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DNA亲子鉴定师,说说我遇到的那些人和事》
第383节

作者: 小鉴定师大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谢第一次调查的时候贾某就躲藏在母子俩家里,而张警官第二次调查的时候,贾某已经爬上楼顶躲藏在了之前检查过的水池中,他利用下水管道爬上楼顶,就算留下了痕迹张警官也以为是小谢之前攀爬所造成。
  水池被小谢彻底检查了一次确定没有任何东西,一般不会检查第二次,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贾某这个小聪明将这句话诠释得淋漓尽致。
  这个小手段说破之后不值一提,但却非常有效果,就连经验极为丰富的“老油条”张警官都差点被贾某蒙混过关。
  至于贾某如何不通过外力帮助爬上母子俩家中的,黑色塑料袋中的绳梯已经说明了一切:
  贾某必定是早有准备,提前准备好了绳梯,发现危险就利用绳梯从窗户处爬入了母子俩的家中。
  窗户的外沿很短,绳子之类的搭在这里正常人必须要使用墙壁借力才能爬上来,有了绳梯则完全没必要借力,只需要将一头固定在十一楼的窗户上就行。

  小谢听到这里,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原以为贾某从十楼爬上十一楼是临时起意,母子俩是接受了什么好处或者受到了胁迫才帮助他,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
  小谢思索了一下,继道:“贾某准备这个绳梯应该不是为了应付我们,不然他早就潜逃了,不会等到我们布防完成。这个绳梯他一定是早就准备好另有其他用处。十一楼那对母子必定和他有极为密切的关系,而且这种关系一定维持了很久!”
  张警官点头道:“正是如此,池水变色也一定是贾某搞的鬼,在此案发生之前,水池就被贾某用作藏身之处,他做这种事情应该不是一次两次而是很多次!”
  小谢道:“物业说水池变色几年前就开始了,究竟是什么事情让贾某要利用水池来躲藏行迹,而且一躲就是这么久?”
  张警官笑道:“你忘记了贾某的职业吗?”
  小谢疑惑道:“卖烧烤?”
  张警官哈哈大笑道:“傻丫头,又犯迷糊了不是,贾某为什么会跑到这里来卖烧烤?”
  “我明白了!”小谢恍然大悟道:“躲债!贾某利用这个水池来躲避那些讨要高利贷的人!”
  “正是如此!”张警官点了点头认同了小谢的说法,随即正色道:“现在唯一的疑问就是贾某这个单身汉究竟和母子俩有什么关系,值得母子俩如此袒护他,或许这个答案,将会成为让贾某交待出真相最强有力的武器!”
  张警官言语中的自信也感染到了小谢,小谢信心倍增,跟着张警官下到了十一楼。

  一中一青两位“神探”昂首向母子俩家中走去。
  日期:2017-07-10 23:42:02
  方才的动静太大,贾某已经被抓获的消息母子俩显然已经知晓,看到张警官和小谢进门后,女子紧张万分、身躯不停退缩,估计如果不是小李在房间里守着,女子早就带着孩子逃离这个是非之地了。
  小李靠近小谢偷偷耳语道:“谢姐,你太不仗义了,只顾自己一个人跟着张队,居然让我错过了那么精彩的节目。”
  小谢轻笑道:“现在只抓到了贾某,冒充他的神秘男子都不知道身份,另外一个可能的凶手也没有踪迹,这才刚刚开始呢,你急什么。”
  而此时,张警官对母子俩的询问已经开始了。
  这次的审问异常顺利,当张警官将已经掌握到的证据一一摆在女子前面时,女子就交待了她所知道的所有事情。
  在以前讲述的、曾经被媒体报道过的“刘佳得艾滋后向乞丐夫妻报仇”一事中,曾经向大家介绍过乞丐村,现在再给大家介绍一个村子,这个村子的名字叫做“赌博村”,当然也可以称之为“千术村”或者“骗子村”。
  考虑到隐私,这个村子具体的位置我就不向大家介绍了,总之,在国内,这样的村子不少,村里的人十有八九是靠赌博为生。
  赌博这玩意如果光凭运气的话,是赚不到什么钱的,要想以此为生,就一定要结合骗术。
  说说骗子最常用也是大家最常见的两种。
  一种是象棋残局。
  庄家在大街上摆了一个象棋残局,说只要有人能赢自己,下多少注他都赔双倍。
  那种棋局看起来庄家必输无疑,但是别人不相信会有人主动送钱这么好的事,都在观望。
  这个时候一个人走过来对庄家说“我跟你赌”,并掏出十元钱,几分钟之后就将庄家将死了,庄家很是郁闷,掏出二十元递给此人,此人又继续下注三十元,不久之后,庄家又输了,再陪双倍六十元。
  此人还要赌,庄家忙道:“我还有事,不跟你赌了。”匆匆撤棋局走人。
  围观的人群自然会散开,不过总有一两个好奇又贪心的会留意庄家,庄家走了不远,必定又会蹲下来继续摆摊。
  这时候,那偷偷跟着的就心痒痒了,想前面那个会赢我为什么不行,上去就押钱和庄家赌。
  如果钱少,庄家就会故意输一两次,如果钱多,结局自然喜闻乐见。
  象棋残局只要熟读棋谱谁都会,这种最没技术含量,不过挺适合上了年纪的人,所以大家看到的棋局骗子都是年长的。

  日期:2017-07-10 23:42:18
  另一种则稍微有点技术含量。
  三个小碗在地上,一个小球放手中,庄家吆喝几句说:“谁能猜中球在哪个碗里,压多少我陪双倍!”
  庄家说完就将小球放到其中一只婉中,并将三个碗反扣起来,用手不停移动,速度并不快,无论庄家移动多久都可以清楚记得球在哪个碗中。

  众人当然不相信有这么好的事情,这时候一个胆大的拿出十块钱和庄家赌,庄家一开,果然在那个碗里,胆大的二十块钱轻松到手。
  下一把,就会有很多人跟着有样学样了,庄家一看下注的钱数额不少了,于是动点手脚,一开,碗里什么都没有。
  这时候肯定有人起哄说庄家搞鬼,庄家嗤之以鼻并翻开其他两只碗,必定有一只里面能看到小球。
  为什么十几双眼睛都盯着碗却没有发现破绽呢?
  无他,手快而已。在扣碗的时候摸出小球塞到衣袖里,翻碗的时候让小球滑落到碗中,想让它出现在哪里都行。
  以上两个小骗术中最开始赢钱的那个自然都是托。
  或许现在朋友们看到我描述的这些骗术都觉得好笑,心想什么人会蠢到这种程度上这种明显的当?
  但可惜贪婪会让人失去理智,只要存在一丝不劳而获的侥幸心理,这种骗术就会有它生存的土壤。

  当然这种骗子现在已经很少了,但在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前,网络不发达的时候,这样的骗子全国各地到处都是。
  毫不夸张地说,这两个小骗术养活了很多四肢不勤只会玩一点小聪明的人。
  日期:2017-07-10 23:42:36
  以上两种只是赌博骗子入门的基础,真正的高手不屑为之,他们将许多高深的骗术夹杂在赌博中,其中的顶尖高手可以让一个身家千万之人一夜之间倾家荡产。
  存在这样高手的村子,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赌博村”。
  女子今年三十九岁,姓林,单名一个敏字(化名),她和贾某是老乡,正是出生于上述的这种“赌博村”。
  赌博村里大部分人都发了财,但也有小部分倾家荡产的,并不是他们骗术不精没有忽悠到钱,而是他们在同村遇到了对手。
  赌博村的人除了在外面用各种各样的“千术”行骗之外,逢年过节也会在村子里聚赌,当然这个时候就不能使用“千术”了,否则就会被严厉的村规处置。
  在都不使用“千术”的情况下,凭借的都是经验和运气,林敏的父亲则是运气最差,也是最疯狂的那一个。

  在某一年的春节,林敏的父亲输红了眼,不但输光了所有家产,居然还将妻子和女儿作价五万元一个全部抵押了出去。
  一夜之间,房子没了,几十万的存款没了,连老婆和两个女儿都成为了他人的财产,甚至还欠了一屁股债,第二天,林敏的父亲就上吊自杀了。
  而林敏的痛苦人生,也开始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