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死人开口说话》
第226节

作者: 阿良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正想着,范炎炎又看到张镇打开了这个容器的盖子,竟然要把手往里伸!范炎炎大惊,连忙叫住了他:“张检察官!你想干什么?”
  张镇也是被范炎炎吓了一跳,他转过头来说:“我要调查一下里面的这束花,整间实验室只有这里没有调查过了!”
  张镇的话让范炎炎也把视线转移到了这个装着福尔马林溶液的容器面,他直直的看着里面的这束花看得出神,说起来夏杰好像从一开始跟欧阳雪琪在校门口见面的时候捧着这束花,他会不会把注射器藏在这束花里呢?
  张镇又说:“这个实验室里的抽屉、柜子、讲台什么的我都找过了,根本没有找到注射器!只有这里面没有找过了!”
  范炎炎点了点头,说:“的确,有必要看看这里面的这束花!只是这里面装的是福尔马林溶液,具有很强的腐蚀性,不能直接把手伸进去的!”

  张镇立即问:“那怎么办?”
  范炎炎转头四顾:“得找个什么东西把花拿出来!”
  张镇也赶紧四处寻找,他从实验室的角落处拿了一个扫帚过来,刚走到这个容器跟前,听到实验室门口传来毕思敏的声音:“老师,一个小时已经结束了哦!”
  范炎炎和张镇一起转头看去,只见毕思敏正懒懒的倚在门口,诡异的笑看着他们,范炎炎又拿出手机看时间,发现时间果然到了,从他们开始调查到现在刚好过去了一个小时!
  张镇急切的说:“再给我们一分钟!一分钟好!这个容器非常可疑,我们一定要把这里面的花拿出来看看!”

  毕思敏却是笑着摇头说:“算再给你们一个小时,你们也不能动里面的花,我只允许你们调查现场,可没允许你们破坏现场!”
  张镇勃然大怒,瞪着毕思敏大声说:“思敏!你什么意思?我怎么在破坏现场了?这个实验室里只有这个容器没调查过了,夏杰杀人的凶器还没找到,凶器一定在这里面!”
  毕思敏无奈的摇了摇头:“到现在都还认为夏杰是凶手吗?都跟你们说了,这是一起意外死亡的案件,没有凶手!你们不想办法证明被告无罪,现在还来诬陷好人,真是浪费我的时间!”
  张镇激动的大喊:“我没有诬陷!这个案子的凶手是夏杰!凶器很有可能在这个容器里!”
  然而,毕思敏却是不再听他说的话了,她轻描淡写的一挥手,周围的几名警员冲了进来,夺走了张镇手的扫帚,将范炎炎和张镇两人连推带搡的“请”出了实验室。

  “当啷!”几名警员关了实验室的门,挂了一把大锁,又贴了封条,毕思敏走前来站在范炎炎和张镇跟前,叉着腰蛮不讲理的说:“张老师,范律师,你们的时间到了,可以回去了!”
  张镇怒视着毕思敏大声说:“思敏,我真是白教你那么多东西了!你居然这么冥顽不灵,为什么不肯相信我说的话呢?”
  范炎炎却是不想再跟毕思敏争执什么,他也很不喜欢这种有求于人的感觉,他对张镇劝着说:“张检察官,算了,这个地方我们也调查过了,再去其它的地方找找吧!”
  张镇情绪失控的冲着范炎炎大声说:“我们现在可以算了,到时候欧阳律师被判刑了怎么办?你去替她坐牢吗?”
  说完这话,张镇气冲冲的快步下楼,范炎炎也赶紧跟在后面,他们一起走出了实验楼。
  张镇在实验楼前面的不远处停了下来,他的情绪仍然非常激动,只见他喘着粗气说:“完了,这下完蛋了!没有人证和物证,这场官司要怎么打?”

  范炎炎也感到非常头疼,他问:“也许凶器根本不在实验楼里,有没有可能是夏杰把注射器直接从楼扔下来了?实验楼的附近我们都还没找过呢!”
  张镇摇头说:“不可能的,注射器一定在实验楼里!如果他敢把住宿和气扔出实验楼,一定早被警方发现了!我可以肯定,那个注射器算不在那个泡花的容器里,也一定在实验楼!”
  范炎炎也是这么认为的,他觉得张镇的分析很有道理,夏杰应该是把注射器藏在实验楼里了!只可惜现在知道这一点也没用了,毕思敏根本不给他们继续调查的机会,这样封楼了!
  只见毕思敏带着一大群警员也下了楼,警员们走前去关了实验楼的铁门并用一把大锁锁,贴封条,然后他们一行人开着警车绝尘而去,坐在警车的毕思敏还对他们挥手道别,看着毕思敏脸的笑容,范炎炎觉得非常不甘心,却又完全没有任何办法!
  直到毕思敏坐警车离开了许久,范炎炎和张镇还仍然陷入蜜汁沉默之,半晌之后,范炎炎才六神无主的问:“张检察官,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

  张镇神情自若的说:“不用慌张,我们只不过是没能拿到指控夏杰的证据罢了,不过我们手还有一份非常重要的证据,那是尸检报告!我们可以用这份尸检报告来证明欧阳律师的无罪!放心吧,明天的法庭审理,我们一定会赢的!”
  范炎炎也点了点头,的确是这个道理,虽然他们现在人证物证都没有,根本无法指控夏杰,但正如欧阳雪琪所说,律师在法庭的工作是设法证明被告的无罪,而不是去证明他人的有罪!他相信张镇这个老检察官,相信张镇这个老司机,一定能在二审的时候彻底粉碎毕思敏的指控,让所有人都知道,欧阳雪琪是无罪的!
  第二天,这个案件的第二次法庭审理如期而至,范炎炎和张镇早早的来到了J市级人民法院等待着审理的开始,他们两人站在了辩护席,范炎炎注意到张镇脸的表情非常紧张,如临大敌。
  而站在他们对面的,是他们此次法庭审理的对手,毕思敏!只见毕思敏正站在属于她的检控席,正悠闲的看着手机,表情非常轻松自在,看去丝毫不像是来这里参加法庭审理的,更像是到这里来课的,而当他看到毕思敏是独自一人站在检控席的时候,他还有些不习惯,因为她向来都是和张镇在一起的,而这一次张镇却是跟他一起站在了辩护席。
  另一边,范炎炎又看到欧阳雪琪在几名法警的陪同下缓缓走进了法庭之,他注意到欧阳雪琪脸的神情有些不正常,脸红红的,还微微低着头,看去像病了一样。

  正当范炎炎感到疑惑的时候,欧阳雪琪微微抬了一下头,目光正好和他对了,只是短暂的目光交接,她又立马低下了头去,范炎炎这才明白,原来欧阳雪琪是在害羞!他回想起欧阳雪琪在一审时对他说出的那番话,不禁也感觉有些尴尬,他觉得欧阳雪琪或许对他存在一些误会,因为他帮欧阳雪琪打官司并不是出于喜欢,而是出于很纯粹的朋友感情,欧阳雪琪曾经帮过他那么多,现在欧阳雪琪有难,他要是不帮忙,未免也太说不过去了!而且他也觉得,欧阳雪琪是一时情绪激动才说出那样的话的,那些话不能当真!

  范炎炎此刻的心情自然是十分紧张,因为他们到现在都仍然没有掌握能指控夏杰杀人的有力证据,用张镇的话来说,是他们认证物证一样都没有!现在他们手唯一的证据是尸检报告,可以用来证明袁双燕是因注射药物而死的尸检报告,这份尸检报告可以证明欧阳雪琪的无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