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178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捷是通过江洲市公丨安丨局的一位处长把他约出来的,谢海文自然要给几分薄面。可是与兴隆市委書記毛爱华相比,他们的地位还是轻了点。谢海文可是不敢得罪毛爱华。
  瞧着谢海文的身影在眼前消失,丁捷骂了几句什么,真没想到政府干部翻脸这么快!可这件事还是需要自己来办,本来很简单的一件事,现在看来好像有了麻烦,他擦着头上的汗,拿出电话打给大老板。
  张清扬与毛爱华赶到兴隆市宾馆的楼下,正看见市局刑侦总队牛队长把那四名小混混押上警车。也是在同时,公丨安丨局局长谢海文从车上跳下,一溜小跑来到了两人的面前。
  “张市长,毛書記,我来晚了。”谢海文擦着头上的汗,胆战心惊地望着张清扬。
  张清扬望了他一眼,抽了抽鼻子,点点头没说话。
  毛爱华也闻到了谢海文身上的酒味,张市长不说什么,他是必须要说的。毛爱华冷着脸,不满地说:“谢局长,你没少喝啊。”
  谢海文的脸腾地就红了,忙解释道:“我……我岳父生日所以就……”
  “谢局长,你……”毛爱华感觉谢海文在张清扬面前给自己丢了脸,就想训斥几句。
  张清扬也懂他的心意,宽慰地笑笑:“不怪谢局长,现在是下班时间。爱华,别说了,陪我上去看看人。”
  毛爱华心里舒服了不少,瞪了谢海文一眼。谢海文感激地点点头,跟在后面走进兴隆市宾馆。张清扬指着金碧辉煌的大堂,语气沉重地说:“堂堂的五星级酒店,兴隆市最好的酒店,治安情况搞成这样,我们有责任啊!”
  毛爱华讪讪地红了脸,低头再也不敢解释。谢海文的心更是突突地跳着,别看他在兴隆市的地位举足轻重,但如果张清扬真看不上他,想拿下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来到508号房门外,张清扬轻轻敲响了房门,房间内响起脚步声,门飞快地被拉开了,艾言披头散发地站在门口,精神很差,看模样刚才被吓得不轻,脸色惨白。
  他机警地四处望了望,然后不顾一切地扑到张清扬的怀里,说:“张大市长,您总算是来了,刚才可把我吓死了,他们……被抓走了?”鼻子一酸,眼泪流了出来。
  张清扬很自然地送给她一个温暖的拥抱,拍着她的后背笑道:“行了,行了,干记者这么多年了,没少碰到危险吧,怎么还哭上了!
  “讨厌,你就奚落我吧,算起来,你这是第二次救我了吧?呵呵……”艾言笑了,松开张清扬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扭头看到毛爱华与谢海文,脸一下就红了,她刚才可是没注意到张清扬身边还有属下。
  不过艾言就是艾言,又捶了张清扬一拳,笑道:“张市长,咱俩这样,估计明天就会传出桃色新闻吧,你不怕身败名裂?”
  张清扬哈哈大笑,知道她是故意这么说的,也没吱声。

  毛爱华、谢海文瞧见张清扬与艾言亲熱的程度如此自然,马上就明白他们不是情人关系了,借着艾言的玩笑也跟着笑起来。
  张清扬指着他们说:“艾言,我向你介绍一下,也许以后在兴隆的工作离不开他们的帮助。这位是兴隆市委毛書記,这位是市公丨安丨局的谢局长。”
  “毛書記、谢局长,你们好,我是《为民日报》的记者艾言。”
  与艾言握了手,毛爱华与谢海文面面相怯。把能《为民日报》的记者吸引到兴隆,那就说明这里的问题应该很严重。
  张清扬笑道:“艾言,把我们几个堵在门口不太好吧,你就不说请我们进去喝杯茶?”
  艾言笑道:“小女子一向轻车简从,连房间住的都是标间,我这里啊实在是没地方。我看这样吧,我请众位领导到下面的咖啡厅坐坐,感谢几位的救命之恩。”
  毛爱华与谢海文忙说严重了,这是举手之劳,艾记者来到兴隆,兴隆就要为她的人身安危负责等等。
  张清扬点头道:“好吧,就到下面坐坐,我们也聊聊。”
  艾言换了身衣服,几人便来到了楼下的咖啡厅就坐。艾言望着对面的毛爱华与谢海文笑,说:“两位领导,我来到兴隆,可能可给你们带来灾难,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别看今天你们帮了我,但对于公事我不念私情。”
  两人一怔,随后笑道:“艾记者真是爽快。”
  张清扬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艾言,你来是调查什么?”
  艾言摇头道:“今天是私人请客,不谈工作,大市长,好不好?”
  张清扬知道她不想在毛爱华面前提起,所以点头道:“好吧,我不影响你们记者的工作。”

  毛爱华与谢海文对视一眼,心中有些忐忑。
  张清扬有意不谈工作,问了问艾言的近况。毛爱华听着两人的交谈,知道他们是多年的朋友了,便想和艾言套近乎,插话道:“艾记者,你大老远来的,怎么能住在标间呢,我看这样吧,一会儿我打声招呼,你搬到套间吧,由我们兴隆负责接待。你在兴隆的全部开销由我们负责,这也是你们京城记者下地方的惯例嘛!”
  艾言笑了笑,摆手道:“毛書記,我看不必了,惯例也是可以改的嘛。过去我的同事也多次来过,可是住了你们的套间结果就一事无成,所以啊这次我可不敢再住你们的套间了!毛書記,此行我独来独往,不想给地方正府添麻烦。”
  毛爱华讪讪地笑,他当然明白艾言婉拒自己代表了什么,心想这个女记者还真是根刺头啊!
  张清扬暗笑,艾言的性格还是那样,油盐不进。
  看到毛書記望向自己,谢海文会意,笑着插话道:“那艾记者,总归要我们公丨安丨局的保护吧?从明天开始我安排专人专车保护你,你想去哪,就让他们送你到哪。不过你放心,我们的干警不会打扰你的工作。”

  艾言笑道:“谢局长,你们兴隆的治安不会真的就这么差吧?难道出行都需要派人保护了?”
  “呃……这个……”谢海文闹了个大红脸,没想到这丫头敢这么说话。
  “呵呵……”张清扬笑了笑,对毛爱华说:“爱华啊,你们就别为难艾记者了。我了解她的脾气,随她的性子来吧。”
  毛爱华只好点点头,心里仍然不放心。
  第二天,张清扬并没有马上回江洲,而是把艾言叫到自己的房里。他想了解一下艾言的工作,看自己能否提供帮助。
  “说说吧,你这次来是为了什么。”缓缓地吸着烟,张清扬含笑问道。

  艾言一脸诧异,反问道:“你真的不知道?我还以为你知道呢1
  张清扬摊开双手,苦笑道:“我知道什么啊,你别卖关子了,快说吧。”
  艾言喝了口茶,说:“一个月以前,兴隆市的一位老人带着女儿到京城上丨访丨,却被一些人在京城把他们拦下劫了回来。老人被打成重伤,至今躺在床上,而他的女儿被……被那伙人强bao……**了,精神受到了重创。我……”
  “什么,有这样的事?”张清扬站了起来,拿出手机就想打给毛爱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