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大宗师——托风水之名,讲江湖之事》
第156节

作者: 三两二钱happ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3-01 08:55:00
  二嘎子马上接话道:“族长大老爷您都算是个高人了,您说算半个,那也顶一回事儿,我之所以刚跟您说那件事儿,不是说故意跟您显摆她有多厉害,就是为了让您知道她是有真本事的人,不是那些在外面胡咧咧的老太太。”
  眼见着二嘎子还在磨叽,杨更臣催促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你丈母娘是个高人了,说吧,什么事儿?”
  “您还记得在你们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说您身上有一件不祥之物吗?”二嘎子悄悄的问道。
  杨更臣点了点头道:“知道,怎么?”
  “事情是这样的族长大老爷,那天她不是说她在胡说八道嘛,我回去之后就说了她,怎么能在族长大老爷面前胡说八道呢?但是她那时候跟我说,其实她一开始并不是在胡说八道,而是族长大老爷身上真的有一个不祥之物,当时她马上改口,是因为她刚说完那句话之后那黄大仙的令符都跳动了起来,让她心口一阵剧痛,她就知道这件事是她搀和不起的,这才马上改口,一开始我也以为这老太太是神神叨叨的,经了黄皮子下跪之后的事儿,我这才相信她说的话。”二嘎子道。

  杨更臣听完,心道果然如此,不管是黄皮子还是如今的黄大仙,看似纠缠在二嘎子的身上,其实苗头都是指向自己。不过他还是不动声色道:“这么说来也是,你没问问你丈母娘,我身上到底是什么东西不详?”
  “咱们这关系,我一知道她不是那信口雌黄的人自然是不敢耽搁马上就问了,但是她老太太不说啊,只是您身上这个不详之物极其霸道,就连黄大仙都忌惮三分,至于是什么她不愿意说,更不愿意我再问,若不是咱们这关系在这摆着,族长大老爷您对我二嘎子有大恩,我断然是不敢跟您再这说的。”二嘎子道。
  杨更臣点了点头,无论如何,二嘎子对他的尊重是让人肯定的,他笑道:“那依你之见,我该怎么办?”
  二嘎子噗通一声跪了下来道:“我那丈母娘别的都好,就是一说起这事儿就三缄其口,族长大老爷,要我看来,您身上要真有那不祥之物,还是早点去掉为好,老太太断然是有办法的,为了您好,还请您屈尊去找一下这老太太,我再从中周旋一下,她肯定也是会帮忙办了的。”

  杨更臣沉吟了片刻,对二嘎子说道:“好了,此事我心里有数了,记住,这件事对外人万万不可提及。”
  二嘎子又作揖道:“还请族长大老爷三思!”
  杨更臣摆了摆手道:“回去吧。”
  ——二嘎子走后,杨更臣摸了摸脖子之中戴的那昴日星君法相真身,这个金鸡像与杨家的渊源可谓是一言难尽,正是这个金鸡之像贯穿了整个杨家的诅咒。杨家因它而苟延残喘延续香火,更因他男子壮年失阳。
  如果杨更臣所料不错的话,那老太太所指的不祥之物,应该指的就是这个昴日星君的法相真身。
  提起这个,杨更臣的思绪就飘向整个故事的起源,飘向祖上杨奉贤,飘向那杨家人又敬又怕的卧龙先生杨庆之,更想起杨家历代之不幸。
  不知不觉之中,外面已经日上三竿,杨更臣手握着那金鸡像,整个手心都是汗水,凭着他的直觉与本能,他对二嘎子的这个丈母娘条件反射一样的心存戒备,这不仅是因为这个诡异的老太太与那黄大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杨家从杨奉贤开始的人,心里都向往风水玄学,又因为卧龙先生之故,内心深处都对风水大师有着深深的抵触。

  不管是黄皮子也好,黄大仙也罢,对九道河子,对杨家绝对是有所图的,这一点杨更臣心里极为肯定。这么明显的一个局,杨更臣不敢钻,因为此时的杨家没有跟任何一个高人博弈的本钱,但是杨更臣却也心痒难耐,这是每个人都有的侥幸心理,正如二嘎子所说,万一这老太太真的能阴差阳错的解开杨家的这个不详诅咒呢?
  这是一场赌博,杨更臣站了几个时辰,一直等到李二丫做好午饭来唤他吃饭,他都不能绝对是赌还是逃避。
  但是他内心深处也有预感,这老太太既然找上门来了,他就算是躲,估计也躲不掉。林先生不在无上观,做任何事儿杨更臣都没有信心。
  更何况就算林先生在这里,关于这件事,杨更臣都不一定会找林先生商量,黄皮子是不可估摸的人,林先生何尝不是杨更臣看不透之人?
  最后,杨更臣再一次给了自己一个台阶,那就是一切等林先生回来再做定夺。
  ——事情正如杨更臣所想的那样,既然来了,那就避无可避,他给自己的借口是一切都等到林先生来了再做定夺,但是还没等到林先生回来,事情就出现了变化,先是无上观里跟着林先生的林开山病倒,之后就是在杨家大院养的好好的杨开泰高烧不退,这两个人算是兄弟二人,并且兄弟二人同时出现的症状跟杨家以往先人诅咒来临之时一模一样,都是高烧不退吃药无效,慢慢的神志不清。
  这个时候,也就预示着杨家要开始选命,择一人而活,选命之后,更为可怖的是换名,也就是说,杨更臣要在这兄弟二人之中选一个活着,把昴日星君的法相真身授予他,之后在半年之内,自己也会无疾而终。
  这个套路,杨家已经历六代,人人可以说是烂熟于心。
  这件事一出,赵氏和李二丫二人终日在杨家祖祠里祭奠祖宗祈求保佑,其实她们两个是不想干预杨更臣的选择。

  杨家的家主,历代以来,最难过的就是此关。
  选命本就极难。
  更别说是换命。
  杨更臣一下子就到了一条死胡同,在这个死胡同里面他无路可走,他不想在两个孩子之中选一个存活,更不想自己就这样死去,哪怕他早已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但是真的在死神来临的时候,没有一个人可以坦然的面对。
  那一条赌与不赌两难的路,杨更臣现在只能赌,他也只有赌这条路可以走。

  ——杨开泰和林开山兄弟俩病倒是在初八,初九的晚上,杨更臣独自出门,在村子里转了几圈,最终还是转到了二嘎子那刚翻修过却也好不到哪里的宅院,屋子里还亮着灯火,杨更臣还没走到,院中的狗就开始狂吠不已,本来还在犹豫的杨更臣看到二嘎子出门接他,只能硬着头皮走了进来。
  二嘎子刚接到他,就压低了声音似乎是为了再一次证明自己丈母娘的权威道:“昨晚老太太说了,三日内你必来找她,你看这老太太,真的是料事如神。”
  杨更臣点了点头,这更验证了他的猜测,他走进屋子,二嘎子的媳妇儿白珍珠在床边坐着,那老太太则在一个黄皮子泥塑像之前打坐,看那泥塑的黄皮子像,杨更臣忽然感觉这跟他放在何真人头顶上的那个一模一样。
  他晃了晃脑袋,心道或许这天下的黄皮子都长一个样吧。
  “杨族长,我知道你来是为何事,这件事儿不是老身不肯管,而是实在管不了,您请回吧。”老太太头都没回的道。
  二嘎子说道:“娘,族长老爷他对我恩重如山,您。”
  老太太摆手道:“我知道,我也说的明白,是管不了。”
  二嘎子看了看执拗的老太太,又看了看族长杨更臣,一脸的为难,杨更臣对二嘎子点了点头摆摆手道:“二嘎,你带着媳妇儿先出去走走,去找你婶子唠会磕,我跟老太太单独说几句话。”
  二嘎子有点不放心,但是看杨更臣眼神肯定,也不好说什么,带着白珍珠走了出去。
  都他二人走后,屋子里就剩下了杨更臣与这个老太太,杨更臣拉了把凳子坐在了老太太的身边轻声说道:“既然没有外人在了,明人不说暗话,你来九道河子就是为了此事而来,何必说管不了?说说你的条件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