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407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田哲说:“我开始也不知道,现在明白了,王家要讨个说法,他们家来了人。大概是王承泽的父母,手里拿着白条,很长,上面写着一行字,草菅人命,董宁还我儿王承泽性命。”
  白子惠站了起来,要往外走。我对她轻轻摇了摇头,我不许她走,白子惠知道我已经听到了,隐瞒也隐瞒不住。
  白子惠说:“王家要讨说法,他们肯定有要求,说一说。”
  田哲说:“王家要求,第一点。公司不可以解散,公司账面上还有钱,他们说这是王家的钱,我们不能动,第二点,就是董总,他们要董总自首,接受法律制裁,他们还说杀人偿命,欠债还钱,第三点,还是董总,他们要让董总去见他们,磕头致歉。”

  我轻轻叹了一口气。世间的丑陋,总让我看个清清楚楚,在王家,王承泽才是子女,王安容便不是,两种标准,让人作呕。
  因为王安容的事。我想跟王家协商一下,协商不行就掰掰手腕,各展手段,没想到,没因为王安容,先因为王承泽闹了起来。
  白子惠说:“我知道了,你先周旋一下,我这边商量商量怎么办。”
  田哲问道:“白总,要不要报警啊!”
  白子惠说:“报警也没用,东湖王家在这边经营多年,丨警丨察明面上两不相帮,心里肯定是向着王家的,与其这样还不如不报。”
  田哲说知道了便挂了电话。
  齐语兰走过来,问出了什么事。她刚在距离有些远,判断出来一些,不过细节不太清楚。
  白子惠把话复述了一遍,虽然说话的时候很可观,可是白子惠还是挺生气的样子,说话不知不觉带着怒意。
  齐语兰皱起了眉头。
  “这件事,王家有鬼。”
  “特勤方面肯定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必然做一些安抚工作,特勤做这件事的部门异常的强大,几乎没有搞不定的,至于同舟会那边更不能这样大张旗鼓的行事,同舟会一向小心谨慎,并且王承泽已经死了的人,不知道投资,更重要的,王承泽答应叛变,同舟会不会为王承泽这种人出头。”
  “其他的人都没来闹,只有王家人来闹,并且去公司闹,而不是来医院闹。还有得到了王承泽是董宁你杀死这个已经被封锁的消息,说明,特勤中的人知会了王家,故意找麻烦,让你们烦心的。”
  我有些不太懂,我问道:“那就是我得罪的那些人的手脚,可是他们这样做好像也得不到什么好处。毕竟看他们的意思也不想闹大。”
  齐语兰想了想,说:“我说一些个人的推断,不知道对不对,他们想要激怒你,在审讯你之前,让你心里有气,到时候审讯的是一个充满怒气的你,那样的你会不冷静,犯一个错误。”
  齐语兰这边要捧我,对方那边要毁我,借着我斗法,让我失态,真是好算计。
  既然是有人玩手段,兴风作浪,我不理会便可,王家被人当枪使,也不敢闹的太大,毕竟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情世故还是懂的,有些事可以做,但不要做的过火。
  逼我现身,他们去公司闹是第一步,接下来没准会跑到医院来,来的话我也不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不过还是那句话,只要我不理。他们就掀不起什么浪花。
  打定了主意,没想到王家人的话传入我耳中。

  “白子惠在哪里?让白子惠出来,滚出来!”
  “你能做什么主,滚蛋!别跟我说这样的话。”
  “告诉你,我知道白子惠已经来东湖了,有什么不敢面对的,都怨这个臭**狐狸精,要不我儿子也不会死。”
  女人的声音很大,说话连珠炮一样,有些人说话就是这样,不仅不给你反应的时间,让你连开口都开不了。
  无论多么漂亮美丽,只要是女人,都有成为泼妇的潜质。

  “砸!有什么不敢砸的,这公司大大小小都是用我们王家的钱买的,陆家明明说好跟我们结亲,没想到那个贱货跟别的男人好上了,还让她的臭男人来管理公司,最后竟然残忍的杀害了我可怜的儿子,还有没有天理了,还有没有王法了。可怜我儿子,与人和善,从来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却被这*夫**玩弄于鼓掌之间,一命归西,老天爷,你怎么这么不开眼啊!”
  说着。便哭了起来,哭声凄惨,听的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我发现一个问题,泼妇都有共同之处,那便是指鹿为马颠倒黑白,明明事实不是这样的,明明王承泽烂到了骨子里。明明我和白子惠好好的,王家和陆家联手棒打鸳鸯,到了王承泽母亲的嘴里王承泽成了白莲花,纯的不要不要的,我和白子惠是*夫**,王承泽的死是我和白子惠联手做下的,他妈的,整的我和白子惠是潘金莲和西门庆,这王承泽倒成了武大郎了,真搞笑。
  想想也可以理解,自己儿子侵犯自己女儿都不管,本身能是什么好货色。
  心里的火烧了起来,骂我几句我当没听到就好了,可这样说白子惠我很生气,这种感情人都有,怎么骂自己都没事,忍就忍了,一旦涉及到家人,那火不是一般的大,没办法控制自己。

  公司乱成一团,我听到打砸的声音,田哲苦苦支撑,维持局面,可是他很吃力,王家来的人不是一个两个,王承泽父母打头,带着一些社会上的人,本来公司里。王承泽安排进来的就不少,这次公司解散,他们收到风声,兴风作浪。
  听不下去,忍不了。
  我掀开了被子,从床上下来。
  齐语兰说:“董宁,你不会是想去公司吧。”
  我点点头。说:“王家太不像话了,骑着我头上拉屎,王承泽我都杀了,还怕他们做什么。”
  白子惠瞪了我一眼,说:“董宁,你给我老老实实回床上躺着,刚才齐警官都说了。你去便中了圈套,你是不是蠢。”
  齐语兰看了我一眼,轻轻一笑,说:“董宁,应该有别的原因吧。”
  白子惠也不傻,我虽然有时候有些冲动,但是大部分时间智商在线,不会做出这种不知好歹的事来,我现在要去,一定有我的原因。
  白子惠,齐语兰,绝色容颜,目光望过来,就算没有任何诱惑之意,只看那脸,便有眩晕之感,她们看着我,等我说话,俏生生。
  我知道此时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我笑笑,说:“对方想引我入局,我躲着不是办法,不如过去,配合他们演出,看看他们有什么后手,况且,安容的事我也想早点解决。”
  我没说实话,没说是因为白子惠的原因,我才想过去找麻烦,而是编了个借口,不过这个借口听起来也挺合理。
  齐语兰看了我一眼,似乎想分辨我说的是真是假,就在这时,我的电话响了起来,我一看是马宾的电话。那个我刚到公司的时候跟我装逼的光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