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1565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智深禅师收敛笑容,站起身来,双手合十,喃喃道:“青丘山曾于我有恩,今日特来赠一句谒于狐王:情到深处人孤独,缘来缘去总伶仃,魂飞魄散随风去,千年等待一场空……”
  说道最后,语调十分悲凉。
  这四句诗,就算没有背后的深意,光是字面意思,已足够让人理解,魂飞魄散……一场空。
  小九彻底怔住。在一旁伺候倒茶的阿紫也是吓的花容失色,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
  过了半晌,小九回过神来,望着智深禅师问道:“大师,难道这就是我的命运吗,有没有办法禳补?”

  “天道无常,天道无情,怎能禳补?”
  小九道:“我听说大衍之道五十,去一而变,任何事情总有一线生机。”
  智深禅师点了点头,说道:“若是没有生机,我怎么来这一趟?话说到此,和尚我也不藏了,不久之后,狐王你面临一场抉择,生与死,如何选择,全在狐王自身,若选择生,自是逢凶化吉,争得一线生机。”
  小九凝眉道:“自然是选择生,哪里会有人选择死?”

  智深禅师摇头:“狐王,我只怕你到时候会选择死呢。”
  小九疑惑不解。
  智深禅师双手合十,对小九微微躬身,宣了声佛号,然后头也不回地朝外面走去。
  “大师!”阿紫情急中想追出去,被小九阻拦。她知道智深禅师已经说的够多了,再问下去,他也不会说什么了。
  “主上……你不要多想,或许没有这么严重呢?”阿紫安慰道,然后又觉得这话没什么信服力,补充道:“就算是真的,大师不也说了,到时候还有一线生机,抉择权还是在主上自己手中……”
  小九沉默不语,把智深禅师的四句话默默又念了一遍,隐约想到了某种可能。

  也许……一切都是命运注定,没有反抗的机会?
  小九轻轻摇了摇头,就算真的是这样,明知不可争,自己也要争一次!
  直升机在基地降落,下飞机之后,叶少阳和四宝登上了越野车,然后一路往东,走的还是来时的路,车到敦煌的时候,四宝要去看大佛,因为信仰的不同,叶少阳对佛门的一切自然都没什么兴趣,于是让四宝一个人去,自己继续乘车返回内地。
  在路上,叶少阳用车载的充电器给手机充了电,打开手机之后,看到一堆微信和短信的留言,都是周静茹、谢雨晴、张小蕊、老郭等等来的,都是问候,也没什么事。

  芮冷玉也了几条,叶少阳从头看了一下,大意就是师父病重,走不开,不能前往西域,让他完事之后跟她。
  叶少阳立刻回了电话过去,刚响了一声就接通了。
  “少阳,你怎么样了?”声音里带着浓浓的关切。
  乍听见芮冷玉的声音,叶少阳感到十分的亲切。“我刚从罗布泊出来,一切都好,大家也都没事。”说这句话时,叶少阳想到了吴嘉道,不过芮冷玉还不认识他,因此没有提,打算回去再跟她慢慢说。
  “当时不是说好了一起行动的,你怎么没来找我?”
  那头停了一下,道:“我师父病重,我不放心让别人照顾,就没过去找你。”
  叶少阳心头一沉,道:“情况怎么样?”
  “倒是没太大的事,你不用担心。”
  叶少阳当即提出要去看望老人家的意思,在来罗布泊之前,一谷大师就病了,当时自己有事在身,也就算了,现在事情了结,自己这个准女婿怎么也得去看望一下老人家。

  芮冷玉犹豫了一下,也同意了。挂上电话,芮冷玉给他了个地址,叶少阳乘车到乌市,开房间好好洗个澡,然后睡了十几个小时,之后让芮冷玉帮着订了机票,直飞厦门……
  从飞机场里出来,芮冷玉在等着他。
  将近十月的厦门,还是炎热不堪,芮冷玉穿了一件黑色长裙,脸上扣着一副大大的太阳镜,看上去很酷。
  离老远看到她,叶少阳顿时兴奋的难以自已,快步走过去,本来想跟她来个拥抱,但是芮冷玉看上去精神有些不好,于是打消了念头,冲她笑了笑。
  芮冷玉摘下太阳镜,也对他笑了笑,笑的有点勉强。

  叶少阳怀疑她是牵挂一谷大师的病情,心情不好,也没多问,在她的带领下走出机场通道。
  叶少阳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一谷大师扬名海外,绝对是第一流的宗师,连他都解决不了的麻烦,自己一见面大包大揽,很有点自己比他厉害的意思,当下急忙请罪,表示自己没那个意思。
  “我明白的,你是个好孩子。你不要误会。”一谷大师语气很和蔼,“我自然认可了你,便是待你跟小玉一样,你们都是我孩子,在我这里你不必拘束。”
  叶少阳点点头,心中很是感动。
  一谷大师靠在沙发上,叹了口气说道:“当年解放前后,华夏有一大批身负传承的人去了港台东南亚,其中就包括法术界的精英,可以说走了至少一半。之后大陆十年冲击,很多传统丢弃了,而东南亚一直重视传统,传承还在,时至今日,可以说东南亚的法术界整体实力,并不弱于大陆内地。”
  叶少阳点头说道:“我师父以前也这么说。”
  一谷大师笑道:“我知道你是道门奇才,不过你不要小视东南亚法术界,我一谷当年纵横东南亚,也是有些手段的,若是年轻二十岁,我倒是想跟你一争高下……”
  原来拐弯说这么多,是为了装逼……不过这个叶少阳也能理解,所有年轻时候牛逼过的老人都是这样,尤其是看到青年才俊的时候,不免想要装一把,免得被看轻。
  叶少阳当即很严肃地说道:“师父这话说的,就算是现在的你,我八成也不是对手的,何况二十年前。”
  这个马屁果然收到成效,一谷大师开怀笑起来,摆着手说道:“不要捧我。老夫聊发少年狂,随便感慨一下而已,你的事我听小玉说过,就算年轻二十岁,其实我也未必是你对手……
  我当年中的蛊,却是一位极厉害的苗疆巫师用自己的血所下,之后他便爆体而亡,我本也比斯无疑,能压制蛊毒,活到今天,已经很不错了,只是偶尔复发,并无大碍。”
  叶少阳听他这么一说,也就明白了,这叫命魂蛊,是蛊术中最可怕的一种,是巫师用自己的精血所下的蛊,自己先反噬而死,而种下的蛊毒,非得用他的血才能驱除。
  这就形成了一个死结:巫师已死,精血失去活性,无法再使用。这就好像有人临终前用一组密码写了个东西,本没打算让人看懂,然后就死了,如果他是有心隐瞒,或者说是随便写下的符号,那么不管是再精明的密码专家也无法破解。
  不过,任何事情也没有绝对。叶少阳苦苦思索,猛然想到一个人来,眼前一亮,道:“师父,我有一个朋友,是苗疆大巫仙家族的巫灵信女,八成是这世上最懂苗疆巫术的人了,或许她有办法也说不定。”
  他说的当然是覃小慧。
  “巫灵信女……”一谷大师沉吟起来,目光闪动,说道:“她愿意帮忙吗?”
  日期:2017-03-12 06:3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