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511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民间传得很多版本,说现在妻子生下的孩子不是韩万山的。众说纷纭,只有他们自己清楚。
  距离有点远,我看清了她的相貌。虽然上了年纪,但保养得极其好,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三十多岁的丰腴妇女。有钱人的太太自然懂得如何保养,在他们眼里钱只是数字,普通人无法想象上流社会的奢华生活。
  最让我意外的是,赵泽霖居然搀扶着她。不过仔细一想,好像也说得过去。人家是韩家的金G`ui 婿,算是一家人。
  人群陆陆续续向观礼台走去,等全部落座后随着某著名主持人的登场,晚宴正式拉开帷幕。紧接着曹如诚红光满面登台,一番热情洋溢的讲话结束后,东沙岛上空礼花四溅,璀璨夺目,照亮了深邃而宁静的夜空。
  几位大明星相继登场献唱,并殷勤地献上了祝福。坐在观礼台的韩夫人乐得合不拢嘴,脸上慢慢的自信和自豪,尽情享受着别人仰慕的眼光和无人可及的地位。她嫁了一个有本事的男人,最大限度地满足了她的虚荣心。

  演唱会结束后,众人纷纷起身来到草坪上,正式进入今晚的主题。
  “徐朗,你怎么在这儿啊,曹总到处找你,快跟我来。”叶雯雯跑过来急匆匆道。
  我还没从刚才的烟花中回过神来,难为情地道:“我还是别去了,又不是百业的人,跟着算怎么回事。”
  叶雯雯急切地道:“曹总亲自点你名的,别废话了,酒宴马上开始。”
  说着,拉着我混入人群中。来到曹如诚身边递了个眼神,将一瓶红酒递给我,默默地陪在身后。
  “于秘书长,热忱欢迎您的到来,我代表百业集团以及韩董事长敬您一杯酒。”说完,曹如诚举杯豪饮。
  一旁的省委秘书长于洪鼎指着他笑呵呵道:“老曹,你可是发福了啊。我在云阳那会儿没怎么胖,哈哈。”
  曹如诚豪爽地道:“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心宽体胖,操的心少了自然就胖了。这段时间我正在努力锻炼减肥,这不,每天打高尔夫踢足球。”
  “哈哈,减什么肥啊,人到中年还是胖一点好。不过锻炼是必要的,很好。”
  说话间,于洪鼎转向我,疑惑地道:“这位是?”

  曹如诚立马道:“我的助理。”
  于洪鼎频频点头道:“不错,我还以为是你儿子呢。”
  曹如诚无奈笑了笑道:“我要是有儿子就好咯。”
  于洪鼎似乎觉得自己的话有些不妥,急忙转移话题道:“你去忙,我和老熊聊几句。”
  陪着曹如诚转了一大圈,每次都是同样的介绍。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实在有些诡异。走到中间的时候,我看到乔菲正跟着白佳明在挨着敬酒,充当我的角色。我俩目光相遇,相互笑了笑。

  不可避免的事发生了,白佳明和曹如诚相遇。看到身边的我不禁紧蹙眉头,曹如诚看出了他的心思,道:“借你的人陪我敬酒不介意吧?”
  白佳明笑着道:“多大点事,就是你带走我都不介意。”
  曹如诚抓住了他的话柄,迅速道:“这可是你说的啊,你要同意,我可真带走了。”
  没想到对方如此说,白佳明尴尬一笑道:“只要徐朗同意,我这边没意见。”
  曹如诚回头道:“徐朗,听到了吧,要不现在就表个态吧,继续留在蓝天还是跟我走?”
  我一下子慌了,吞吞吐吐没作声。
  站在白佳明身边的乔菲说话了,面带笑容道:“曹总,在您的地盘上挖我们蓝天的人是不是有些不妥呢。另外,今天谈这个不契合主题。”
  曹如诚瞪大眼睛盯着乔菲打量许久疑惑地道:“这位是?”
  白佳明介绍道:“我公司战略部总监,也是我的助理。”
  “哦,挺面熟的,好像在哪见过似的。挺厉害啊,伶牙俐齿,心直口快,哈哈。”
  白佳明总算占了回上风,得意笑道:“能让曹兄说出这番话,实属难得啊。”
  曹如诚又扫了乔菲一眼,道:“你们先喝,待会儿咱俩单独拼酒。”
  转了一大圈下来,我虽然没喝酒,但闻着酒味有些反胃。最主要的是身份比较尴尬,我一蓝天的员工跟着百业的总裁敬酒,实在无法理解曹如诚的做法。
  敬酒的时候,看着他们满面春风,高谈阔论,我心里除了羡慕更多的是不舒服。好不容易熬到敬完酒,逃离似的躲到人群的角落,迫切期待着晚宴快点结束。要不是为了乔菲,这种自取其辱的宴会打死都不来。
  “徐朗,你怎么躲在这儿,害得我到处找你。”

  乔菲端着高脚杯兴冲冲地跑过来,脸颊绯红,神采飞扬,洋溢着灿烂的笑容。我勉强笑了笑道:“一个人都不认识,你去和他们喝吧,我在这儿等你。”
  乔菲察觉到我的情绪,收起笑容道:“你不开心吗?”
  我强装着道:“没有啊,挺开心的。”
  “那我怎么感觉你不开心,要不我们回去吧。”
  “不用,好不容易有这样的场合,正好多结交一些朋友。”
  正说着,赵泽霖穿着一身白西服双手C`ha 口袋款款走了过来。到了跟前故意把头颅昂得很高,嘴角露出笑容道:“你俩怎么在这儿?”
  我没有把他当情敌,甚至感觉到乔菲根本看不上这种人。但他的做派让人厌恶。走路的时候双腿绷直,就像蹬自行车一样夸张地迈步。脊背永远挺直,像得了强直性脊柱炎似的,支撑着油头粉面的头颅,不过在曹如诚面前还不是卑躬屈膝。眼睛习惯性地俯视对方,一副目中无人的高傲姿态。而且说话的语调听着不爽,与粗犷沾不上边,一副公鸭嗓,再要搭配兰花指,典型的新时代娘炮。
  不过他有高傲的资本,年纪轻轻就是上市公司的副董事长,还是韩万山的金G`ui 婿,身家过亿,在云阳市算不上呼风唤雨,也是叱咤风云的人物。从农村走出来一步步混到今天着实不易,最主要的是遇到了贵人。
  心理学上有个名词叫刻板偏见,大致意思说一旦对某个人或某件事有了固定的认知,很难再改变最初的看法。我对赵泽霖的第一印象就是骚包,始终无法喜欢起来。有钱的人多得是,但不会像他这样无时无刻在炫耀自己的财富,是你的吗。真正的有钱人不需要炫富,更注重品位内涵的提升。而赵泽霖一举一动的突兀表现让人反感。
  我没有搭理他,乔菲回头抿嘴笑道:“赵董不去陪客人吗?”
  赵泽霖低头看了看脚尖,然后昂头甩甩头发,冲着不远处的服务员勾了勾手指。服务员见状,端着酒盘疾步跑过来,他端了杯递到我面前似笑非笑道:“好像咱俩两个还没一起喝过酒,走一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