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168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清扬点头道:“抵触情绪不敢有,我只是觉得省紀委只凭一封举报信,就对项市长进行调查,这不太公平。”
  “呵呵,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当初要查崔向前,不也是因为一封举报信吗?”
  张清扬摆手道:“那不能相提并论,情况不同。项市长送母亲到京城看病,这事我都知道,这怎么能和腐败挂上勾呢?马書記,您都想了解什么,还不如问我,我想我知道的比较全面。”
  “好啊,说实话,我明天就想去找你的,既然你来了,那我就问问。这件案子和你确实有些关系,项市长说为她母亲换肾准备的三十万,是你借给他的,对不对?”
  “没错,是我借的。”
  马書記点头道:“项市长没有说清这笔钱的来源,他说不知道你是从哪弄来的,张市长能否解释一下?”
  “这钱是我从家里拿出来的,”张清扬并没有回避。
  “家里?”马書記目光一疑,“张市长,以你的工资而言,这个……”
  张清扬笑了,笑得很无奈,他说:“马書記,也许您对我的家庭条件不太了解。我母亲在我从政以前,在双林省经商,不说多么富裕,但也有些家底,这三十万对我们家来说还不算难事。”

  “哦,是这么回事?”
  “马書記,您可以去核实。”
  “我会的,”马書記点点头。
  张清扬又笑着补一句,说:“当然了,要查我母亲的银行账户好像有些困难,原因……我想您也知道。”
  马書記点点头,“我明白,看来……也许这真是一次误会!”
  身为上头决策层的委员、组织部长的妻子,张丽的银行账户是受保护的,可不是任何人都有权利去调查,这需要上头决策层会议的批准,由上头的紀委进行操作。
  张清扬接着说:“项市长工作很认真称职,为人也很清正,正是因为这些,我才想帮帮他。就因为这件事有人写了举报信,我很怀疑此人的动机,建议省紀委好好查查,还项市长一个清白。”
  听了张清扬的话,史振湘满意地笑了,他当然知道张清扬的家底。而马副書記也点点头,不再说话。
  伍丽萍坐在沙发上,放下电话,一脸的阴沉,不由得抽出一支烟点燃。电话是方少刚打来的,他已经知道了伍丽萍所做的手脚,在电话里对她进行了严肃的批评。
  伍丽萍缓缓吸着烟,心思很乱。她没想到张清扬为了项歌会主动去找省紀委的领导,而且还坦白家中的条件,这是她的失算。本以为项歌接受调查以后,张清扬担心受到牵连,会与项歌划清界限,或者落井下石把项歌搞下去,提拔他自己的人。但张清扬比伍丽萍想象中成熟得多,他不会因为这么件事抛弃项歌。而且,他反过来支持项歌,更会令政府内的其它几位市长刮目相看,特别是石磊。正因为如此,方少刚发了火,一向稳重的他气成这样,可是不多见。

  “妈,你怎么又抽烟啊,都说抽烟对皮肤不好!”房门被推开,一位青春少女坐在伍丽萍的身边,拉着她不满地说。
  她是伍丽萍的女儿高雅芝,在市党校任教,刚刚得到了博士的证书,很有前途的少女,也是伍丽萍将来的希望。
  “妈闲着无聊,呵呵……”伍丽萍免强挤出一丝笑容,摸着女儿的头:“没和小文约会?”
  “妈,我……我想和小文分手,我们不合适。”提到男朋友,高雅芝低下了头。

  “不行!小文不是挺好的,雅芝,你就知道惹妈生气!”伍丽萍揉着头,心想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妈……”高雅芝眼睛红了,看见母亲劳累的模样,她真的不忍心再说下去。
  省紀委调查组偃旗息鼓,项歌对张清扬越发感激起来。他知道张清扬主动去找了马書記,更知道他曾经说过用他市长的位子来保下自己。不管张清扬的目的是为了什么,能有如此胸襟的领导,值得人钦佩。
  老实说当初省紀委找他调查时,他真的有一种错觉,也许这一切都是张清扬算计好的,他想借用省紀委的手除掉自己。可是他并没有一直糊涂下去,等反复想过以后,他便明白这是伍丽萍的离间之计。
  事发以后,他没有去找张清扬,也是想看看他的做法。事实证明,张清扬帮了他。项歌缓缓地品着茶,窗外射进来温柔的阳光,他知道自己应该想想如何站队了。伍丽萍与张清扬的明争暗斗已经白熱化,如果自己再不做出选择,那么也就危险了。
  项歌放下茶杯,站起身望着窗下的绿地,胸中已经有了主意。
  五一小长假之前,从國務院展览会工作小组又传出一个好消息,江洲同其它四座城市在工作小组激烈的争论中,终于通过了第二轮选拔。工作小组的领导决定,小长假之后,工作小组将在京城召开最后一次准备会议,把五座城市的市长请到京城做最后的陈述,然后投票选择。
  任何人都明白,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有不少城市的市长已经赶到京城找参与工作小组的领导汇报工作、拉拢关系。只有张清扬老老实实地呆在江洲,静观其变,不过他的神精却没有私毫的松泄。
  陈雅前几天又回了京城,这次不是探亲,好像是进行工作汇报。她整天神神秘秘的,在南海这几段时间经常与属下在一起,张清扬也没有问她在干什么。认识陈雅的时间久了,张清扬渐渐摸清了她的脾气。她觉得可以说的事情,你不问她也会主动和你聊起,但如果不能说的事情,你问了也白扯。别看她表面像个柔弱的小女子,但是一但涉及到与国家、工作相关的事情,她对任何人都很强硬。

  梅子婷摇摇头,柔声道:“这件事已经与我无关了,我相信你会处理好的,对吗?”
  张清扬点点头,不再问下去了。
  小长假以后,张清扬来到京城,将向上面领导、内务院东方红展览会工作小组与其它四位市长一同,做最后的申请报告。当天晚上,他与随从人员在京东宾馆召开了最后一次准备会议,就汇报文稿再次进行严谨的修改。吴和平、胡秀林等人都显得很激动。是成是败就在明天,这两个月的奋斗终于有了结果。
  会议结束以后,工作人员全都散了,张清扬留下吴和平、胡秀林,望着两人通红的脸,笑道:“怎么,是不是有些压不住了?”
  两人都有些惭愧,与张清扬的沉稳相比,他们的确有些过份激动了。吴和平说:“这是江洲的历史时刻,我太激动了1
  张清扬摆手,笑道:“能不能成功还两说,我劝你留着明天结果出来以后再激动!”
  “呵呵……”胡秀林为自己倒了一杯茶,说:“我觉得没问题1
  “难说啊,不单我们江洲有优势,可以说最后剩下的五座城市都符合要求!”张清扬长叹道。
  两人不再说话,心都提了起来。

  日期:2017-02-28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