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死人开口说话》
第214节

作者: 阿良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范炎炎心非常疑惑,一个人怎么可能利用别人有心脏病的这一点来进行杀人?算真能利用这一点,当时的情况来说,那也是欧阳雪琪的嫌疑最大啊!怎么能怀疑到夏杰的头呢?要知道袁双燕死亡的瞬间,夏杰已经被送到了4楼的药品储藏室了啊!当时只有欧阳雪琪还跟袁双燕一起呆在5楼!
  不过,算范炎炎这样疑惑,他也不敢把自己的疑问提出来,因为他怕惹怒这个脾气暴躁的老奶奶,他只能将所有的疑惑都压在心,面对情况如此错综复杂的案件,他的脑子一点也不够用,他决定把老奶奶的话好好的记下来,等回去告诉张镇之后,再让张镇来好好的分析一下。
  老奶奶沉默了片刻,又说:“好了,我把我知道的基本都告诉你了,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范炎炎想了一下,然后认真的回答说:“我需要法庭为被告人辩护,所以需要一些证据,您能给我吗?”
  老奶奶直视着范炎炎的眼睛,问:“你想要什么证据?”

  范炎炎说:“您刚才不是说袁双凤在收集能证明夏杰有罪的证据吗?我想要她收集的证据,只要能把那些证据给我,我能告发夏杰,为你的两个孙女报仇伸冤!”
  老奶奶却是缓缓摇头说:“如果那些证据有用的话,警方也会相信袁双凤的话,夏杰早被抓进监狱去了,我的两个孙女也都不会死!”
  范炎炎一时有些紧张,他又问:“不管怎么说,还是把那些证据都给我吧,这样我们的胜算也会更大一点,夏杰才更有可能接受法律的制裁!”
  老奶奶再次摇了摇头,淡然回答说:“我已经把它们都烧掉了。”
  “烧掉了?”范炎炎顿时大惊。
  “是的,烧掉了。”老奶奶淡然的重复了一遍。
  范炎炎疑惑的问:“你把它们烧掉干嘛呢?”
  老奶奶说:“夏杰很聪明,他很好的隐藏了自己的身份,袁双凤收集的那些证据根本不会得到承认!无法证明罪人有罪的证据不是证据,留着也是多余的,所以我把它们都烧掉了。”
  范炎炎顿时无语了,本来他还以为找到这个老奶奶之后,这个案子会有转机,毕竟袁双凤生前收集了一些证据用来控告夏杰!但没想到这个老奶奶看到她的孙女都死了而夏杰仍然逍遥法外,一气之下竟然把证据都烧了!这可怎么办呢?没有证据的话,光凭这老奶奶的一面之词,法官也是不会相信的啊!
  范炎炎不死心,于是又问:“那除了袁双凤收集的证据,给我一些其它的证据也可以!如说她们平时写的日记什么的,只要是能指向夏杰有罪的东西都可以!”
  老奶奶摇头说:“没有那样的东西,她们姐妹两人一向做事谨慎,做事都不会留下任何痕迹的,日记这种只会暴露自己的愚蠢的东西,她们都没有记过,她们死之前也没有留下任何遗书或者声明。”
  范炎炎顿时头大了,什么证据都没有,光凭老奶奶的一面之词,也不可能直接控告夏杰啊!他想着不能白来一趟,于是拿出了随身携带的笔记本对老奶奶说:“那我想记录一下你说的话,可以吗?”

  老奶奶点头说:“当然可以,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二审之后,我要看到夏杰进监狱!我已经把这么多有用的线索告诉你了,如果这样你都无法胜诉的话,那你这个律师还是不要当了!”
  听了老奶奶的话,范炎炎也是相当汗颜,他并不是什么律师,只是一个法医而已,而且他也并不认为老奶奶告诉了他什么有用的线索,当然这些话他只能在心想想,他可不敢当着老奶奶直接说出来!
  于是范炎炎便拿出笔记本开始把老奶奶刚才跟他说的那番话记录下来,老奶奶也在旁边点拨,让他准确无误的把自己的话写下来。过了不久,他写好了老奶奶刚才的话,一份口供这样完成了,这是这位老奶奶的口供,虽然范炎炎自己也没什么把握,不指望这份口供能发挥多么大的作用,但他还是把它保留了下来,准备带过去给张镇看看。
  这次的造访这样结束了,范炎炎本来还记录了袁双燕家里的电话号码,结果没想到这次的造访这么顺利,虽然他觉得他并没有得到什么特别有用的线索。他离开了老奶奶的家,临走的时候老奶奶还特意嘱咐,一定要证明夏杰的罪行,一定要把夏杰送进监狱,他也根本不敢有半点异议,忙不迭的点头答应。
  走出了老奶奶的家,范炎炎又往市区的方向赶去,因为老奶奶的家在城郊区,所以他要见到张镇,还必须先回到市区才行。
  范炎炎是坐出租车来的,城郊离市区还是有一定的距离,他想要再乘坐出租车回去,却是看到过往的路都没有车辆。此时已经临近黄昏,他感觉肚子都有些饿了,今天忙碌奔波了一天,他的身体也很是疲乏,他想要加快脚步快点回去休息,而脚下的步子却怎么也快不起来,只能慢吞吞的往市区的方向走着。
  突然,一辆黑色轿车驶入他的视线,他也是顿时开心起来,急忙冲着那辆轿车挥手大喊:“师傅!能捎我一段吗?”
  那辆轿车直接在范炎炎面前停了下来,范炎炎拉开车门坐了去,对司机笑着说:“师傅,能带我去市区吗?我会付给你路费的!”
  司机什么话也没说,娴熟的挂挡轰油门,开着车载着范炎炎绝尘而去。
  这时,范炎炎突然注意到这个司机带着面罩和墨镜,让人完全看不到他的容貌,他心也是不禁产生了疑惑,虽然现在还没到夏天,但也气候也已经没那么冷了,这个司机有必要全副武装到这种地步吗?
  算了,不该自己管的事情不要多管,范炎炎心这样告诉自己,他又看向窗外,手拿着刚刚从袁双燕的奶奶那里整理过来的口供,盘算着等见到张镇之后该如何把自己今天查到的事情告诉他。
  然而,范炎炎很快察觉到了不对,因为他看到这辆轿车行驶的方向并不是前往市区,而是朝着更为偏远的郊区行驶了过去!

  范炎炎疑惑的问道:“师傅,你这是去哪儿?我要回市区啊!”
  却见那司机目不斜视,仍然直直的看着前方的道路,仍然驾驶着轿车直直的向前行驶,像没听到范炎炎的话一般。
  范炎炎有些着急了,又问:“师傅,是不顺路吗?如果不顺路的话放我下去吧,我自己走路过去,不麻烦你了!”
  然而,范炎炎话音刚落,他只听“唰”的一声,一道寒光在他眼前一闪而过,等他再度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看到一柄锋利而寒冷的匕首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顺着匕首向前看去,那是那个司机的手,司机不知从哪儿掏出来一柄匕首抵在了他的脖子!

  范炎炎心顿时慌乱起来,他不知道这又是什么情况,刚才遇到的那个动不动拿枪指人的老奶奶不说了,怎么现在随便在路边拦下一辆轿车,司机都可以拿出匕首来架着他的脖子?
  日期:2017-08-25 06:3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