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494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快步走到远处,然后缓缓地走了过来。乔菲看到我的模样硬是憋着不笑,刚走到面前她噗嗤笑出了声。我一本正经地道:“作为一名优秀的演员心理素质一定要好,就像你看电视剧似的,看着都是真的,明白吗?”
  乔菲很配合地道:“好了,我不笑了,开始吧。”
  “对,一定要矜持,还要表现出女人的那种婉约娇羞。”
  乔菲无奈地看着我道:“导演,不怕别人以为我们是傻子吧。”

  “管他们呢,他们吃他们的狗粮,我们秀我们的恩爱。”
  我再次从远处走了过来,乔菲依然没忍住,蹲在地上大笑起来。连连道:“我来不了,你还是别折磨我了,爽快点,不用彩排了,直接开拍吧。”
  我将其扶起来,含情脉脉看着她道:“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
  乔菲收起了笑容,很认真地点了点头。
  我深情款款地看着她,面带微笑道:“我并不太相信一见钟情,甚至还和磊子争论过,爱情是一辈子的事,怎么可能在人群中看了一眼就私定终身,是否有些太草率了。可自打我见你第一眼后,我发现我错了,原来我以前所说的都是鬼话。如果说美丽的外表是吸引的第一直觉,而眼神里释放出的情感才是最打动我的。”
  “就因为那一面,我忘不了你的眼神。甚至试图创造机会相遇,没想到吃了闭门羹,就当我失去信心的时候,你居然出现在蓝天传媒,成为了我的上司。那时候我就下定决心,老天再次给了机会,说什么都不会放弃的。”
  “两次日本之行,你没有拒绝我,也让我初步了解真实的你。尤其是听到你的遭遇后,我作为一个男人理所应当站出来为你分担解忧。我没有钱,也不是什么富二代,但我愿意为你付出。和袁野借钱的时候他还说,是不是有点上脑子了,万一对方拿到钱就消失了你怎么办。我很坦然,早已想清楚了,即便你离开,我都会出手相助,就当我帮助了一个迫切需要帮助的人,也算是行善积德,然而,你没有离我远去,而是回到了我的身边。”

  “其实我这人吧挺没溜的,正如你所说,我没有事业心,不知道人生目标在何处,甚至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成天吃喝玩乐泡酒吧,经常喝的酩酊大醉,一觉醒来该干嘛干嘛。从来没感觉到危机感,也不想着升职发财之类的,唯一的目标就是供我妹妹出国留学。”
  “可自从认识你以后,我发现我变了,也慢慢地成熟了。懂得了一个男人应该用什么方式去保护,去爱护,去呵护心爱的女人,这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也是爱的期许。我将来不可能大富大贵,但我希望让你过得好一点。连最心爱的亲人都失去了,我来代替你父亲撑起你的天。”
  “真的没想到,你能做我女朋友。我这人吧,平时挺能吹牛侃大山的,但关键时刻就掉链子,说不出别人多么华丽美奂的辞藻,多么感人至深的蜜语,心里想着什么就什么。从今往后,把你交给我,我会让你的世界里开满向日葵花,每天都是温暖的阳光,和煦的笑容,灿烂的日子,相信我,好吗?”
  我在说话的时候,乔菲目不转睛盯着我。就在我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她再也控制不住情绪淌下了眼泪,这是爱的表现。紧紧地握着我巢湿的手点头道:“我相信你。”
  我将其揽入怀中,乔菲贴耳抽泣地道:“徐朗,你知道吗,从来没有一个男人对我如此好过,包括我父亲都没有。他经常早出晚归,有时候甚至一个月都见不到他。即便是回来,充其量是言语上的问候,根本不懂得我想要什么。而你,走进了我的心。”
  “抛开过往,你是个值得托付的人。我缺钱,但不爱财。当你第一次为我借钱时,我已经决定了心归何属。更让我感动的是,你第二次来日本看我,还帮我出气打了我们课长。其实我已经打算离开了,但没有勇气,是你彻底切断我的念头,舍下一切回到了云阳。”
  “我和佳佳姐有过一次很认真的谈话。其实我希望她能留在日本,可不能强迫她,毕竟她和我父亲之间没有事实婚姻,最终还是决定离开。我在日本除了我父亲和佳佳姐外没有别的亲人,然而不知道该去哪,是你的出现给了我方向。”
  我频频点头,松开她为其擦掉脸颊的泪水笑道:“这就是缘分嘛。从今往后,咱俩一起努力奋斗,先把欠下的钱还上,然后买套大房子,就在云阳安寨扎营,经营我们的小家,演绎小城大爱,好吗?”
  “嗯。”
  “那你笑一个。”

  乔菲突然忘记了怎么笑,许久脸上浮现出明媚的笑容,像向日葵般在世界屋脊绚烂绽放。
  我从口袋里掏出钻戒,深情款款地凝视着她,然后右腿弯曲,举起钻戒道:“做我女朋友好吗?”
  眼看最浪漫的故事即将发生,还不等乔菲回应,几个丨警丨察突然蹿过来抓着我的脖子摁倒在地。乔菲吓得花容失色,对眼前的事难以置信。
  我同样莫名其妙,一股怒气冒了上来。刚要争辩,丨警丨察拖着我上了警车。乔菲大呼小叫着,随即也把她带到了附近的执法检查站。

  “你们怎么能随随便便抓人呢,我们可是遵纪守法的合法公民啊。”
  丨警丨察不听我解释,黑着脸问道:“你口袋里装得什么?”
  我连忙掏出戒指盒子放到桌子上,气急败坏道:“这也要向你们交代吗?”
  丨警丨察打开盒子瞅了眼,又道:“你手里拿着什么?”
  我把戒指递过去,丨警丨察起身摸着我搜了边身,没好气地道:“这里是西藏,没事别随随便便下跪,找个担保人,放你们走。”
  来了外地心里再憋屈也得忍着,这要是在云阳,非和他们干起来不可。我只好忍气吞声打给了段晓宁。
  十几分钟后,段晓宁急匆匆赶来。出示了记者证说了一堆好话才算让我们离开。
  出来后,我纳闷地问道:“他们凭什么抓我?”

  段晓宁压低声音道:“这里不比内地,都是一级警备,稍微有风吹草动就会快速响应。何况前段时间发生了一起小事故,他们刚才还以为你是掏枪的动作。”
  我彻底无语,道:“我就是拿个戒指,哪只眼睛看到我掏枪了,可笑之极。”
  段晓宁宽慰道:“行了,在这边很正常,我送你们回去吧。”
  “不用了,我们走回去吧。”

  “那行,有事给我打电话,明天早上过来陪你们吃早饭。”
  “不麻烦你了,我们能行,实在不好意思。”
  “没事,那我先走了啊。”
  段晓宁走后,我俩相视对望,乔菲噗嗤笑出了声,转身跑去。我立马追了上去,喊道:“我还没给你戴戒指呢……”
  日期:2018-02-14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