  鞭子抽起来没完。

  一边抽胖子一边叫嚣。
  “董宁,你叫啊!”
  “董宁,你疼不疼!”
  “董宁,你挺能忍啊!”
  “哈哈!”
  以后有机会,我绝对拨了这头肥猪的皮,这个死变态,虐待人虐待出来快乐了,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还有,谁他妈的说SM爽的,皮鞭抽起来,好亢奋,都疼死了,亢奋个屁。
  不知道打了多久,我只知道我没服软,不过也没挺住,我被打的晕了过去,等我醒过来的时候,伤口上涂了药膏,还包扎上了,可是钻心的疼,疼的我直哼唧,估计身上没一块好肉了。
  我强打起精神,左右看了看,不是刚才那个屋了,一张床,一个马桶,什么都没有了。
  躺在床上,不怎么敢动,一动就疼。

  奉献,这个两个真好笑。
  望着天花板,身上疼,肚子还叫唤,饿了,这被打也挺耗费体力的,落在现在这幅田地,我心情很糟糕。
  我以为我会克服,我以为自己无所畏惧,可是现实给我上了一课,真的难熬,那些为了革命献身的人,值得佩服。
  突然,耳边传来了声音。
  “你别激动,你千万别激动。”
  齐语兰的声音,似乎是在安慰着谁。
  还能有谁,我猜到了。
  “你让我怎么能不激动,他现在在哪里?董宁现在在哪里?”
  白子惠咆哮着。
  她现在一定急坏了吧。
  “董宁一定没事的。你相信我。”
  齐语兰劝说着。
  “他现在在哪里,什么时候能回来,你给我准确的回答。”

  齐语兰也很为难,她没办法说,不能泄露,但又需要面对白子惠,现在的白子惠情绪波动很大,本来就为我忧心,现在我不见了,心情可想而知。
  白子惠吼,齐语兰劝,纠缠不清。
  我躺在床上只能干着急。
  身体很痛苦,现在精神也痛苦。
  对我来说重要的人,正在痛苦,煎熬着,我知道这一切,却无能为力,那种滋味,很揪心。

  吱啦!
  门开了,有个人走了进来,放下了一个盘子,走了出去。
  饭来了。
  我挣扎着扭过去身子,忍着疼。

  不敢幅度太大,一大的话,伤口撕心裂肺的痛,我一点点移动,先是从床上下来,趴在了地上,跟条狗一样,一点点的往前挪动。
  我现在没什么想法,我饿了,我要吃饭,我要挺住,我要活着,很简单。
  墨候说的那些,我没去想。同舟会要接触我,同舟会要解救我,思考这些,没必要,填饱肚子,要紧。
  这种体验我从来没有过,跟个残疾人一样,就是那种缺胳膊少腿的人,在大街上缓缓的趴着,我不是歧视他们,我只是替自己悲哀,说实话,有点屈辱,可已经这个样子了,又有什么办法呢。
  好不容易爬到了盘子前面,饭一般,菜更一般,我有心里准备,墨候说给我苦头,所以我在这里面肯定不能吃香喝辣,切着牛排喝着红酒,那是度假,不是蹲监狱,还好,有口汤。
  我爬到跟前,先了歇一歇,太累了,我现在就是残疾,爬了这样一小段,累的要死,身上还出汗了,可能对伤口愈合有影响。
  我伸出了手,拿住了碗,头凑了过去,先喝了一小口汤,好费劲,身上还有尘土的味道,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汤,有点苦。
  真是难以下咽。

  这种情况,也没办法改变,我只能苦中作乐,幻想自己现在喝的是红酒,果香很浓,一会我要吃的是牛排,鲜嫩多汁,特别特别的想。
  现在,只能靠想象,维持生存。
  放下碗,我要拿馒头了。
  门又开了,走进来一个人,挺瘦的。

  说实话,这里应该不是正规的监狱,监狱里的人也不穿制服,一个个的看起来都不是好路数,比如打我那个胖子,死变态。
  现在,站在我面前的这个瘦子要搞什么鬼。
  “饭菜还合你口味吗?”
  瘦子笑眯眯的问我。
  还挺友好的。
  我点点头,说:“还不错。”
  瘦子依旧笑着,突然脱下了裤子,尿液倾泻而下,浇在盘子里,汤水四溅。
  完全没有预料到,我当时就震惊了。
  拼了老命,就算伤口裂开,就算疼的要死要活,我拼命的向后滚去。

  晚一秒,尿就溅到我脸上了。
  一股尿骚味散开,瘦子对我笑了笑,说:“给你加点料,希望你能喜欢。”
  侮辱,这绝对是侮辱。
  我气的全身战栗,该死的墨候。
  瘦子说完话,提上裤子出去了,我躺在地上,全身疼的要命,刚才那一下,有些太用力了。
  墨候把我送到监狱里来,让这里的人关照我,很好,我先被打了一顿鞭子,然后给我饭菜里加料。
  身体和精神双层折磨,这是有一套。

  我现在没别的想法,脑中反复的画面是我甩出手中飞刀,插入这一胖一瘦心脏。
  说别的也没用,我已经这般光景。只能想一点让人心情愉悦的事来缓解一下,要不然我会憋屈死。
  这个地方,真不是人呆的地方。
  我躺在地上,过了一会,我又往床上爬,地上不能呆,太冷了,费了半天劲。终于上了床,破被子盖在身上,暖和了一些。

  肚子里空空的,好饿,可是就算死,我也不吃被尿过的食物。
  现在这么说呢,人因为饥饿,时间特别的慢。一秒是两秒的感觉,没办法,这个时候要分散注意力。
  理清楚一下思路。
  王承泽死了,东湖的事算是结束了,藏有文物的地,还需要调查,不知道这件事还归不归我来管。

  毕竟,我现在受人关注。
  这是一点。另外我还没有忘记,曾茂才有可能是下令杀死关珊的人,我浪费了不少时间,还没查出头绪。
  日期:2017-03-02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