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549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仅如此,阴气还顺着我胳膊上的皮肤,往体内经脉渗透。很快。我便感觉体内传出一股冰冷寒意。
  我静下心神,没着急将其驱逐出去,而是默默的感受了一下。
  这股阴气气流并不庞大,大概相当于人类识曜初期修为,而且也不甚纯净,夹杂了很多杂质,起码比起尸阴宗那里的阴气差得多。
  这种数量和质量的阴气根本不足以对我的身体产生任何伤害,所以我静静的站在那里,默默的任由那些阴气在我的体内游荡,沿着经脉流转。
  阴气这东西极为尖锐,对于突破修为,提升境界有些效果,不过以我此时识曜大圆满的修为,这些杂乱的阴气对我帮助不大。聊胜于无而已。

  在我的体内运行一周天后,这股阴气便被我身上的道炁完全同化吸收。我吐了口气,恢复了先前动作,将方才铁铲里挖的泥土抛了上去。
  “吓死我了周易,我还以为你出事了……刚才什么情况?”方才那灰雾出现之时,代南州便惊慌起来,此时见我终于有了动作,他这才心有余悸的连声询问。
  我摆摆手,冲他露出个微笑,安慰道,“没事,现在我差不多已经确定问题出在那里了,应该跟这个土坑有关系。”
  宅眼这种风水关键节点上冒出这么强烈的阴气,说明这处节点已经出了问题。既然这里出了问题,那这处风水自然无法吐故纳新,流转循环。
  代南州听我这么一说,脸色明显舒缓了几分。倒是他身边那个吴登科,脸色有点奇怪,吞吞吐吐的对我问道,“周大师,这个土坑有什么问题?”
  我摇摇头。“过会儿就知道了。”
  说完,我催动道炁,继续开挖,一切就如刚才一样,随着我手上的动作,总会有阴气顺着铁铲传遍我的全身,而且随着土坑的深度越来越深,里边的阴气也变得越来越浓厚。
  我伸手在空中一划,空中就隐隐出现了一层浅白色的光幕。
  随着越来越多的阴气从这个土坑里散发出来,这个土坑周围也变得越来越危险,虽然这些阴气不足以伤害到我,不过却足以伤害到代南州和吴登科,所以我用体内的道炁将土坑周围包裹起来。
  与此同时,我仍然同刚才一样,每挖一下就消化一下其中的阴气,一来这样对我的修为有那么一点帮助;二来也是为了防止这些阴气再从坑中逃逸,出去害人。
  随着挖土过程的不断进行,面前的尸气和阴气也变得越来越浓重,不过与此同时,还隐隐出现了一丝细若游丝的龙气!
  看来先前的推断并没有错,这宝地的一丝龙气正是被什么东西强行遮盖住的。现在看来,遮盖此地那一丝龙气的正是这股子阴气!
  大约挖到一米多深的地方,我的铁铲忽然碰到什么坚硬的东西,而泥土里面的阴气也一下变得前所未有的浓重!
  我没再继续深挖,而是抽出手里的铁铲,四下扒拉几下,清空表面的虚土之后,便有一个小木匣映入眼帘。

  小心翼翼的拿起这个小木匣。拍干净上面的泥土,此时我又感应了一下,地下的龙气开始变得更加浓郁,而之前的大股阴气却变得细若游丝。
  很明显,刚才压制这地脉中那一丝龙气的正是这个小木匣!先前祸害的几条人命,应该也是这东西在作祟。
  我小心的将这个小木匣用道炁完全包裹起来,对着代南州笑道,“找到了,罪魁祸首就是它!”
  代南州一脸惊喜,“你找到问题症结了?”

  我点了点头,代南州这下终于开心了起来,抓着身边的吴登科都要跳起来了,吴登科有点发懵,好半天才笑了出来。“太好了周大师,那现在怎么办?”
  我带着小木匣爬上土坑,用最快的时间在地上布下了一个镇压鬼物的简单阵法之后,这才敢将小木匣放到地上。
  代南州和吴登科都是普通人,不懂术法,为了防止一会儿邪物出来伤人,也由不得我不谨慎。
  做好这些之后我默默催动体内的道炁,缓缓打开了眼前的小木匣。

  我们三个都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显然都很好奇这小木匣里到底装着什么。
  答案很快揭晓了,木匣之中装的是一个小玻璃瓶,里边有一点油状液体,还有几根毛发。
  代南州一脸不解,“咦,周易。这是什么?”
  我打开小瓶子,里边隐隐传来一股子尸臭味和浓烈的尸气。
  别人或许会不认识眼前的东西,不过我却能一眼认出来,“这是尸油。”
  早在念书的时候我就亲眼见过那个邓蒙教授炼制婴儿尸油,这会儿我岂会认不出来?
  代南州不懂风水,疑惑道,“尸油?这里怎么会有尸油?还有,这块地方的风水难道就是这尸油给祸害了?”
  刚才下去挖这东西的时候我的心里就对此有所猜测,看到小瓶子里的尸油更加印证了我的想法。
  此地本是吉宅,住在这里可以福延子孙,但若在这地方的宅眼处埋上这种鬼物,便会阻断风水流转,使得吉宅转凶,煞气外溢。
  代南州的一系列倒霉事也都是如此才摊上的。
  不过事情到这里。我心里仍旧有些存疑,这个害人的手段并不高明,而且现在看来这鬼物修为也并不高,为何那么多风水大师来看过了,全都摇头说解决不了?
  还有,这小瓶子不会无缘无故的跑到这里,到底是谁跟王氏集团有这么大仇恨,一定要下此毒手?
  这些疑问追究起来似乎没什么头绪,但只要找对方法,实际上也不算难。
  这个小瓶子里装的尸油和毛发等物,明显是豢养小鬼的路数,而从先前那浓烈的阴气来看,这小鬼此时显然还寄身在这小瓶子内,只需将其召出,搜魂索魄,拷问一番,不难得到答案。
  我把事情的情况简单给代南州二人说了一遍。听完前后端由。代南州立即气不打一处来,跳脚骂道,“是哪个仆街佬这么狠毒!周易你能查出来吗?老子一定要弄死他!”

  一向还算儒雅的代南州都开始骂人了,可见他此时心底有多么愤怒,不过他一旁的吴登科对我的话倒是有点不以为然,“这个小瓶子既然能对此地的风水产生这么大的影响,相信一定很厉害,先前那么多工人都受伤了,周……周兄弟你怎么一点事都没有?”
  我摇摇头道,“这东西道行不深,自然伤不到我。”
  刚才小土坑里散发出来的那股子阴气虽然对我不会有任何伤害,可是对普通人来说绝对是致命的。刚才若不是我用道炁将小木匣包裹起来,相信这会儿眼前的代南州和吴登科也早就一命呜呼了。
  吴登科仍旧一副怀疑的模样,张口还想再问什么,但一旁的代南州却伸手制止了他。
  代南州跟我是老同学,见我解决这方面的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自然对我的话无条件信任,他笑着对吴登科道,“吴哥你是没见识过周易的本事,处理这种事情。他可是个行家!”
  说着代南州这又拍拍我的肩膀,正色道,“周易,这事我可就全拜托你了,一定要帮我找到那个罪魁祸首。要不然,就算找到了问题,我这里也不敢开工,谁知道还会再出什么幺蛾子。”

  日期:2017-02-28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