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409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原来如此,这里面暗藏杀机,这应该是王家自作主张的安排,我杀了王承泽。他们想杀我偿命,没问题,很公平。
  这个流氓头头也是个人物,这样的活也敢接,真以为自己是土皇帝,王家没错,能走丨警丨察的关系,可是这事牵扯到特勤,我要真死在这里,这个流氓混混别想活了。
  越来越近了。
  齐语兰掏出了手枪,举起,砰!枪响了。
  王承泽妈妈一下子站定了,身子一抖,差点摔倒在地,除了她,剩下来的那几个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们是猛,是敢打架,可是枪他们平时哪里见过。
  枪响之后。

  那个流氓头变了脸色,他心里说:“坏了,对方是个当差的,早下手,我不信她敢开枪,当差的都是做样子。”
  “上!”
  流氓头子吼。
  急眼了这是,为了点钱,找死这是。
  有老大撑腰,下边人胆子自然大,老大让砍人,他们就敢砍人,当小弟的脑子都不太好。
  “谁敢!”

  刚要动,齐语兰清喝一声,枪头对准了人,刚刚那一声响,还是挺有威慑力的。
  不仅如此,齐语兰这话一说,那两位开车送我们过来的特勤往前一步,两个人人高马大,目光不善,块头加上神情,一般人不敢造次。
  枪口,加上壮男,倒是威慑到了那帮人。
  王承泽妈妈倒是不敢往前,可是她敢撒泼,她一下子坐在了地上,大哭起来,“杀人偿命,我的儿子被人杀死了,却没给说法,冤啊!”

  齐语兰拿着手枪对着人群,那些人默默的往后退。王承泽妈妈在前面哭,哭的那叫一个伤心,我默默看着她表演,我看到齐语兰的示意,她的意思是我可以说话,什么时候说,说什么,我自己决定,齐语兰只用做好一件事就可以,那就是控制好场面。
  王承泽的妈妈继续说。突然,她看到了白子惠,她坐在地上,指着白子惠说:“你个丧门星,贱人,你害死了我儿子,你们一对*夫**不得好死。”
  我一下子就火了,我只想上去给她一巴掌,白子惠抓住了我,说:“董宁。别生气,让她骂吧,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白子惠的话不知道触碰到王承泽妈妈的哪根神经,她骂道:“臭不要脸,什么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你们陆家求着我们,非要把你嫁到我们王家来。”
  白子惠缓缓说道:“你也说了,是陆家让我嫁,这件事情问过我的意见没有,我难道自己不能做主?我白子惠从始至终都没有同意,何谈结亲,这事知道的人很多,你想颠倒是非,只怕不能。”
  王承泽妈妈脑子一热,什么都说,但是真要说的有理有据还真不容易,况且白子惠站在她面前,王承泽妈妈也心慌。
  “你...杀了我儿子!”
  思来想去。找不来什么话反驳,只能转移到我身上。
  我往前迈了一步,我说:“没错,我杀了王承泽,不过,你不会不知道王承泽想杀我吧,他死之前的一天,派了四个人来,荷枪实弹,身上穿着防弹衣。手上拿着枪,黑夜之中,他们要致我于死地,我运气好,躲过一劫,可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是王承泽要杀我,当时,我还视他为生意伙伴,哪知道隔天。王承泽邀请我去他家赴宴,到了王家别墅,进去之后,我才发现是个局,有人拿着枪在屋里埋伏我,屋外还有狙击手,我后背有枪口,狙击枪打的,我腿上也有枪口,冲锋枪打的。王阿姨,你可不可以回答我,王承泽为什么要杀我,为什么把你请出了别墅。”

  王承泽妈妈刚说了一个我,我抢过话头,说道:“王承泽要杀我,难道我就坐以待毙等着他?他找了十多个人杀不了我,难道我等他找一百个一千个人来杀我,没错,我就是杀他了。我用刀杀的他,划过了他的喉咙,血喷了一地,不仅仅是他,想杀我的那十几个人都被我杀了。”
  这一番话我说的还挺困难的,不过效果不错,说完了,都安静了,事实很震惊,我董宁不仅仅杀了王承泽,还反杀了十多个人,并且这些人还是武装到牙齿的人。
  震慑,是我要的结果。
  这些流氓现在应该还不知道自己卷入什么麻烦之中,这番话让他们认识一下,到底面对的是什么人。

  果然,我这一番话说完,流氓头头明显的畏缩了,不用听他的心,目光扫过去,他便低下了头,不敢跟我对视。
  我想他听出来我说的是真话,不是骗人的。
  王承泽的爸爸走了过来,把王承泽妈妈拉了起来,他目光很冷,盯着我缓缓的说:“你让我绝了后。”
  我轻轻一笑,说:“是吗?”
  本来我就有跟王家好好说一说王安容的事,现在我觉得正是时候。
  王承泽爸爸比王承泽妈妈沉得住气,应该也是个狠角色,这样的人,在王家都重用。
  王承泽爸爸说:“你什么意思?”

  我笑笑,说:“我没什么意思,只是觉得你这句话有问题,要不然,在王家,儿子才算人,女儿不算人是不是。”
  说完,我回头看看,王安容一直站在后面,被人所挡住,加上这些人重点在我身上,竟然没注意到她。
  王安容走到前面来。
  王承泽的妈妈说:“安容!你怎么会跟这种人在一起。”
  我看到王承泽的父母都挺震惊的,看来真的不掌握这个情况,大概王承泽跟他们说已经找到了妹妹,结果没想到王承泽被我弄死了。
  王安容拿着本,在上面写字。
  “我继续在家里,我早就死了,跟你们口中的这种人在一起,我才活着。”
  王承泽的妈妈说:“安容,你怎么说话呢,我是你妈妈。”
  我笑笑。说:“难道她说的不是事实吗?她在那个家里面,她还能好好活着吗?”
  王承泽妈妈指着我,说:“董宁,你给我女儿吃了什么药,安容,你给我过来,跟我回家,这个人杀了你哥哥,不要跟他在一起,他是你的仇人。”

  王安容在本子上又写了一段话。
  “他不是我的仇人,他是我的恩人,他杀了王承泽,他救了我,我跟你们没关系,你们生下了我,可是根本没有把我当女儿,今天我说明白一些,我跟你们断绝关系,以后,桥归桥,路归路,我们互不相干。”
  王承泽的妈妈看完了字,说:“安容,你疯啦,不教训你不行了。”
  说着,王承泽妈妈便往前走,要拉王安容。
  齐语兰举起了枪,让她冷静下来,王承泽的爸爸说:“这是要干什么?”
  他身后的人也说起话来,一个是王承泽爸爸的弟弟。另外一个是弟弟的儿子,我说:“没别的意思,正好你们在,通知你们一声,王安容跟你们以后一点关系都没有。”
  王家人脸色铁青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