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生的秘密》
第521节

作者: 小刀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是什么玩意?我小心地伸手去摸那道缝隙,随后不知怎么想的,伸手使劲按了一下。
  那块地板突然下沉,底下还发出了喀哒一声响!我以为触动了什么机关,吓了一跳赶紧站起来。
  什么都没有发生,那块地板缓缓升起半米多高停住,变成了一个小茶几的样子,那个电脑就在上面,电源线插在底座的插孔上,整体有些类似去年流行的隐藏式家具,不过设计得更加精妙。
  看着眼前的电脑,我几乎能够想象一个人盘膝坐在这里上网的情景。

  我不由自主地在矮几前盘膝坐下,翻开电脑按了下开机键。不出我意料,电脑没有一点反应,黑乎乎的屏幕照出我模糊的影子。
  就在这时,门上的帘子一挑,卢岩又走了回来,一只手上拿着个东西 看到我面前的电脑,惊异地咦了一声。
  “哪来的?”
  “不小心踢出来的,你去哪了?”我问道。

  卢岩没有答话,只是把手上的东西扔在地上。
  我间起来一看,这是一个信号放大器,插进电话卡去可以上网,跟个便携的基站一样,以前我也有一个。
  看来有人曾在这里上网是无疑了,只是不知道是什么人,竟然上个网也要搞这么精致的排场。
  虽然这很不寻常,但是不寻常和不正常毕竟是两个概念, 僧人上个网也没什么大不了,弄得精致点也无可厚非。
  “走吧。”卢岩啪的一声合上笔记本, 从桌子下面拽下电源线。
  我答应一声,伸手接了过来,跟卢岩一起走了出去。
  花渠已经不在那个房间,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我喊了两声没听到回答索性不去管他,跟卢岩一道下了山。
  谁知这家伙已经坐在了我们的营地中,正在跟刘东西讲什么,听得刘东西不复那种颓然模样,兴奋地抓耳挠腮的。
  花渠言语乏味表情古板跟小花有一拼,绝对不合刘东西的口味。他能听得这么高兴绝对不正常。除非花渠讲的事情是他特别喜欢听的。
  我正想听听他们说的什么,谁知他俩见我过来就闭嘴站了起来。
  “安哥找着什么宝贝了?”刘东西带着兴奋的余波。
  我朝卢岩努了努嘴, “好东西,但是你肯定不喜欢。”
  刘东西朝卢岩手中的电脑看了一眼,惊奇道:“还有这东西?这帮和尚日子过的也太好了,赶紧打开看看有a片没?”
  我听他当着个活佛这么胡说八道,虎着脸指了指老僧的方向,刘东西自觉失言,却完全抓不住重点,赶紧回头去看王大可。
  她正在和小阚说着什么,完全没有听到刘东西的胡言乱语。

  卢岩把电脑扔到车后,啪得一声踢开车后面的插座盖子,把电脑接了上去。
  我们的车后面原本就有一个电插座,改装成了民用的制式,不用插钥匙点火就能使用,非常方便。但是这回却一点电都没有,电脑上的指示灯黑沉沉的。
  刘东西挺着急,窜车上就打着了火。也不知道是车线路问题还是电脑就是坏的,电脑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怎么回事?我心中也有些奇怪,这电脑保存的很好,啊噶地面防潮很好,肯定不会受潮,这种情况下电脑坏到不通电的可能性是很小的。
  看我们在这边折腾,所有人都围了过来。我被这么多人围观打不开电脑,觉得非常狼狈,正要放弃时却听到王大可说了一句。
  “这种电脑你打不开!”
  “打不开?”我愣了下子,这是什么意思?
  “这种电脑你可能没接触过,它不是普通的家用机,而是一些科研机构订制的机型,必须借住硬件钥匙才能打开。”王大可解释道。
  我听了她的解释,又看了看电脑,心说怪不得这电脑做的这么傻大粗笨的,本以为是这里和尚赶时髦买的二手本,原来却有这样的来历。
  “硬件钥匙什么样子?”我原本就对这个电脑感兴趣,听她这么一说更觉得电脑里有了不得的东西。和尚上网玩怎么也用不着这样的高端货,卢岩的直觉说不定要应验到这里。

  “我也没见过!”王大可说着仔细查看了电脑的各个接口,非常确凿地指着一个地方说:“接口就是这么大,钥匙多大我就不知道了。”
  我看了看那个比两个usb摞起来大一点的插口,怎么也回忆不起来曾经见过类似的东西,貌似某种电子车钥匙是这样的插口,但就连这东西我们也没有。
  “有别的办法可以打开吗?”我问王大可。
  “这个东西我只是见别人用过,我今天也是第一次接触……”
  “不管了,拆开读硬盘。”我说了一句。
  “你说的轻松!就咱们这条件,你拿什么读?”刘东西不屑道。
  我想了想也是,总不能把排线插卢岩头上。

  好奇心无法满足是一件非常令人绝望的事情,我简直想把那电脑砸成碎块,但又强行忍住,这种电脑出现在这里绝对不是偶然,就算是石骨配方或者可口可乐配方出现在里面,我也不会感到什么意外。
  电脑被仔细装入一个包里放到了车上。我坐在后门底下,感到整个后背都疼痛难忍,花渠摔我那一下子一定已经伤到了后背。
  “ 刘东西,刚才聊那么高兴,怎么这会又不出声了?”我心里还在纠结那个电脑的事情,再加上后背疼,难受的不得了,所以拿这个转移注意力。
  “没什么,我就是问了问那个娘娘腔的情况。”刘东西解释道。
  “娘娘腔?”我自言自语问了一句,随后马上反应过来他说的应该是小花,不过他对小花一向是鼻子眼睛的不对付,怎么今天这么关心他了。
  “就是花小子,没想到那家伙辈份这么低,竟然得叫花叔祖。”刘东西越说越高兴。

  我完全不知道这事好笑在何处,更不知道花渠跟他说这个有什么意思。按说像他这样的人应该不会随便跟人拉关系,更不要说用那个刘东西烦的要死的小花。
  刘东西没说老实话,我在心里下了个判断,只是不知道隐瞒了什么。他和花渠说话的神态绝对不是假装,我很怀疑花渠是不是为了和刘东西熟络告诉了他某处藏匿的宝藏。
  正在我疑神疑鬼的时候,王大可拿着个平板就过来了,还挺远呢,就开始说话:“四安,我想到一个办法,咱们读读硬盘试试。”
  “这东西哪来的?”我伸手接过来问道。
  “车上找的,可能是蒋全给装的。”
  我看着这平板标准的军营风格点了点头,拿出笔记本电脑开始卸后盖。
  这电脑的构造很简单,金属底壳上面是一排筷子头粗的铆钉,我用手掰了半天没弄下来,习惯性的开口叫小荏时却突然想起她已经不和我们在一起了。
  日期:2018-02-18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