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599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贾爱军冲他随便摆了一下手说,你先说说看。
  庄力欧于是分析说,这浦和区里,恐怕很多事情到最后还得过区委书记秦书凯那一关,我的意思是,如果贾总的老丈人能亲自出面说句话,说不定秦书记能给贾总二分薄面,官场上的相互利用都是心知肚明的,就算是秦书凯说不定以后也有用得着你家老爷子的地方,我相信这点小事,只要你家老爷子肯屈尊找秦书记要下这个人情,秦书凯必定还是会给面子的。
  贾爱军听了这条建议,连连摇头说,行不通,行不通的,上次赵浩霞的事情,把我家老头子给吓住了,他从省里下来,主要目标是冲着市委书记的位置来的,只怕现在让他为了这么个工程上的事情低头求一个下属,他必定心里不太情愿,我家那老爷子,你是不了解,又想做**又想立牌坊,年底的时候伸手从我公司里拿提成自然是笑眯眯的,可真要是让他出面帮忙协调一些事情,比请菩萨还难。

  庄力欧摇头说,既然这样,咱们就只有走第二条路线,贾总是从省里下来的,想必省里有一些人脉关系,瞧着有没有能制得住秦书凯这种小官僚的,咱们走高层路线,由不得他秦书凯不听话。
  贾爱军明白庄力欧的意思,他的老丈人在省里当了这么多年的领导,作为夏邦浩的女婿,必定在省城机关也有几个熟人,要是能有一个交情不错的,说得上话的兄弟帮忙从上头给秦书凯施加压力,说不准这事情也能成。
  贾爱军听了庄力欧的话,冥思苦想了一会后,还真是让他想到了一个能用得上的人物来,省委宣传部长季云涛的儿子,季军,那可是响当当的公子哥。
  说到贾爱军和季军之间的交情,那纯粹是吃喝玩乐出来的。
  两人都是省城的浪荡公子哥,又都是有财力,有背景的官二代,在很多方面倒也算是志趣相投。
  起初,两人之间的关系也就是局限于相互知道对方的名号,并没有深交,说实在话,季军也瞧不起贾爱军,因为贾爱军的父亲不过是一个副厅级干部,在省里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人物。
  由于贾爱军娶了夏燕做老婆,才有点靠山,夏燕的父亲当一个团省委书记,级别的确是上去了,从实权来说也算不上什么大人物,但是夏燕的爷爷却是做过人大副主任的,不过一次陪领导吃饭,结果酒喝多了,英年早逝。
  夏燕的爷爷之死在省里有多种说法,小道消息是称他是陪领导喝酒喝死的,“因一人喝下两瓶半茅台,导致酒精中毒死亡。”
  死的时候56岁,中午可能喝了点酒,晚上因为他第二个夫人去世和连襟一起喝的酒,后来人感觉不舒服就到医院挂水,凌晨时分呼吸不畅,并邀请了专家们会诊全力抢救。最终因抢救无效离世。”

  官方的结论却是因为身体疲劳诱发的,“他之前也有高血脂等疾病,因工作疲劳过度……不幸辞世。”
  所以,贾爱军在省里想以浪荡公子哥的身份出现,但是一直不被圈内人认同,季军更是不鸟这个人,直到有一次在省城红玫瑰大酒店的发生的一次意外事件过后,两人的关系才瓷实起来
  红玫瑰大酒店位于省城西郊一个比较偏僻的风景区,这种地方,连公交车都不通,四处都是山林树木,一般人想要进入红玫瑰大酒店必须要开车经过一条蜿蜒的双车道偏僻小路,才能到达红玫瑰酒店的停车场。
  尽管地处偏僻,酒店的生意却是相当火爆,这家酒店的顾客群原本也并不是定位于普通老百姓,全都是锁定一些中高档收入人群,酒店的最大特色是有省城头牌玉玲珑的进驻。
  玉玲珑不是一块玉,是个绝色美女,这女子出身于书香门第,从小棋情书画样样精通,尤其是芭蕾舞,每每穿上芭蕾舞裙在酒店二楼的演出大厅翩翩起舞的时候,一招一式比一些专业演员还要优美动人。
  贾爱军和季军是红玫瑰的常客,有一年八月十五的时候,外头家家户户都在举家同庆,欢度团圆佳节,偏偏这帮公子哥们宁可泡在红玫瑰哄玉玲珑开心,也不愿回家与家人一块吃顿饭。

  那晚,季军玩的有点疯,他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讨得美人一笑,掏出几万块的现金来,一张张的往酒桌上的火锅底下塞,说是要请玉玲珑吃一顿万元火锅,因为季军这种出格的玩法,倒是把周围其他一些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季军那一桌的人气愈加旺盛,几乎酒店里大半客人都被吸引过来看热闹。
  当时贾爱军也在场,瞧着季军当真把百元大钞当废纸一样的往火锅底下塞,心里不由暗笑,这小子到底是没过过苦日子的公子少爷,***,就他今晚这一道火锅吃到嘴里,够普通老百姓一年一家子的收入总和。
  人常说,枪打出头鸟,季军当晚就算是出头鸟了,抢了风头不说,还一直把玉玲珑的注意力都吸引在自己那一桌,在座有个玉玲珑的熟客有些看不过眼,伸手拿起一瓶拿破仑,把季军正在烧的火锅给浇灭了。
  这就是主动找碴了,季军仗着父亲是省委常委,很多人都怕这个权势,所以平时都是横着走的人,不是个饶人的主,平常别人不欺负他,他还会主动去挑衅别人呢,何况现在是有人主动找上门来。

  季军也没想到浦和区这样的小地方居然还有这种大工程,也来了兴致,伸手拍拍贾爱军的肩膀说,没问题,这个项目,咱们兄弟玩定了。
  这就是公子哥的特性,做任何事情,似乎都是玩儿一样,反正对这帮人来说,许多人跑断了腿办不下来的事情,这种有特权人,一个电话就能搞定,从这个角度来说,即便是这么大的投资项目,对于季军来说,真是跟玩似的。
  季军跟贾爱军说话的时候,心里其实也有些想法。
  他知道秦书凯的名号,是从父母吵架的时候听来的。

  有一次,他深夜回家的时候,瞧着父母的房间里灯还没熄,父母似乎正激烈的争吵着什么,忍不住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口偷听了一会。
  他听见母亲一副委屈不已的声音说,季云涛,你干的好事,女儿都已经三十多岁了,之前居然一点风声都没透,你这样的人才不当地下工作者真是可惜了。
  季云涛有些负疚的声音说,那都是年轻时候的债,不管怎么说,孩子是我的亲生骨肉,我总不能不管不问。
  母亲质问的口气说,你还想要怎么样,才算是过问?你把女儿都调到省城来工作了,我没说你什么吧?你女婿秦书凯在底下也当了小领导了,还不是你背后帮忙的缘故?这一家子都得到你不少的照顾了,你还想怎么样?难不成,你还想把那个副校长也给我弄到省城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