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246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看到鸣翠已然流泪了,我安慰鸣翠现在公丨安丨人员正在查找,先不要着急上火。鸣翠坐在沙发上,看着屋里的一切,她已经很久没回家了。
  苏小慧也劝鸣翠不要上火,静心不会丢的,这样大人了,或许有什么事不方便接电话。
  “我感觉静心出事了!”鸣翠突然说出这句话,我这才心里安定些,看来鸣翠自始至终都不相信静心出事,今天才终于反应过来。
  “鸣姐,你别着急了,静心应该没事的,现在公司没人管也不行啊!”苏小慧在一旁劝鸣翠。
  鸣翠看了看苏小慧,又看了看我,“现在公司就让雨仓管理吧!袁凯那边还有很多事,我还要赶回去!”
  鸣翠说完,把我弄懵了,公司让我管理?我一个做情感疏导的,怎么会管理公司。我连忙对鸣翠说,“鸣姐,公司我不会管理,还是你再选个人吧!”

  鸣翠听到我拒绝接受公司经理的话后,看了我一会儿,又对我说道:“现在小慧在这里作证,从此这个公司就是你的了!”
  鸣翠公司给我?我想这不会是听差了吧?但刚才鸣翠的确这样说了。不行!我怎么要人家公司呢,况且我一点经验都没有,怎么会管理公司呢。
  于是我对鸣翠说,“鸣姐,我真的管理不了这个公司!”苏小慧在一边也劝鸣翠慎重考虑,毕竟公司运营这方面还需要找一个熟悉的人来操作。
  “好了!你们不用说了!明天公司召开会议!你们都参加!”鸣翠说完就进卧室休息了。
  苏小慧问我,“雨仓,你说静心会去哪里呢?”她这句话问的我也有点纳闷,我要是知道静心去哪,我还用报案。
  “我很担心静心,我会想法把她找到的!”说完我就躺在沙发上,闭上眼睛在想静心究竟去往何处,同时脑袋里还现出苏小慧那种眼神与口气。
  “雨仓,鸣姐公司你能管理得了吗?”苏小慧坐到沙发问我,NND!这个女人怎么这样呢?我也没说接手鸣翠的公司啊。
  我睁开眼看着苏小慧,“我不会接的!”
  但苏小慧说,鸣翠明天开会必然要发布我接手公司的事,她说到时我不接都不行。我一下坐了起来,“苏经理!你抓紧和袁凯说,让他来接手吧!我先回省城了!”说完我就往门外走。

  “雨仓!你干啥去啊?现在鸣姐正用人的时候,你怎么说走就走啊!”苏小慧连忙把我拉住。
  我凄然一笑,“我不走不行啊!免得再让别人怀疑我窃取鸣姐的家产,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咱们现在就不要再说这些了,现在鸣翠心里很乱,静心还找不到了,袁凯公司还有挺多事,你总要给分担一些。”苏小慧好像哀求我一般,这个女人绝顶聪明,袁凯派她和鸣翠回G市,一定另有安排。
  我在想,真如苏小慧所说,明天鸣翠宣布我接手公司的事,我怎么应对呢?一切都来的这样突然,就连静心也走的那样突然,我现在脑袋也一片乱麻。如果静心在的时候,我们还能通个电话互相商量一下,但现在我和谁商量呢?
  想到这里,我突然想到静心的手机号,又拿起电话打了一遍,依旧是无法接通。我想还要和公丨安丨人员联系一下,跟踪手机或许就能发现蛛丝马迹。
  想到这里,我对苏小慧说先去趟公丨安丨局,再问问具体情况,让她照顾好鸣翠。我到公丨安丨局寻问静心的事,接待我的丨警丨察让我不要着急,他们正在全力寻找。
  我告诉他们可以用手机定位系统定位一下静心手机所在位置,这样就容易找到。但丨警丨察告诉我,现在静心的手机处于无法接通状态,不太容易定位,他们正调取静心最近通话记录,看看能不能发现线索。
  晚上我回到静心家里,鸣翠依然在休息,她太累了。苏小慧说在袁凯公司里,鸣翠一天才能睡四个多小时。
  哎,这样累,鸣翠万一再犯病怎么办?一个女人肩膀再有力,也有扛不住的时候。现在这么多事向她袭来,就是一个身体健康的人也承受不了这样多的打击。
  我连忙叫了外卖,今晚就将就吃点,现在静心找不到了,我和苏小慧都没有心情吃饭。晚上我们吃了东西后,我就和苏小慧闲聊着,很久没有见到苏小慧了,正好了解一下袁凯公司的情况。
  “现在袁凯公司运转这几个月,赢利了吗?”我问苏小慧。
  苏小慧说,现在公司已经开始赢利,但挣来的钱都要贴初袁凯在其他方面业务损失。

  这个袁凯就是个败家子,服装公司既然能挣钱,就把其他业务关停卖了得了,他还要硬撑。想到这里,我又想起小虹之前说的话,她说其实袁凯公司根本就没破产,是做了手脚的。
  我就把这些听说来的话告诉了苏小慧,她听说我怀疑袁凯公司破产的事,立即反驳到,“你这是从哪听来的话?根本就没有的事!公司破产与否,我都在场,这就是事实啊!”
  我心想,你苏小慧和袁凯恨不能穿一条裤子,就是知道里面内幕还能告诉我?
  “苏经理,你别着急啊,我也是道听途说,随便问问,也为袁凯公司破产深感痛心,不过现在好了,有鸣姐加入,注入了资金,还把老客户带了过来,公司一定蒸蒸日上!”我笑着对苏小慧说。
  但苏小慧并没有再说什么,这个女人很聪明,她从来不会漏一点话柄。我就纳了闷了,以前苏小慧对袁凯的事主动与我说,现在人家不仅不说了,而且一切都站在袁凯的角度思考问题。
  我感叹金钱的力量是万能的,袁凯肯定把苏小慧彻底收买了,估计两个人上床都有可能。
  想到这里,我笑了一下,心想管人家这么多干嘛,又不是自己的事,何必呢?
  “雨仓,你笑什么?”苏小慧问我。

  刚才我那不自然的笑被苏小慧捕捉到,然后我对苏小慧说,“苏经理,什么事都会有个因果报应,我突然想到当年鸣翠家保姆被杀的事就很蹊跷,静心失踪的事会不会与这桩命案有关系呢?”
  苏小慧一愣,“那个案子还没破吗?”我对苏小慧说,那个保姆案不仅没破,而且成为一桩悬案,死者家属不断找到静心,是静心花了很多钱安抚保姆家。
  “你认为是保姆家的人与静心失踪有关系?”苏小慧又问我。
  其实我根本没有想保姆家的人与静心失踪有关,我想到更多的是那个杀害保姆的人与静心失踪有关,但既然苏小慧这样问了,我又把这家人与静心联系起来。
  据静心说,自从保姆被杀后,保姆家的人到公司找了她很多次,但公丨安丨始终没破案,在这种情况,她给了保姆家人很多钱,也算是对人家抚慰吧,谁让人死在鸣翠家里呢。

  “你说的很有道理,明天我还得去趟公丨安丨局,把这些情况告诉公丨安丨人员,让他们并案处理!”我对苏小慧说了我的想法。
  日期:2017-03-11 06:3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