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245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对他们说,白先生这个人是见过世面,经历过风雨的人,之所以被那个女人诱惑,也是男人耐不住寂寞所致,他真正的心思估计就是玩玩而已,不会把家庭搭进去,如果没猜错的话,他可能要离开省城到别的地方工作。
  白先生以后的生活与我们没有关系了,但通过这次情景疏导,让我们三个明白了一些事情,从方法上讲,因人而异,就是针对这个人特点设置具体情景,刚开始让小虹扮演那个女人是错误的。但这种因人设置的情景很难,需要对症下药。
  但让我体会最深的是男人与女人之间这种永恒的话题,从古至今人们之间最为困惑的也还是男女之间的情感。
  我不知道下一个参与情景疏导的人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我每天过着单身狗一样的生活,我们三个人中,除了吕大安还有个名义的老婆臧婉,我们时常调侃,单身狗的生活快乐无边。

  有天我问小虹,袁凯的公司发展的怎么样了,小虹说袁凯公司现在进入平稳发展,但听说袁凯当时公司要黄的时候,根本是一种假象。
  我一愣,难倒当时破产的时候,也是袁凯故意造成的假象?那样的话,鸣翠知道吗?如果不知道,那受损失的肯定是鸣翠。
  吕大安认为我吃胡萝卜闲操心,不要管那么多了,鸣翠愿意帮助袁凯,这是当妈的帮儿子,天经地义,管那样多干啥。
  其实一段时间以来,我并没有与鸣翠、静心通电话,我知道她们两个状况,为了袁凯的公司东山再起,付出很多心血与金钱。但现在却传出了袁凯破产假象的事情,与我当时与静心的猜测差不多。
  我想帮不了鸣翠什么忙,还是打电话提醒一下静心吧!但静心电话打了很多遍都提示“无法接通”,静心干什么去了,平时她手机打两次就应该通电话的,这次怎么了?我想过会儿,她会打给我的。
  晚上,我与吕大安喝了点酒,正要躺下睡觉时,鸣翠给我打电话过来,“雨仓,你方便说话吗?”
  我连忙说道,“鸣姐,方便,有事就说吧!”
  鸣翠告诉我,静心电话打不通,她不知道出什么事了,问了公司里的人,也都没不清楚静心去哪了,所以她有点担心,怕静心出点什么事。
  我告诉鸣翠,下午打电话也打不通。我突然意识到出问题了,“鸣姐!报警吧!”
  鸣翠在电话里着急的说道,“不会出什么事吧?我明天回G市看看!”说完把电话挂了。
  我突然意识到静心可能出问题了,连忙穿上衣服,开车到了静心在省城的所住的宾馆,敲了敲门,进屋后,鸣翠就对我说,“我上午与静心通电话她还说要省城呢,怎么下午就没信了呢?”
  “鸣姐,报警吧!我感觉不太对劲!”我对鸣翠说。

  “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吧!她是不是去逛街了?还是去健身房了?再等等吧!”鸣翠说完后,着急的心情又消失了。
  我从鸣翠那回到店里后已经是午夜十二点,我越想越感觉静心好像出事了,于是我又拨打了静心的电话,依旧是无人接通。
  从常理分析,无法接通存在两种情况,一个是在没信号的地方,一个是手机被***屏蔽。
  我想鸣翠现在根本没有精力去考虑静心是不是出事,在她心里想的最多的是袁凯的公司的发展。今晚与她聊天时,能看出她对帮助袁凯公司发展,很有成就感,但我不会把听来的那些话告诉鸣翠。
  我决定报案了,于晚我电话打到G市公丨安丨局110报警中心,接电话的是很甜的女声,我把情况说完后,她们就让我随时等丨警丨察与我联系。

  但一直等到第二天上午,G市丨警丨察才与电话中了解了静心的情况。我放下电话后,又给静心打电话,还是没人接。
  吕大安问我出什么事了?我就把静心手机接不通的事告诉了吕大安,这小子劝我还是不参与鸣翠这事了,他认为静心不会有什么事,不要让我担心。
  虽然话是这样说,但静心是一个很苦命的孩子,刚找到自己母亲,事业有所固定之时,横空出来了袁凯,并且袁凯在内心中,想把静心排除在外,因为有静心在,他就无法全部得到鸣翠的财产。
  鸣翠给我打电话说,她这边临时有事去不了G市了,如果我事情少,替她跑一趟G市,看看静心到底出什么事了。
  我把报警的事告诉我了鸣翠,她很惊呀的问我,“雨仓,不会这样严重吧?”看来在鸣翠心里已经全然没有当初静心神秘中毒时的恐惧感了。
  “雨仓,既然已经报案了,你正好替我去一趟,咱们电话联系。”说完放下电话。看来鸣翠已经全身心投入到袁凯的公司当中,任何事情在她眼里都不是大事。
  我对吕大安和小虹交待了一些事情,我打算去G市后,或者静心就回来了。
  我到G市后,先去了鸣翠公司,但公司管理人员说已经三天没有见到静心了,他们给静心打电话也打不通。
  我心想看来看静心真的失踪了,但我还是不死心,立即去了静心家里,但怎么敲门也不开,我怀疑她是不是在家里出什么事了?
  为了能打开静心的房门,我想先去公丨安丨局,再把报案情况说一下。到了公丨安丨局后,我又重新把静心的失踪的情况说了一下,同时,我请求公丨安丨人员打开静心的家房门查看一下。
  我和公丨安丨人员到了静心家里后,通过技术开锁打开了房门。我刚要进,被一名丨警丨察拦住,他提示我,为了保护现场,穿上鞋套,贴边进入房间。

  但令我们遗憾的是,房间空无一人,我先后检查了卧室和厨房,都没有看到静心留下丝毫信息。
  我想静心的失踪是大事,而且鸣翠的公司现在没有静心,一切都在空转。我打电话给鸣翠,告诉她鸣翠确实失踪了,鸣翠刚开始还不信,但我告诉她,公丨安丨人员已经立案,正在进行查找。
  鸣翠问我看到静心经常开的那辆奥迪车没有,我告诉鸣翠,奥迪车还在地下车库,这就说明静心从家里失踪的。
  鸣翠这才意识到大事不好,她对我说,“雨仓,你先别离开,我随后就飞过去!”说完扣下电话。
  静心到底去哪了?难道她真出事了?一连串问号左右着我,我又到公丨安丨人员,请求他们调取静心所住小区的监控录相以及公司录相。公丨安丨人员让我耐心等待,这些事情他们正在做。
  第二天鸣翠就飞了过来,我和她汇合后,看到苏小慧也跟来了,苏小慧问我公丨安丨局查到没有,我摇了摇头,鸣翠着急忙慌的回到静心的住处,打开房门后,只见她呆呆的站在那里,“静心去哪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