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DNA亲子鉴定师,说说我遇到的那些人和事》
第376节

作者: 小鉴定师大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谢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付仁一脸慎重道:“谢警官,您这点问得好,我当时是在一个偏僻的出租屋接到鲍春遗体的,那时候我还很奇怪,为什么鲍春重病不住院而住在出租屋,我当时已经给了他们好几万元钱,按理说他们应该不缺住院的钱。”
  小谢当然知道是什么原因,鲍春根本没有重病肯定无需住院,不过付仁此时还不知道鲍春并没有严重的肾病,所以他才有这样的疑问。

  付仁在描述的过程中左一句“鲍有为”、又一句“鲍有为”,真正的鲍有为在一旁听得满头雾水,一开始还咋咋呼呼说“付仁你扯什么卵谈,我什么时候带儿子见过你了”之类的话,被小谢制止后就一直傻愣愣地在一旁听着小谢和付仁的对话。
  好不容易等两个人都消停下来,真鲍有为才如梦初醒般大声道:“我明白了,我儿子就是那个假冒我的家伙杀的!付仁你不是查看了他的身份证吗,他冒充我难道你看不出来?”
  付仁瞥了他一眼道:“我以前又没见过你,而且,他长得和你真的很像!”
  “啊…”鲍有为闻言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
  日期:2017-07-06 00:11:52

  小谢接过话头道:“鲍有为,你作为鲍春的亲生父亲,他的交际圈子你应该了解吧,难道他认识这一个和你长得很像的你却不知道?”
  “我…这个…”鲍有为犹豫了下,终于下定决心将儿子的斑斑劣迹讲述了出来,其中当然包括了鲍春曾经**过后母一事,这些狗血事件让付仁和小谢听得口瞪目呆,当然小谢是装出来的,她早就在张警官那里听过,而付仁则完全是真情流露。
  鲍有为说自己太过心软,如果换别人早就和鲍春脱离父子关系了,所以鲍春的私生活和他几乎没有交际,他的狐朋狗友自己更是不认识一个。
  鲍有为说完之后唉声叹气心情无比沉重,或许是他暗自神伤的神情触动了付仁内心的那根弦,刚才还对鲍有为大打出手的付仁伸出手来拍了拍鲍有为的肩膀道:“老弟,我完全能理解你的心情,你也不容易,这样吧,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现在也没办法再让你儿子复活,等我女儿康复后,我就亲自带她上门拜你做干爹!另外我再补偿一笔钱给你,你看怎么样?”
  鲍有为闻言忙道:“那怎么好意思,既然老哥你不是凶手,当然就不能怪你了,都是我这个逆子交友不慎,才会遇到今天这样的事情,都怪我没教育好啊!”

  付仁不亏是财大气粗的富豪,顺手从衣兜里掏出一张银行卡硬塞给鲍有为道:“老弟,这张银行卡没有密码,里面有三十多万,是老哥的一点心意,你不要就看不起老哥了!”
  鲍有为拿着卡的手不由自主颤抖起来,一边偷眼看着小谢一边道:“这个…这个…”
  付仁所有的行为都符合一个财大气粗老板的身份,这种赠与财产的事情也全凭自愿,就像车祸后双方协商补偿一样,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
  虽然对于付仁当着自己面给鲍有为塞钱一事略有不满,但小谢也没有权力去阻止。
  鲍有为见小谢没有说话,便满脸不好意思地将卡收进了口袋里,而他眼神中稍逊即逝的一丝喜色却被小谢抓个正着。
  小谢打了个电话叫来两个警员,其中一个代替她去询问张于两位医生情况,看是否有人在案发后找他们了解情况。
  而她则和另外一个警员有其他任务安排。
  至此,“医闹”风波圆满解决,鲍有为确定了付仁不是杀害鲍春的凶手,拿到了三十多万补偿款后,他也失去了继续闹下去让医院交出“挖出儿子心脏的恶魔”的动力,按照小谢的要求带上老婆回家等消息去了。
  付仁却随同小谢和另外一名警员径直走出了医院。
  日期:2017-07-06 00:12:13
  他接到了一个重要的任务:带小谢去那个接到鲍春遗体的出租屋,看现场是否留下什么线索。
  出租屋距离医院有半个多小时的车程。
  这里的位置比较偏僻,临近城郊了,是一栋独立的老房子,比较陈旧房租很便宜,看样子鲍春生前居住的条件一般。
  房子的里面摆放着一些旧的家具家电,卫生很久没人打扫,看起来脏兮兮的,非常符合一个单身男人居住的身份。
  从房间的衣柜里发现了一些年轻人穿的衣服,从衣服大小可以看出来是鲍春所穿,衣服很陈旧,但洗得非常干净,叠放的整整齐齐的。

  卫生间里有一些洗漱用品,都摆放得非常齐整,看得出来鲍春是一个爱干净的人。
  一张大床摆放在卧室的中间,床上极为凌乱,显然在不久之前这里曾经睡过人。
  付仁告诉小谢,这里就是接到鲍春遗体的地方,当时鲍春的遗体就躺在这里,他和“鲍有为”两人将鲍春的遗体搬到车上径直赶往了医院。
  趁着付仁不注意,随同警员偷偷拉了拉小谢的手臂道:“谢警官,似乎有点不对劲。”
  小谢低声道:“先别急,回警局再说。”
  日期:2017-07-06 00:12:34
  床铺上发现了几根遗落的头发,小谢将之收集了起来,房间的其他地方小谢也认真检查了一遍,希望能发现什么。

  鲍春是服用安眠药之后在睡梦中被刺破头盖骨注射药物,如果这里是案发现场的话,床铺上很可能有遗落的血迹,但检查后并没有发现。
  检查完出租屋后,付仁继续回医院去照顾女儿,而小谢和警员小马则找了个理由留了下来。
  等付仁走后,小谢道:“小马,刚才有什么想说的现在可以说了。”
  小马道:“谢姐,你不觉得奇怪吗?屋子里面又脏又乱,但是鲍春的衣物和日常用品却摆放得整整齐齐,如果他是一个爱干净的人,绝对不会出现这么强烈的反差。”
  小谢点了点头道:“我也注意到了这点,这种反差存在两个可能,要么鲍春不是一个讲究的人,他死后有人特意整理好了他的衣物用品;要么鲍春死后被转移到了这里,所以屋子脏乱但他的衣物用品却摆放得整整齐齐。”

  “那接下来怎么办?”
  “很简单,走访一下附近的居民了解下情况,最好能联系上屋主,看看鲍春到底在这里住多久了。”
  小谢和小马随后走访了附近的居民,但可惜的是,这个地方是人烟稀少的城郊,出租屋又是独栋,距离其他屋子较远,里面住什么人基本没人关注。
  附近居民的说法五花八门,有说里面住了一对夫妻的,有说里面住了两个男人的,还有说里面住了几个单身女孩的。
  什么人住在出租屋里居民们说法都不一致,屋主是谁附近的居民倒是统一了口径:
  出租屋的屋主是本地居民,十几年前全家就搬到城里了,早就已经失去了联系,现在这栋房子是否属于他还不确定,这栋屋子原本一直荒废着,直到后来传出要拆迁的传闻之后,才有一个女人来将屋子重新修缮了一下,这个女人居民们都说以前从来没见过。
  屋子修缮好之后,就有一些人陆陆续续来住在这里,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但奇怪的是这些人住的时间都不长,好像是将这里当成了宾馆一样,这也是居民们说法五花八门的原因。
  小谢出示贾某和鲍春两人的照片后,居民们都说回忆不起来,倒是有人记得今天一早有人开车经过他的屋前并抵达了这间屋子,正好是付仁来接鲍春遗体的时间。

  了解到的情况证明了两点:
  日期:2017-07-06 00:12:50
  第一点,付仁所说属实,这里确实是他来接鲍春遗体的地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