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410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在这个时候,公司又来了一批人,其中有一个是王开宇,他的身边,还有一男一女,看年纪应该是王开宇的父母。
  来人进来气势汹汹,一进来便冲着王承泽爸爸过去了。
  “王翰飞,你儿子干的好事,差点弄死了我儿子,你今天必须给我个说法。”
  看了一眼身边的齐语兰,她对我笑笑,明白了,齐语兰安排的。
  王开宇不管怎么说也是王家人,王承泽这样折磨王开宇,没问题,只要保守住秘密,不被人抓到把柄,就算王开宇父母知道这件事,也会当不知道,他们害怕报复,并且口说无凭。
  现在,王开宇救出来了,王承泽也死了,王开宇家一定要讨个说法了,要不说不过去,并且这件事情王承泽确实做得过火,这个时候再说王开宇对王承泽下黑手也没意思了,因为王承泽已经被我弄死了,王开宇就在眼前,是实实在在的,他受到的非人虐待,都看得到。
  王承泽的爸爸王翰飞说:“王宏义,你少血口喷人。你儿子出事跟我儿子有什么关系。”
  “是啊,二哥,你不要乱讲话,现在承泽都去了,积点德吧。”

  王宏义,王开宇的爸爸冷笑两声,他转身把王开宇推到前面来,王开宇洗干净了。骨瘦如柴,他坐在轮椅上,脸特别的白,一点血色都没有,看起来精神很萎靡,知道的这是被虐待,不知道的还以为得了什么病呢。
  王宏义说:“看看我儿子,被王承泽那个畜生关到现在,折磨的不成人形,要不是有人救他出来,他就死在牢里了,王承泽死的好,他不死,我儿子就死了。”
  听到这话,王翰飞火了,忍不了,自己儿子死都死了,还被人说死的好,这口气怎么能忍。
  王翰飞冲过来抓王宏义,王宏义不甘示弱,两个人扭打在一起,旁边人拉架,可都是拉偏架的,王宏义这边有好几个人。都加入战斗,王翰义这边算上自己,只有三个王家人,找来的混混没敢动,因为我一直盯着那个流氓头头看呢,一边看我一边笑,笑的那个流氓头头心里发慌。
  “对方有枪,层次太高,不能惹,王家这边势力也大,拒绝就得罪了,怎么办?”
  “算了,得罪王家就得罪王家吧,这个董宁让我害怕,虽然看起来不怎么出彩,可是他看向我的眼神,跟看死人一样,这种人不能招惹,要不,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短短几秒,流氓头头有了决断,他抿起的嘴,代表他的决心。

  哭天喊地的声音响了起来,好似闷雷炸开,王承泽的妈妈往回跑,双手抓住流氓头头的衣袖。
  “你们在这里傻站着干什么?动手啊!”
  流氓头头看了我一眼,轻轻的摇了头。
  王翰飞那边已一败涂地,被人按在地上打。
  “我们王家没给你钱吗?”

  王承泽妈妈急眼了,对着流氓头头大吼。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这人就干这种活,今天砸了。以后有没人找他,所以,这个人该如何选择呢,是跟我们硬碰硬,还是抽身世外。
  王宏义带着的人没停手,打个不停,王翰飞被打的直叫,他还能叫唤说明打的不重。真要下死手,他早就不吭声了。
  除了动手的人,其余的人都望着流氓头头。
  现在这种情况,必须要做一个决定啊!

  流氓头头说:“钱,我还回去。”
  这话一说,这头头也混不下去了,还钱这话都说出来了,摆明了不敢得罪我们。认怂了。
  王承泽妈妈指着流氓头头,说:“好!好!”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留下来没什么意思,流氓头头说一声走,人都跟着走了,不过流氓头头这样做,算是自己砸招牌了,估计手底下的人也不会服他。
  王承泽家人看到这些人离场,眼中露出了绝望,来时气势汹汹,一定没想到马上便从天上落在了地上。
  王宏义这边打的也差不多了。
  我说:“好了,差不多可以了,你们王家的事,你们回去自行解决吧。”
  王宏义看了看我,点了点头,他表面上不敢造次,实际上心里面对我没有多少尊重,尊不尊重无所谓,王宏义越混蛋我越高兴,为了王开宇,他要在王家大闹一场,这样,王翰飞便不会来找我的麻烦。
  王宏义也走了,王开宇没说几句话,看我的时候不多,眼神很克制。
  王开宇不是什么省油灯,别看我救了他,他可不会感激我,没准把自己受虐这事怨在我头上。

  王宏义打完,推着王开宇也走了,王承泽妈妈查看了一下王翰飞的状况,大哭起来。王翰飞从地上爬起来,脸色铁青,不过脸上都是血,看起来挺恐怖的,他一声不吭就往外走,这是受刺激了,没了面子,所以憋着不说话。
  王承泽妈妈紧跟在后边,她也不敢哭的大声,一边抹眼泪一边跟在王翰飞的屁股后面。
  我心里微微一叹,王安容根本没放在这两个人的眼中,王安容,真够可怜的。
  从我身边经过的时候,我说:“等一下。”
  王翰飞神色不善的盯着我,眼睛往外喷着火,儿子让我杀了,要是齐语兰刚才没开枪,我估计王翰飞会冲过来找我索命,刚刚又吃了那么大一个亏,这气自然是不顺了。
  我知道也理解,我也不想跟王家有什么瓜葛,我说:“王安容的事情,希望你们能听到心里面去,从今天开始,她跟你们断绝关系,不再往来。”
  这句话一说,王承泽父母停下了脚步,王翰飞没说什么,嘴唇哆嗦了一下,看了一眼王安容,不过他看到的是王安容冷漠的眼,王翰飞别过头去,轻轻一叹,他脸上的鲜血好像纹身,王承泽的妈妈则大声对我吼道:“凭什么,她是我的女儿,她是我生下来的,凭什么断绝关系。”
  断绝关系确实让人难以接受,不过,这是必须要做的事,这是王安容的心,是她活下去的动力。

  我说:“为什么你们心里清楚,别逼我说出来,那样对王承泽不好,对吧,这一切,你们都心知肚明,可是没有阻止,对王安容的伤害有多大,你们想过没有,所以,你们根本不配当她的父母,为了彼此,还是放手吧,反正你们也从来没当她是你们的女儿。”
  王承泽的妈妈不服气,还想说些什么,却被王翰飞给拉走了,四个王家人,身穿白衣,慢慢的走出了公司,没有之前的嚣张气焰,看他们的背影,有些落寞。
  儿子没了,女儿也没了。
  不过,我没有半点的同情。

  活该!
  两拨人走后,公司里只剩下了最后一拨人,那些依附王家的人,大家立场问题,我不怪他们,他们跟着王家干活,赚那一份钱,人为了利益。无可厚非。
  日期:2017-02-28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