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大宗师——托风水之名,讲江湖之事》
第158节

作者: 三两二钱happ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更臣再怎么说也是学过风水术的人,可是老太太此时到底在做什么他却完全看不明白,当然,他并不是不知道老太太现在在做什么,扎纸匠人在民间非常多,能把纸人扎的这么惟妙惟肖的也大有人在,民间的扎纸匠人扎纸用途也非常的单一,一般都是祭祀先人时候用,扎的东西也无非是纸人纸马纸房屋纸元宝之类的,求的也是一个先人们可以在那边有人服饰有马骑有房子住,说的简单点,就是一个心理安慰,让先人们在那边可以有富足的生活。但是老太太在这边扎纸绝对不是祭祀之用,杨更臣有个大胆的猜想,那就是林开山如果死,是要被鬼差带走,难道老太太是想用这个纸人滥竽充数让鬼差带走,用这个办法来保全林开山的命?

  这个想法只是在杨更臣的脑袋里一闪而过就被他给否定了,因为他虽然感觉这个想法是足够大胆了,但是如果真的就可以这么简单的解开杨家的诅咒的话,那杨家以往的先人们早就用这个办法来延续杨家的香火了,断然不会让诅咒之事传到这第六代来。虽然杨更臣也知道用纸人这个滥竽充数的办法绝对不是扎纸人这么简单,其中定然是需要什么秘法,可是却也知道会这个秘法的人肯定不少。
  杨更臣不解,但是不想多问,他对老太太的印象极差,差到能不跟她多说话就不多说的地步,事实上也是如此,杨更臣肯让她帮忙已经是无奈之举,所以老太太在忙自己的事情,杨更臣不问她自然也不会解释,一直等到纸人扎好,老太太呼了一口气道:“杨族长,你去找来纸笔,写下这小子的生辰八字出来。”
  这么一说,让杨更臣再一次想起了他刚才那大胆的猜测,事关林开山的生死,他虽然不想跟这个老太太说话,但是还是问道:“你是想用纸人来糊弄那前来拿人的阴差?”
  “是,也不是,杨族长既然相信老身,就别多问,我说什么你照做就是了。”老太太说道。

  杨更臣无奈,只能上楼去林先生的房间找了纸笔,写上了林开山的生辰八字之后递给了老太太,老太太笑道:“这东西可别写错了,错一点,你这孩子的命黄大仙都救不回来了。”
  杨更臣不耐烦的道:“放心吧,绝对错不了,我虽然生而不养,但是他总归是我杨更臣的亲生儿子,我岂会连这个都记错?”
  老太太也没再问,只见她拿出一根儿针,右手拿起林开山的左手,用针刺破了林开山的中指,十指连心,用针刺破的疼痛哪怕是晕过去的林开山都痉挛了一下,杨更臣看的心疼却也不能阻拦。
  刺破了中指之后,老太太把那中指放在了那个写着林开山生辰八字的纸条之上,那鲜血顺着纸条流过,不一会儿就蔓延了整张纸条。
  做完了这个,老太太放下了林开山,转而继续去扎纸去了,这一次她扎的不是纸人,而是一个纸灯笼,老太太要是不是一个扎纸匠人,也断然是一个心灵手巧纸人,不一会儿,一个白灯笼就给扎好了,灯笼做的十分美观精致。若不是白色的,定然能讨人喜欢。
  扎好了灯笼之后,老太太再次指挥杨更臣道:“杨族长,劳烦去给老身去拿一个油灯过来,记住,一定要是新蜡烛。”
  杨更臣对老太太的指使已经麻木,现在的他也认了命,不管是高兴也好戒备也罢,其实自己现在选择跟这黄皮子合作已经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既然入了黄大仙的套,那现在戒备有什么用?还不如既来之则安之。
  他找来了油灯交给了老太太,老太太也不点燃,而是把这个油灯给放在了林开山的额头之上,放上了之后,这老太太站了起来,小心翼翼的把那放在何真人头顶上的黄皮子金像给拿了下来放在地上,这一次没有指使杨更臣,而是自己毕恭毕敬的给这黄皮子上了三支香,在地上磕了几个响头之后她恳求道:“一切办妥,还请大仙以林开山的魂魄点灯。”
  杨更臣一听这话,汗毛都竖了起来,他拦住了老太太道:“你说什么?以魂魄点灯?魂魄燃尽了,岂不是烟消云散了?!”
  老太太瞪了他一眼道:“废什么话,惹怒了黄大仙,这灯要是点不着,你现在就可以回家准备你这孩子的后事了!”
  “你!”杨更臣哪里受过这等窝囊气?
  “一边去!”老太太要比他还要强势,倒不是这老太太现在对杨更臣强硬,从她的神态上来看,这一个步骤其实她自己也非常紧张,应该是她这个办法中至关重要的一环,在骂完杨更臣之后,她继续对着那黄皮子金像道:“此子也是爱子心切,惊扰了大仙圣听,还请大仙不要怪罪。”
  她搞的瑟神乎其神,一下子让杨更臣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叹了一口气走到了一边儿,哪怕是他劝自己一百遍既来之则安之,也无法坦然面对一切,说到底他还是对这个老太太极不信任。
  他虽然走到了一边儿,但是还是忍不住看着老太太的动作,只见这老太太再说完那句话之后就一脸凝重的看着放在林开山额头上的那盏油灯。杨更臣此时心态复杂,他既不相信那黄大仙真的能让这盏油灯自燃,同时也希望一切能像老太太计划的那样顺利,毕竟这是救林开山的唯一机会。
  没想到,在等了一盏茶的功夫之后,就在杨更臣眼睛都酸了,而那老太太满头大汗的时候,放在林开山额头之上的那一盏油灯,忽然噌的一声亮了起来!
  杨更臣擦了擦自己的眼睛,确定自己并没有看错,而那边的老太太已经再次的拜谢黄大仙,拜谢完之后,她再次毕恭毕敬的把那黄皮子的金像放在了何真人的金身之上。
  之后,老太太捧起那盏油灯,放在了她方才扎好的纸灯笼里递给了杨更臣道:“杨族长,刚才事关重大你又护子心切,所以得罪了,老身这边给你陪个不是,这盏灯笼你拿好,这三日你就不要离开这无上观,三日内灯笼不灭,你儿林开山就得救了,若是灭了,那也是天意。”
  杨更臣皱着眉头道:“还有灭的可能?”
  老太太挑眉道:“灭不灭,还得看何真人的意思,能灭灯之人,我拦不住,能拦住他的,唯有何真人。”
  杨更臣还要发问,老太太摆手道:“天机不可泄露,杨族长切莫发问,去把,把这盏灯笼放好了,接下来还有事情要做。”
  杨更臣没在深问那个问题,捧着灯笼问道:“这盏灯,是以我儿魂魄点燃?”
  “杨族长放心,古人虽有拿魂魄点天灯一说,但是此法绝非如此,乃是让黄大仙施法,以秘法让此子的魂魄寄在灯中,灯不灭,则魂魄不散。所以此时地上躺的这个林开山已然魂魄离体,杨族长可去验证一番。”老太太说道。

  杨更臣吓了一跳,放下灯笼赶紧前去验证,他把手指凑在林开山鼻下一探,果然已没有了气息。
  这时候的杨更臣,才真正的当的是听天由命,他叹口气对老太太说道:“杨更臣已无计可施,还请你们信守承诺。”
  老太太道:“那是自然,来拿此子命的并非一般鬼差,纸人断然无法糊弄过去,哪怕是现在让他们把肉身拿去,依旧不能过关,杨族长可曾记得本地那一没了肉身的黄皮子?”
  杨更臣点了点头道:“自然是记得。”
  “那黄皮子不遵黄大仙号令为祸一方,现在也正是他将功赎罪的机会。”老太太笑道。
  杨更臣闭上了眼睛,他已经猜测到接下来老太太要做什么。
  果不其然,老太太拿出了二嘎子口中的黄大仙令牌,站在门口,不一会儿,有一只黄皮子狂奔而来,见到老太太跪伏在地上不停的颤抖,老太太发号施令道:“你既没了肉身,此刻有肉身一具,你可据之!”
  那黄皮子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之后像一溜烟一样钻入了林开山的身体之中,杨更臣再去探鼻息,说来也奇怪,刚才已经没了呼吸的林开山此时气息顺畅,如同活人一般。
  “到如今事已成,杨族长,你我二人可把此子抬出无上观外,今夜,老身就可让你看看,带走你杨家枉死之人的,到底是何许人也!”老太太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