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417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想到啊!对方对我的评价还挺高的。
  欣慰?有一点点吧,更多的是思考,这人心里想的。确实有些道理,过刚易折,是因为还不够刚,如果,真的强硬到一定地步,那绝对不会折,我现在,还不够刚。所以,要适当的顺势而为,杀几个人,算什么本事,只是勇夫,厉害的人,动动嘴皮子,就可以死人。
  武力是能力的一种。但不是最顶尖的一种,我可以杀人,我可以杀十个,杀百个,可我能一口气杀一千个,一万个吗?
  显然是不能的。
  可有的人就可以,只动嘴便能让人生让人死。
  断眉给我上了一课,让我明白一些道理,我大有收获,还不完美的我,要虚心接受啊!

  墨候看着我,问道:“董宁,你知道我为什么说你有罪吗?”
  我笑笑,说:“不知道,不过肯定有你的道理。”
  墨候点点头,说:“你的心态还不错,没在我面前失态,我说说你为什么有罪,不是因为你不听命令,而是你不理智冲动,当时,有很多种解决的办法,你选了最激烈的那一种,你很危险,冲动下的你更加危险,这样的你有罪,必须接受处罚。”
  “等着我的是何种处罚?”

  墨候说:“我个人认为,无期徒刑,当然这需要上边最终确定。”
  无期徒刑,开什么玩笑?
  姓沈的说:“墨候,你没搞错吧,这件事就算董宁有一些错。也不至于处罚这样严重。”
  墨候转过头,说:“他杀了人。”
  姓沈的怪叫一声,说:“特勤不杀人,那还叫特勤吗?特勤有赦免权的。”

  墨候摇摇头,说:“这种情况之下,我认为董宁不享受和赦免权,我个人认为,他杀那么多人,是在享受杀人所带来的快感,当时的情况,有的人不是非杀不可,我会提出申请,请心理专家来评估。”
  事情急转几下,比我预料的还要严重,无期徒刑,什么鬼,真的真的没有想到,最开始一直以为会没什么事,就算有事也不是大事,结果没想到现在变成这样,我有罪,还是这么重的罪,最可怕的是墨候的话,我在享受杀人的快感。让他说对了,我还真是有点享受,尤其是子丨弹丨射入额头,血花爆炸开来,那一瞬间的美丽。
  变态吗?
  或许有吧。

  可我觉得自己是正常人,可能是因为我现在觉得自己可以掌控自己。
  墨候站了起来,对我说:“董宁,走吧。”
  我也站了起来,说:“去哪里?”
  墨候说:“我送你去你该去的地方!”
  姓沈的在一旁说:“不用这么着急吧。”
  墨候淡淡一笑。

  我点了点头,服从的站了起来。
  我脑中想过,绑架这三个人,杀出一条血路去,那样太傻了,一个人没有其他人的帮助,就是以卵击石。
  墨候走出了会议室,我跟在身后。走得不快,姓沈的在我身后,垂头丧气,他没跟我说话,因为他现在想的只是自己,想的只是前程。
  会议室外,齐语兰和金元瑶都在。
  金元瑶看到墨候,笑着说:“墨叔叔,结果出来了吧。”
  墨候看了我一眼,说:“你还是问董宁吧。”

  说完,墨候招了招手,走过来两人,人高马大,腰间别着枪,墨候吩咐说:“给他们五分钟,把人给我带下来。”
  没理会金元瑶。墨候走的潇洒。
  断眉轻笑一声,越过我们,走了。
  姓沈的叹了两口气,看了我一眼,神色复杂的也走了。
  这三个人,走的真是干脆。
  从这三个人的表情就能看出端倪,金元瑶脸色一变,问道:“事情有变?”
  我点了点头,说:“墨候说我有罪。”
  金元瑶脸色变了几变,马上说道:“董宁,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我昨天跟你说的都是真话,请你相信我,你放心,我会给你个说法的,我会救你出来的。”

  金元瑶急了。我安慰金元瑶,我说我相信她,金元瑶跟我说了一声抱歉,转身就走了,我知道她要干什么,她去找墨候问个清楚,之前这事肯定说好了,墨候应该答应了金元瑶。要不金元瑶也不会那样跟我说。
  金元瑶走了,齐语兰还在,她对我笑笑,说:“你还挺得住吗?”
  我说:“还行,能挺住,就是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齐语兰说:“别担心,一切都会过去的。”
  这态度有些不太对,似乎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
  不过。我没多问,我只说了一句,“帮我照顾白子惠。”

  齐语兰点点头,说:“我会的。”
  旁边的特勤看了看手表,说:“董先生,请。”
  五分钟到了?
  好快。
  仿佛人生在这一瞬间被定格了。

  之后,进行的都是慢动作。
  特勤人员靠近我,向前伸出手。我看了一眼齐语兰,她对我点了点头,往前迈步,鞋子踏在地板上的声音无比清晰,电梯门开了,走进去了,转过身了,门缓缓闭合。齐语兰的脸被挤压,最后变成了一条缝。
  手机被要走了,从现在这一刻起,无法与外界联系。
  多多少少有点慌乱,可很快我就平静下来,这件事透着诡异,尤其是齐语兰的态度,很平静。那句话也别有深意。
  电梯一直到负一停车场,我上了车,这车看起来很结实的样子,玻璃似乎是防弹的,一共七个座位。
  特勤上车,让我坐在墨候的身边。
  刚刚坐好,车子便发动了。
  没人说话,很强势,那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开了大概有两个多小时吧,已经驶离了城市,窗外的景色很好,树很多,春天来了,抽了新枝,满眼嫩绿,看着很舒服。
  突然,墨候说:“停车。”
  车停了下来,墨候对我说:“董宁,下车。”
  这是什么意思?

  我不太懂,不过还是下了车,脑中有一些不好的推测,比如墨候是同舟会的人,他要杀我,这里荒郊野岭,杀了我很容易处理尸体的。
  墨候往树林走去,我跟了过去,另外两个人没有跟来。
  懂了,墨候应该要跟我说几句话。
  来到树前,墨候伸出手来,摸了摸树皮,他说:“董宁,你一定很好奇吧。”

  我说:“哪一方面?”
  墨候说:“今天的审查,你应该没当一回事,我看到你第一眼的时候,便知道,你很轻松,金元瑶应该跟你说了,她跟我打过招呼,保你没事。”
  我说:“确实,她是这样说了。”
  墨候说:“所以,你知道为什么我会说你有罪?还说应该判你无期徒刑。”
  我说:“老实说,我不知道,可我很想知道。”

  墨候回过头,对我笑了笑,怪,怪的很,今天我没看到他有另外的表情,为何他现在对我发笑?
  “董宁,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对特勤是什么看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