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梦:首次解密还原多重人格真实故事》
第18节

作者: 谭琼辉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7-08 10:13:02
  安东海洋洋得意地说:“我理解,我理解。要是你早认识我就好了,这种情况其实不复杂,我记住了电脑型号,呆会儿回去让人从县城发一些配件回来,升级以后,老毛病就解决了。”
  “太好了,安师傅,不瞒您说,我原本还打算扔了换台新的,看来这个钱您又帮我省下了。”吴晓彤兴高采烈,好像完全忘了之前刚刚接到安东海电话时的不快。
  安东海摆了摆手说:“没这个必要,电脑这个东西,更新换代太快,跟人的器官一样,总会老化的,但不能说老化了就得扔掉吧,所以说只要能用就尽量用,不然就算换了新机器,过不了两年又得换,多浪费。”
  吴晓彤很赞同他的观点,深有感触地说:“您说的倒也是这个道理,我何尝不想节约点。这次就听您的,只是太麻烦您了。”

  安东海好像很开心,由衷地说:“不客气,都是举手之劳,再说,你不是付我工钱了吗?”他这话逗笑了吴晓彤,吴晓彤笑的时候,脸上居然有酒窝。安东海忍不住多看了两眼,不禁思虑道,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才配得上这样的女人,又究竟是什么样的男人,会放着这样的女人不要而去外面鬼混?真是…太浪费了。
  他读书少,没想到用暴殄天物这个成语来形容,所以用了“浪费”一词,足以证明这个女人秀色可餐,是任何男人看着都会忍不住垂涎三尺的。可也正因为如此,他觉得她的老公不正常,至少是个不懂珍惜的混蛋。
  安东海在心里咒骂的这个男人正是陆天奇,就是那个在车祸中身亡的司机。只不过他没见过此人。这次来见吴晓彤,也是希望能找到关于陆天奇的一些线索,最好能看到他的照片。
  “安师傅,别忙活了,快吃点水果吧。”吴晓彤的声音打断了安东海的思绪,安东海的目光停留在果盘上,说:“谢谢,我还是吃根香蕉吧。”吴晓彤赶紧给他递了根香蕉,他三口两口就塞进了嘴里,还没完全吞下,又装作开始在电脑上忙活。其实这会儿心思已经完全跳了出来,想着该怎样继续跟她搭讪,才能获得更多信息,还能不让她产生怀疑。
  吴晓彤百无聊赖,坐在安东海对面的沙发上,随手拿起一本杂志翻看起来。
  安东海偷偷瞟了她一眼,发现她翻阅杂志的动作很快,完全是一副心不在焉的状态。他埋着脑袋,再次想到了车祸现场,想起了车祸中的两名死者,心底的疑惑更甚,为何这个家里没有一张她跟她老公陆天奇的合影,也找不到一张陆天奇的私人照片?
  这一切,都太令人费解。
  日期:2017-07-09 10:31:46
  4、文件夹里的艳照
  陆天奇是吴晓彤的丈夫,是一名私人司机,车祸那天,他正好跟老板在车里。老板叫陈丽,是崔志明的老婆。

  这些情况,安东海是从龙飞嘴里得知的。
  安东海没见过陆天奇,也没找到他的照片,所了解的情况仅此而已。他想方设法接近吴晓彤,正是为了找寻与陆天奇有关的信息,可奇怪得很,那个屋里除了她之外,好像根本就没存在过陆天奇这个人。
  那么,所有的疑团,就只有一种解释最为合理,那就是吴晓彤刻意将与陆天奇相关的东西都藏了起来。作为夫妻,出现这种情况又有两种可能,那就是,要么爱之深,要么恨之切。
  安东海能理解作为一个未亡人的心情,那种触物思人的感受经常会刺得他痛不欲生。
  可是,吴晓彤对陆天奇是真爱吗?
  安东海不会断然下结论,没有证据,一切都是空谈,何况这件事现在关乎到他的清白。
  深沉而绝望的夜色,像黝黑的眼睛,注视着苍穹下的六道镇。
  安东海怀着激动而又迫切的心情,将U盘稳稳地插进电脑,然后挨个儿仔细查看里面的内容,几乎把每个文件夹都点击到最里面,然而一无所获。
  他太失望了!
  刚刚燃烧起来的火焰瞬间又灭了。他双手捂着脸,内心不甘,却又无能为力。
  桌上台灯的灯光很刺眼,他双手在疲惫的脸上捂了许久,又用力揉着眼睛,长长地出了口气。
  不知什么时候,他居然坐在电脑前睡着了。
  一阵鞭炮声炸响,恍若平地惊雷,把安东海惊得一跃而起。他惶恐地望着空荡荡的房屋,耳边仍然是沸腾的鞭炮声。此时,鞭炮声已经响彻六道镇。安东海慌忙从电脑上拔出U盘,打开其中一个抽屉放进去,起身打开门,走到门外,这才发现大街上已经炸开了锅。
  安东海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祥的感觉浮上心头。

  他透过烟雾,果然看到了隔壁老马的照片挂在相框里。两边是挽联,上书:悲歌一曲伴云归,六道长留死后名。一人眠目如灯灭,轮回无憾到泉台。
  老马居然走了,在这个平常的早晨,没有一丝预兆就走了。
  安东海想起几天前还跟老马说过话,那时候老马看上去可是好好的,怎么说走就走了呢?他心里划过一道悲凉,怔怔地看着老马的遗像,心里五味俱全。
  “麻烦、借过。”有人从他身边挤过去,他像具雕塑站在那儿没动。
  安东海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灵堂前,这才发现身边全是稀稀拉拉的人。他木然地看着老马的遗像,跪地、磕头,然后脸色悲伤地出了门。死者家属认得他,纷纷还礼。他跟邻居很少搭讪,来为老马送别,不可否认,除了礼节,还因为对人世的伤感。

  一条活生生的命,说没就没了,换作别人,也许不会有他这样的感触,可他不一样,他经历的不一样。这么多年,那些沉重的往事在他心里都快被挤碎。
  他眼睛里没有泪水,泪水只在心里流淌。当他走出灵堂时,哀乐声起。
  “这也算是在为我送别吗?”他脑子里冒出这句话,猛地怔住,惶恐地转身,照片上的老马像正看着他,那双眼居然好像还动了起来。他揉了揉眼睛,再次望着相框里的照片,老马的遗像依然规矩地挂在那里。
  幻觉,又是该死的幻觉!

  以前,他大骂过后,都会感到心情沮丧,但这次不一样,居然自嘲地笑了起来。
  可是,他的心情仍然是低迷的,面对这种事,没有人能感到快乐。
  除非,除非是仇人!
  这个念头只在安东海脑子里停留了短暂的时刻,然后一闪而过。

  这一整天,安东海都无心工作,不仅是因为外面的哀乐声,还因为自己心情低迷。虽然偶尔有客人登门做生意,他也不得不接待,可就是期盼着这一天尽快过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