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496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下冷静的李旭春此刻也六神无主了,伤心欲绝道:“要不要征求下赵总的意见?”
  “他现在哪顾得上这些,听我的,不能再拖延了。”
  “好,就按你说的做。”
  车辆直抵机场,与地面指挥台协商后,半个小时起飞,到了成都机场已是晚上。从机场出来,我和方佳佳汇合,指挥车辆直奔她老家蒲江。
  晚上十点半回到了村子。本以为在路上会发生奇迹,然而没有,周老师一句遗言都没留下就离去了。赵家波抱着她走进生她养她的老屋,就再没出来。
  人都没了,医护人员也就没必要跟着了。我把他们安排到成都居住,只剩下我们几个陪同。
  村子里的人不多,但得知周家女儿回来了纷纷跑来观看。
  看到方佳佳一脸疲惫的样子,我心疼地道:“方姐,谢谢你了。”
  方佳佳勉强一笑道:“谢什么,应该做的。按照当地的习俗嫁出去的女儿是不准回来下葬的,我好说歹说一家家的劝说才算勉强同意,代价是每家一千元的红包。而且村长找我说,想让赵总给村里捐点钱修修路。”
  “哦,那他人呢?”
  “诺,那个抽烟的就是。”

  “你把他叫过来。”
  不一会儿,约莫五十岁上下的男子笑眯眯地跑了过来,把手在衣服上擦了擦伸出手道:“大老板,欢迎来我们村。”
  我没有与他客套,道:“老伯,你认识周玲家吗?”
  老伯拼命点头道:“当然认识了,我们还是本家呢。周玲上大学出去后就没再回来,早些年听说嫁了个混混,她爸妈死活不同意,谁知道后来成了大老板,可惜的是得了病。哎!没那享福的命哪!”
  我懒得听他唠叨,直截了当道:“村里修路需要多少钱?”

  老伯顿时两眼冒光,含含糊糊道:“怎么得也要百八十万吧。”
  我自作主张道:“我以周玲的名义给村里捐500万,可以吗?”
  “多少?500万,我没听错吧?”
  我继续道:“没听错,这是周玲回馈她家乡的,感谢你们村培养了这么优秀的女人。”
  老伯乐呵呵地道:“那我替全村的父老乡亲感谢她。”

  “钱不白给你,我是有条件的。我希望全村的百姓都能为周玲来送行。而且按照你们当地的习俗隆重操办葬礼,能做到吗?”
  “没问题,这事包在我身上。一会儿我连夜着急村民们开会,绝对没问题的,何况周玲还给每家都包了红包,必须送行。”
  “好,葬礼结束后我会把钱打到村委账号上。”
  老伯乐坏了,手舞足蹈道:“老板,您放一百个心,我不仅要把葬礼操办成最隆重的,还要给周家重修祠堂,刻碑留念,让周玲风风光光进入祠堂。”说完,屁颠屁颠跑开了。
  我和方佳佳对视一笑,无奈地摇了摇头。
  熬了一晚上,第二天一大早村长果然带着全村男女老少涌进了周家,风风火火张罗着葬礼。有了乡亲们的帮忙,一天的时间全部准备完毕,第三天周玲入土下葬。
  周玲下葬的时刻,赵家波扑倒在坟墓上哭得死去活来,让在场的人都为之动容。尤其是乔菲,这两天她的泪水就没干过,看到赵家波如此伤心欲绝,更加哭得稀里哗啦。她是个感性的人,当时的场景和她父亲下葬时是多么的相似,这才几个月的光景。
  全都结束了,一切结束了。
  赵家波当天设宴宴请了全村人,并在宴会上宣布捐赠500万的事,而且此后的每年都会捐赠,赢得了村民们的阵阵掌声。此外,还留给周玲的远方亲戚200万元,让他重盖房子。第二天下午,赵家波带着无限遗憾离开了村子。
  在回云阳的飞机上,赵家波脸色凝重,自始至终都没说一句话。快到云阳时,我鼓起勇气来到身边宽慰道:“赵总,周老师已经入土为安了,您也该好好歇歇了。正如你所说,多陪陪女儿,出去转一转,或许心情会好一些。”
  赵家波挤出一丝笑容看着我道:“这次旅行你办得非常成功,我没看错你。”
  我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道:“赵总,我把这次的花销给您汇报一下……”
  还不等我说话,他急忙拦着道:“你办事我放心,不必汇报了。我已经安排旭春了,他会随后和你Ju体谈。回去以后好好工作,我会重点培养你。”
  “谢谢。”
  飞机降落云阳机场已是傍晚,赵家波乘坐着离开。我和乔菲站在机场相互笑笑,心情还没从悲痛中缓过来。摸着她的头笑道:“谢谢你,陪着我忙活了这么些天。”
  乔菲好像变了个人,眼神迷离道:“徐朗,此次成都之行我学会了珍惜,珍惜一切,才能对得起自己。”
  我一下子将其抱起来转了一圈道:“从今天开始,我要珍惜你……”

  “放我下来,呵呵……”
  在经历了一次台风后,云阳的气温骤然下降,褪去了夏的炎热,迎来了秋的凉爽。白天还好,到了晚上只有十几度,要是遇上下雨,冻得人瑟瑟发抖,怪不得外人说云阳是南方的北方,北方的南方。
  赵家波妻子下葬以后,太阳照样升起。世事无常,世界不会因为某个人的离去而改变什么。对于大通体自然来说,只是人类繁衍生息的规律,而对于一个家庭来说,是致命的打击。若干年后,活着的人依然过得潇洒快乐,而死去的人只能永远葬于深土,慢慢分解,烟消云散,化作一粒尘埃。
  老人常说,死了谁苦了谁,看似有些残忍,事实本已如此。在有限的生命里活好每一天,是对自己最大的嘉奖。
  赵家波从成都回来的第三天,和董事会递交了休假书。他说,他已经失去了妻子,不能再失去女儿,何况自己确实有些累了,想利用这段时间多陪陪女儿,放松下心情,顺便调整下心态。白佳明批准了,然后就消失了,就连原来的司机李旭春也一并消失了,至于去了哪里,有的人说去了美国,有的人说去了澳大利亚,我也不清楚。
  在处理他妻子的事情上,我虽然没出多少力,但至少参与其中。本以为他临走时会找我谈话,或者安顿交代一下,然而没有,一句话也没有。那到底以前交给我的任务还是否实施,我就像一只失去方向的雏鹰,完全不知道该飞往何处。
  赵家波离开后,蓝天集团表面上似乎风平浪静。白佳明全面接管了他的事务,董事长兼总裁,成了名副其实的实权派。但公司内部的一些议论让我坐立不安,忐忑不已。

  有人说,赵家波已经辞去了职务,不可能再回来了。就像蓝天集团创始元老之一周青松一样,退出公司管理,不闻不问,平时除了参加下董事会,大部分时间游山玩水,修身养性,到年底分红,这种潇洒快活的日子多惬意,何必和别人争得死去活来。
  还有人说,赵家波是被白佳明赶出去的。关于俩人的矛盾由来已久,早已不是新闻,持续的明争暗斗,已经影响到公司的正常运转。而白佳明作为蓝天最大的股东,行使董事长职权,联合其他董事会成员罢免了他总裁的职务,以便独揽大权,控制全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