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418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摇了摇头,说:“这题超纲了,我不知道。”
  墨候说:“没事,你随便说说。”

  我说:“想听真话?”
  墨候说:“你说吧。”
  我说:“其实特勤就是一坨屎。”
  我承认我受了气,但我刚刚说的这句话,不是因为我有气。

  在我看来,特勤内部就是一坨屎。
  墨候听到哈哈大笑起来,笑的好夸张,笑完之后,他看了我一眼,说:“董宁,你很敢说啊!你来告诉我,为什么说特勤是一坨屎。”
  我说:“我不否认特勤的地位,但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特勤应该是既具有奉献精神的地方,飞蛾扑火一样燃烧自己,可人是有私心的。没办法做到奉献自己,就算可以做一时,也做不到一世。”
  墨候说:“你说的很对,所以,如果有需要的时候,你会奉献自己吗?”
  我摇摇头,说:“我不知道。”
  墨候一笑,说:“超纲了?”

  我说:“不是,只是我不知道会遇到什么状况,大部分的时候,我还是会好好活着的,但谁又能说清楚以后的事,没准脑袋抽风呢。”
  墨候轻轻点了点头,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对我的回答挺满意?搞不清楚他到底想干什么,心里怪怪的。
  “董宁,其实你的事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不听命令,并不严重,发话的不是你的直属领导,况且当时那种情况。你自己判断就好,特勤自主性还是比较高的,不过,人你确实杀的有些多,勉强可以算是正当防卫,但防卫过当,当然这都是无关紧要的事了,死的不是什么人物,他们活着也得不到什么好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
  没什么大不了的事给我弄个无期徒刑,果然这里面有隐情,我就知道。

  可是,他妈的搞我,这样好吗?
  压下心中怒气。我说:“既然如此,为什么你会做出我有罪的判定,基于什么原因,你这样选择。”
  墨候说:“你的上级齐语兰跟你说了什么?”
  我摇摇头,说:“没说什么,不过,她说一切都会过去的。”
  墨候说:“我说你为什么这么冷静,原来是齐语兰那里露的怯,不过也好,我还担心你接受不了,反抗的很激烈呢,这样倒省了事。”
  我说:“齐语兰的态度让我觉得这事不简单,似乎有隐情,我就没冲动,如果没有齐语兰这句话,我没准半路就跳车了。”
  墨候笑笑,说:“那我要好好感谢感谢齐语兰,实话跟你说,是有一些隐情,昨天,我跟你的上级齐语兰说了一些,不过不是实话,我告诉她,把你送进监狱是为了保护你,你杀了王承泽,虽然王承泽有叛变的念头,但你让同舟会很没面子,一个人灭掉十多个人。让同舟会大失威望,如果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你有被暗杀的可能。”

  同舟会暗杀我,没所谓,我有心理准备,毕竟让他们丢了人,想杀我也无可厚非。我现在比较关心的是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告诉我,隐情是什么?”
  墨候说:“董宁,这件事很复杂,稍等,我想想我从哪里开始说。”
  墨候看了看远处,思考着,二十多秒。他收回了目光,他说:“我同意你说的话,特勤就是一坨屎,因为人的私心太严重了,渐渐,这个部门也乌烟瘴气起来,更可怕的是特勤拥有的权限很大,造成的危害也是巨大的,内部虽然有审查机构,可是审查机构也不是没有弱点的,只要是人,就有弱点,就会被渗透。”
  我没说话,静静听着。
  墨候说:“同舟会你应该熟悉了吧,你打过交道。”
  我点点头。
  墨候说:“王承泽只是其中的一个小角色,同舟会的势力很大,大的超乎人的想象,一直以来,总有人说我危言耸听,但我心里知道,同舟会是最大的毒瘤,是我最忌惮的利益集团。”
  说实话,我没有想到,墨候会跟我说这些话,并且还说的很多,这个没什么表情的人,现在看看还挺和蔼的,有点知识分子的感觉。儒雅气,类似的气质,白子惠爸爸身上有。
  “同舟会的可怕之处在于利益为上,没有国家的概念,虽然同舟会的大部分人员都是国人,并且身居要职,但是他们不认同国家,职位只是他们谋求利益的踏脚石,我对那些家族也没有好感,但那些家族知道,国家没了,好的环境没了,他们的好日子也没了,同舟会不同。为了利益,他们可以出卖任何的东西,没有底线,他们不忠于任何人,利益将他们糅合在一起,很可怕,但更可怕的是他们隐藏在黑暗之中,像是下水道的老鼠,没办法一网打尽。”

  “所以,我的工作是一直应对同舟会的渗透,有人说我威胁论,很多人都这样认为,我努力过,但很少人支持我,我只好转入地下,隐秘的做一些事,一个称之为潜影的计划。”
  “很简单,就是反渗透,同舟会在特勤安插人员,我便在同舟会安插人员,不是很顺利,但还是有一些成效。”
  “可是,董宁,你的出现,改变了一些事。”
  墨候的话包含了很多信息,我有了一些猜测,这猜测让我觉得很难受,我说:“我改变了什么?”
  墨候直视我的眼睛,说:“孙坚,他是潜影计划的一员,他是打入同舟会的特勤。”
  果然,如此。
  当我发现孙坚是叛徒的时候,他没什么求生欲望,也没怎么反抗,一心想要死,我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原来还有这样的隐情。
  墨候说:“董宁,我要跟你说声抱歉,替孙坚说的,参与这个计划中的人,为了不露出马脚,会对特勤的同事开枪。只有血才能证明他们,这是我授权的,没办法,想要得到,必须有所牺牲,所以孙坚一直听从同舟会的命令,对你下死手,要杀掉你,获取同舟会的信任,希望你能原谅他。”
  我觉得有些不舒服,不过墨候的观点我认同,做任何事情都是有代价的,没有付出,就没有收获。
  要想获得信任,只能卖同道了。
  “孙坚他...”
  墨候说:“董宁,你是想问孙坚的后事吧。”
  我点点头,说:“对。”
  墨候说:“特勤替他办了,不过他的名声臭了,毕竟叛变,他的家人已经妥善安排了,其实,这段时间孙坚的态度有些消极,压力实在太大了。”

  这样看来,孙坚的死是个解脱吧。
  墨候说:“今天找你来,是希望你能替我做些事,我看过你的简历,了解过你的生平,你是个有正义感的人。所以我觉得你会答应我,你值得我冒这个险。”
  日期:2017-03-02 05:0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