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生的秘密》
第510节

作者: 小刀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种诡异的现象无疑是当时的僧侣为了逃避禁佛而做出来的假象。这样的话就更让人感到匪夷所思,这种浩大的工程是怎么瞒过当时统治者的耳目?而那种巨大的财力和物力又是从何而来?
  当年的那些僧侣们是面临着多大的精神压力在自己的偶像眼中敲入铁钉,又背负着多少压力将光明的神佛挪入黑暗的地下。
  我越想越深,激动地身体微微颤抖起来,恨不得马上就跑入地下,去看看这份非人间的遗迹。
  “差不多了。”我看看卢岩。
  卢岩点头,还没说话,洞中突然传来了隐隐约约的钟声。
  “晨钟暮鼓,早课开始了!”刘东西站起来,一脸黑灰,透着滑稽。
  “走吧!”我紧了紧腰带。
  原本我打算让小阚和王大可两人在外面等着,我们进去看看就出来,但是俩人死活不愿意。我也想到这地方有什么凶险还不一定,若真出了什么事失去联系,反而不美,于是便答应他们一并前往。
  合在外面看到的一样,洞里的空间并不大,有点像是地下室的感觉,一个小门开在东边,正是刘东西钻出来的那个入口。
  虽然是在地下,但周围却并不是很黑。我们从那个小门里钻出来,马上被眼前壮观的景象惊呆了。
  刘东西这人的叙述手法实在是单调得令人发指,他的描述和眼前宏大的场面比起来简直就是段意概括。
  眼前是一片迤逦向下的建筑群,从我们的位置看去怕得有上百间之多。因为所有的建筑都缺失了二层以上的部分,所以在那些宏伟大殿的遮挡下究竟还有多少房屋没有看到很难估计。
  红黄的烛光从无数门窗中透出来,伴着袅袅青烟,如同带有魔力的燃料,将整个空间染得神秘无比。浑厚而又悠扬的诵经声从远处传来,从我们的耳膜震撼入心,令人无法兴起一点邪念和妄想。

  我们几个人中只有卢岩不为所动,这老妖怪什么诡异的事情都见过,眼前的事情对我们是震撼,在他那里只怕是乏味的很。
  “这是什么经?”卢岩皱着眉毛自语。
  我有点蒙,像我这样的外行人,听什么经感觉都是一样的,就像是很久以前流行的唱经,我老是听着是在唱没感觉没感觉。
  “你懂多少经还这么问?”刘东西开始找事了,在他眼里,他卢岩祖宗天天装的可以。
  卢岩没理他,王大可却很认真地思考着说:“不知道,我从来没听过。”
  小阚懂这东西,听说她早逝的奶奶是个居士,她从小就跟着奶奶抄经听经,种种拗口的佛经张嘴就来。
  “有些像是梵文,但又不同,我听不出来……”小阚摇头。
  “梵文?我听着像鬼叫!”刘东西在边上找事,说完这话却突然脸色一变,“娘的,好像真是鬼叫!”
  刘东西说的鬼叫是有来历的,他曾经给我讲过。有一种文字是专门写给鬼看的,一般道士用的很多,这种文字一般解释成只有文字,没有读音,使用的时候也是画出来跟鬼沟通。但是他却曾经听过有人念这个东西。
  那人是他的一个知交好友,也是个盗墓贼,祖上几辈子都是道士。刘东西有会从地下摸了个玉枕,上面刻满了不认识的文字,正好这家伙有研究,就拿去给他看。那人一看之后面色大变,让他赶紧备上大礼若干,将玉枕老老实实送回去。
  照刘东西的性格,吃到嘴里的肉哪有吐出来的道理?当然是不答应,那朋友见他固执,也不多劝,给他一张符把他撵了出来。
  刘东西虽然不愿还玉枕,但也不想吃亏,所以还是老老实实将符带回了家,按照朋友的要求睡前沿着笔画看了九遍,放在了枕边。
  晚上就出了怪事,半夜的时候,刘东西突然被一种古怪的声音给惊醒了。那声音有时尖锐有时浑厚,但都不像是人嗓子里发出的声音,倒像是一只凶猛地野兽在戏弄一群老鼠。
  虽然吓出了一身冷汗,但刘东西也是久经考验的专业人士,躺在床上一动也没动,偷偷睁眼去瞧。

  这一看却要了老命,之间他那朋友不知什么时候进入了他的房间,正抱着那个玉枕嘴里念念有词,看那样子比见了鬼还吓人。
  刘东西不敢轻举妄动,在床上哆嗦了一会看那人抱着玉枕起身要走这才急了,翻身下床大喊一声,**你干什么?
  那人受了惊动,翻着白眼缓缓回头看了他一眼,咕咚一声翻倒在地上。
  刘东西又掐人中又扇嘴巴子的一阵忙活,还没忘了学着电影里的样子把那符贴在玉枕上。

  忙活了半天那人才悠悠醒来,看到刘东西自己先吓了一跳,听刘东西把刚才的场面一说,连呼大意。
  原来这家伙半夜睡不着,想来找刘东西喝酒,到了门口突然童心大起想偷偷溜进去吓一下刘东西。谁知捅开门锁进来之后看到那个玉枕就再也挪不动道,后来的事情自己就不知道了。
  当时那人嘴里念的,就是就是那种给鬼看的文字,也就是刘东西嘴中所说的鬼叫。
  当时刘东西把这段往事讲给我们听得时候我们曾经试图给作出解释。大约就是这种文字和符咒都是通过特殊的笔画走向来对人催眠,鬼文如此,符字也是如此。
  其实白天的时候两人就已经被玉枕催眠,刘东西在睡前看了那九遍符字却恰恰解开了玉枕的催眠,而那个朋友虽然久行此道,却不知其中道理,无意中中了那玉枕的道。

  那上面的鬼文催眠的内容应该就是看到这玉枕的人要马上把这玉枕送回墓穴之中,至于有没有送过去之后就陪着墓主人唠嗑别回来了之类的内容,我们就不知道了。
  想起这段往事的原因就是这种鬼文可以催眠,而此处的诵经声中就夹杂着这种鬼文,那么是不是可以说此处的人们都已经被催眠,所以才会长居此地下,终日礼佛?
  更严重的问题是这种文字可以对人催眠,那么声音是不是也有同样的效果?
  我还在考虑着这个问题,刘东西却已经从皮带上割了两块皮子沾了水塞到耳朵里。这时他们盗墓人常用的堵塞身上孔窍的办法,生牛皮泡水会膨胀,比泡沫橡胶塞堵得还严实。
  “别愣着了,赶紧都塞上,要不一会着了魔我可不管你们!”刘东西虽然刻意压低了声音,但是声音仍然很大。一边还割了两块皮子要给王大可塞上。
  我赶紧冲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刘东西马上反应过来闭上嘴。王大可一抬胳膊架住他的手,自己接过来塞到耳朵里。
  虽然听起来似乎耸人听闻,但我们还是照着刘东西的样子塞了耳朵。周围一下子清静下来,虽然没了被催眠的危险,但是我们之间的交流也只能靠手势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