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551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搜魂之后,我却更加吃惊了,这小鬼的记忆中还真的没有前世和来工地之前的记忆,记忆里的那部分区间都是模糊的,无法探知,很明显是被人刻意抹掉了。
  不过它来了工地以后的这部分记忆倒是完整的,我清楚的看到了他当初寄身在那个小瓶子里,被一个穿着西装的男子抱来了工地,埋进了那个深坑。
  我将鬼物记忆中的画面放大,仔细端详起了端小瓶子这人。
  这个人到底是谁?他为何要害王氏集团,又为何要害代南州?

  看清那人样貌之后我倒吸一口凉气,连脊柱都微微冒着冷汗。
  日防夜防,家贼难防!
  我心里有点迟疑,不过为了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搞清楚,我还是敲响了代南州房间的门。
  “周易?你不是在招魂,这么快就完事了吗?”代南州开门见我到来以后很吃惊,一边说这话一边让我进来。
  “房间里只有你一个人吗?”
  进门以后我四下扫了一眼,对代南州问道。
  得到他肯定的回答以后我用道炁将整个屋子封锁起来,这样外人就听不到屋子里的任何声响了。
  “周易你怎么了?咋还神神秘秘的?”
  代南州对我的异样有些吃惊,话语也变得凝重起来。
  我在套房的客厅前坐了下来。点了根烟,正色道,“你跟我说说这个吴登科。”
  “这人是公司的元老,早在十几年前就跟着我舅舅打江山了,舅舅对他一直很倚重的,这人在公司也很有人望……”

  代南州或许是从我凝重的表情中觉察到了什么,转口道,“周易,你什么意思?难道说你怀疑吴登科?这怎么可能?”
  我笑道,“为什么不可能是他?”
  代南州一脸的笃定,“吴登科是公司元老,是舅舅的左膀右臂,这次开发楼盘他更是不遗余力的帮我,你没来之前他还因为积劳成疾住了一个多星期的医院,他对公司的感情是全公司上下有目共睹的!他绝不可能做这种事!”
  代南州是聪明人,这会儿他已经听出了我话音里的意思。
  我又抽了口烟,“这个世界本就充满了尔虞我诈,你最相信的人,或许也是你最大的敌人!”
  “周易!”代南州声音提高了一线,摇头道。“我不相信!那个邪物绝不可能是吴登科引来的,且不说吴登科是公司元老,跟我和舅舅都交情甚笃;而且他根本就不懂什么道法,怎么会用出这种阴狠的手段!”
  相处这么多年,代南州从来没有怀疑过我,今天能说出这样一番话,也从侧面印证了他确实对吴登科非常信任。
  可事实摆在眼前,容不得他不信。
  方才那小鬼记忆里,端着小瓶子埋到工地上的西装男子,正是吴登科!

  “南州,真要我拿出证据你才会相信我?”
  我能看出来,代南州非常敬重吴登科,所以我也没有计较他对我的怀疑,只是盯着他的眼睛,眼神灼灼道。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除非你能拿出证据,除非吴登科亲口承认,否则打死我也不信吴登科会害我、会害公司!”代南州沉默了一下,还是坚定的摇头道。
  “既然如此,那我就拿出证据。”我道,“你可知道搜魂印?”
  代南州不是修道之人,不过他却是个风水爱好者,当初读大学的时候就担任过学校玄学会的副会长,所以对这些术法之类的许多他也是有所耳闻。
  “我知道,是一种从魂魄中强制搜取记忆的办法。”代南州道。“而且先前听人说过,魂魄的记忆只能被抹掉,却不可能被更改!所以周易,只要你能拿出那小鬼确实是被吴登科埋到工地上的记忆,我就相信你!”
  代南州说到最后语调都有些颤音了。我能感受到,直到现在他也无法接受吴登科就是害他的凶手这个事实!

  我运用体内道炁,在代南州的脑门处一点,一股微不可查的淡金色气流这就瞬时钻进代南州的脑袋。
  搜魂印说白了就是从阴魂身上搜取的记忆魂魄,这东西如今对我已经不再有所用了。所以我刚才就将这小鬼记忆输入了代南州的脑袋。
  代南州对这种术法的运用非常惊奇,不过很快他的脸上就从惊奇变成了震惊,最后变成了不可思议和一脸的哀伤。
  诚如代南州所说,阴魂的记忆没有人能够造假,如今事实已经摆在眼前:当初请来这个小鬼的,就是吴登科!
  代南州满脸的震惊,呆呆的坐了好几分钟,才带着一丝悲怆,开口道,“怎么可能是他?这段时间,他都一直在帮我处理公司事物,这座楼盘没有他的贡献,绝对拿不下来,他为什么会这样做?”
  我拍了拍代南州的肩膀,被兄弟出卖的感觉很难受。“南州,想开点,都会过去的。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走吧,咱们一起去找吴登科。”
  根据种种迹象推断,吴登科只是个普通人,这只小鬼的背后,或许还有其他隐情,如果不彻查清楚,以后怕会后患无穷。

  代南州明显很受打击,身子像是一滩烂泥一样瘫软在椅子上,好久才缓过神来,不过脸上仍旧一脸痛苦,“我待他不薄,他为何要这样对我?他为何要这样对待公司?”
  我劝慰了好久。代南州这才将情绪慢慢平稳下来,本来经过这些年的历练代南州已经隐隐有些大将风范了,不过大概是因为这件事对他的打击实在太大,直到出门的时候他仍旧有些颓废。
  我们两个来到吴登科的房间门前,敲响了房门。
  吴登科刚才好像在跟谁打电话。看到我们以后瞳孔先是微微缩了一下,然后才露出笑容,对我们热情问道,“这么晚了,怎么,找我有事儿吗?来,进来坐。”
  我们依言走进了屋子,代南州一脸沉默,不过当吴登科把茶水递到我们面前的时候,他忽然发作了。“为什么?我对你不薄,为什么你要害我?”
  吴登科明显慌了一下,不过旋即便反应了过来,微带尴尬的笑道,“南州,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
  代南州一把拨开吴登科就要捂到他脑袋上的手,“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对不对?那个玻璃瓶不是你放到工地上的对不对?”
  “南州你说什么呀!我怎么会在工地上养小鬼?”吴登科笑道。
  我心里冷笑一声,这个吴登科当真是个老江湖,直到现在还在装傻!
  我反问道。“你怎么知道小瓶子里装的是小鬼?”
  “呃……这不是你说的吗?我,我哪懂这些,都是道听途说。”吴登科目光有些躲闪,说道。
  这段时间代南州之所以不顺,其实工地上的事情只是一方面;观他现在命宫暗红,他最近命途不顺还有别的原因。
  否则代南州好端端的又为何会被丨警丨察带走,说他签署合同的过程中存在违法行为?

  我冷笑道,“你还不承认?”
  “承认……承认什么?”吴登科这会儿已经没了刚才那股紧张,估计是吃准我在诈他,面色反倒恢复平常那般精明干练的样子,“我什么都没做,承认什么?周易,我知道你赚点钱不容易,不过要是用这种办法,就未免有点下作了!”
  日期:2017-03-01 06: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