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172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清扬接着说道:“嫂子,你放心,市政府不会不管你们的,马上准备他的后事吧,今后……你们的事就是我张清扬的事,有什么困难就提出来,我能解决的一定好好处理。”
  石磊的妻子怔怔地点头,默然无语。他也听说过张市长的厉害,更何况他已经把话挑明,想来她不是糊涂人。
  张清扬又望了眼郑蓬勃说:“这里你负责处理一下,人还是送殡仪馆吧,定下日子,通知全体干部来吊唁。”
  郑蓬勃从张清扬的话中听到了一丝温情,不禁在想,如此有人情味的领导,又怎么会不得到提升呢?

  虽然在医院病房里没多少人,可是石磊妻子的骂声还是被传了出来。隐约中似乎大家都知道石磊的妻子在骂谁。有些事就是这样,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边尸骨未寒,那边已经谣言四起了。
  从医院回市政府的路上,张清扬拿出石磊的手机看了看,这几天伍丽萍一共给他发了十多条短信。短信的内容不勘入目,张清扬怎么也没有想到伍丽萍蠢到了这种地步,竟然出言要挟石磊。掂量着手机,张清扬的大脑没有停止转动。
  同时,在手机中,还存有不少人名为“書記”的肉麻短信。只看了几条,张清扬就不忍心看下去了,他到是没有想到石磊表面上木讷老实,可在心中还是个有情有义的男人。看得出来,他有一位情fu,可能是为了方便联系,他就在手机中把她的名子存为了“書記”。
  张清扬握着手机想了一会儿,终于下决心把手机中与“書記”相关的所有短信删除,只留下了伍丽萍所发的短信内容。
  当天下午,市便召开了紧急常委会议,会议上陶英杰做了指示,第一点就是要求刑侦部门调查石磊的死亡经过,一定要把当事责任人找出来,还原事实,按法律处置,他也确明了这是一起责任事故。
  第二点,他也听到了一些传言,要求宣传部门封锁流言,不要被一些小报钻了空子进行胡编乱造,免得在社会上引起恶劣影响。不但会影响石磊个人以及家庭的声誉,更会影响江洲市官场的清白。
  陶英杰在讲话中说:“同志们,石副市长已经走了,我们今后不但要处理好善后工作,他的遗孀、子女的工作问题,更要维护好他的官声。他是一位好市长,是党和人民的好干部,我们不能因些一些流言蜚语而破坏他的良好形象。”
  张清扬表示支持陶書記的意见,他说:“陶書記说得很对,古时候就有盖棺定论的说法。石市长已经走了,我们就要让他走得安心。我建议在《南海日报》发表讣告时高度赞扬他革命工作的熱情,我们市委宣传部门、内部党政报刊、杂志也要把他当作先进个人进行报导,竖立起这个典型,我们要说明他倒在了工作岗位上。”
  “是啊,我会向省委报告的,这样的好干部离去,是我们南海省的一大损失!”陶英杰点头同意。
  伍丽萍一直颦眉,听到张清扬要把石磊当成典型来宣传,她就有些不满。他看向张清扬,说:“我同意发表讣告高度赞扬他的革命工作的熱情,但是至于先进个人和竖立典型这件事还是缓缓吧,必竟现在有一种传言……”
  陶英杰咳嗽一声,伍丽萍便没再说下去,反正自己的意思已经表达清楚了。必竟石磊确实存在着一些作风问题的争议。
  张清扬的手摸向了怀中的手机,可是深思之下他又放弃了。他感觉如果现在就拿出证据,时机不是很好。石磊刚刚去世,感觉好像自己在利用石磊似的。想到这些,手又缩了回来,没有吱声。
  散会以后,平安走在张清扬的身侧,摇头道:“天不助我们,老石走了,孙少功成了组织部长,以后的常委会上……”
  张清扬叹息一声,没说话。在这种时刻,人想着的还是利益,这让他有些心酸。不过他并没有怪石磊,当自己听到噩耗时,不也想到了江洲的政治平衡吗?也许从政的人,心早就冷漠了。
  当天晚上,市委常委会的全体常委,政府副市长、市长助理以及直属机关干部、全体来到江洲市殡仪馆进行吊唁。只有一天的时间,关于石磊的死就传出了多个版本,有说他没有死在工地上,而是死在了情fu的身上;还有说他参与了梅河两岸的拆迁工作,那家拆迁公司实际上的背后老板就是他,他的经济上很不干净等等。

  这些传言是经郑蓬勃过滤后传给张清扬的,张清扬气得拍了桌子,但也无能为力。他相信消息传播得这么快,肯定与伍丽萍有些关系。自己在白天的会议上建议竖立石磊这个工作典型,她不同意,便想用这种方式恶心自己。
  又有传言称省紀委要对石磊展开调查,因此,接下来的两天,殡仪馆里再没有干部来看望石磊的家属,大家都担心自己被牵扯进来。仿佛躲瘟疫似的,在常委家属院里,有些干部到来他家门前都绕着走。
  当然,这也不能单一的去怪他们冷漠,紀委查案的确是从涉事人员周围亲密的人开始查起。官场中人人自保,谁也不想这事牵连到自己。所以在传言之后,没有人敢去看望石磊,就连电话也没有打给石磊的妻子。石家过去虽然说不上门庭若市,但来串门的干部也不少。现在却好,冷清得整个小院都显得阴森森的。
  办公室里,张清扬正在与常务副市长谈着明天要求市政府内所有处级以上干部全部参加石磊的遗体告别。项歌微微有些疑惑,他不明白张市长是真的放不下石磊,还是怎么回事。过去亲近石磊的下属也有不少,可现在人死了,听说还有经济问题,现在人人自危,哪有心思管石磊?

  他说:“市长,这个我看采取自愿原则吧,市委那边……”
  不等他说完,张清扬打断他的话,说:“无论市委那边怎么想,他是我们市政府的干部,我们两人就要带这个好头,我再说一遍,必须要求处级以上干部参加遗体告别,谁要是不去,就是和我张清扬做对!”
  项歌无话可说,点头道:“好吧,我马上安排人通知下去。”想了想,好似劝解地说:“市长,我听说今天上午市政府办公厅的刘淑姬去了殡仪馆,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大操大办……”
  “项市长,人无完人,也许石市长的确有些缺点。但是对于工作,对于党和人民来说,他做到了兢兢业业,我想这就足以引起我们的尊重,你说是吧?”
  项歌沉重地点头,这一刻,他仿佛才感觉到一直以来,江洲市的干部都没有真正的了解张清扬。
  见他点头,张清扬又问道:“你刚才提到的刘淑姬……是办公厅的干部?”

  “嗯,副处级文秘。”
  “我知道了,她……就还是不要去殡仪馆了,正处级以上干部去吧。”张清扬又补充一遍。
  “我会找她谈话的,”项歌明白市长的用意,只好主动接下这个苦差事。
  “明天,别忘了通知市局派去一些人马,维持治安。”张清扬又想到了什么。
  “市长想得很周到,我会联系孙建军的。”项歌点头离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