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406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有些犹豫,说:“真的让她走这一条路吗?”
  齐语兰说:“王安容现在丧失了跟普通人交流的能力,她这样的人如果不正确的引导,会出大事的,一般有过创伤的儿童。长大之后,要不就成为侵犯别人的人,要不就成为丨警丨察,我希望,王安容会成为执法者,她懂得被侵犯的痛。”
  我点了点头。齐语兰分析的很有道理。
  不过,王家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虽说这事说出去很丢脸,可是不能不承认,王安容是他们的女儿,不要说什么法律,那些对于到达一定程度的人来说,毫无用处,媒体也是,掌握在少数人的手中。
  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有一个人巴不得王承泽死,王开宇。现在他的处境很不好,可以利用一下,只是不知道,王开宇现在还关没关在那里。
  我赶紧把这个事说了,齐语兰眼睛一亮,连忙问我地址,看似是一件小事,不过,王开宇出现,肯定能搞乱王家,这样对于我们来说,还是有利的,成功在于细节,王承泽想不到我会读心,想不到我有特殊能力,他从来没有了解我,所以他死了。

  齐语兰要去找王开宇,我也下了床。我说一起去,齐语兰劝我,“董宁,你现在身体还虚弱,就不要跟着跑了。”
  白子惠也在瞪我,她不希望我去。
  我说:“你去也不管用。谁也找不到,只能我才能找到。”
  这事我没乱说,回忆是需要外部刺激的,我现在也说不好王开宇被关在哪里。
  最后没办法,齐语兰只能答应,我被捂的严严实实的,就怕被风吹到,一路上我拼命回忆,最后还真的找到那个地方。
  走了进去,一阵恶臭传来,王开宇还真的在,他躺在地上,人不人鬼不鬼的,看到有人来,他从地上爬了起来,不知道认没认出我来,他气若游丝的说:“水...饭...给我水...给我饭!”
  心里一转念,大概明白了,王承泽要让王开宇生不如死,所以吊着他,留王开宇一条性命。

  王承泽出事之后,便没人来管王开宇了,本来王开宇的生存状态就不太好,现在这样更差了,尤其是气味,大小便都在这小房间里,味道不仅仅刺鼻,都有点熏眼睛。
  齐语兰没想打草惊蛇,所以只找了一个人来帮忙,那个人跑出去从车上拿来了水。还有一些食物,跑进来之后,把水和食物都给了王开宇,还把他身上的链子解开了。
  王开宇此时此刻不像人,像是一只动物,他抢过来水和食物,拧了半天拧不开水瓶,实在饿的没力气,拧不开,帮他拧水的时候,他去撕面包袋子,可是撕了半天也是没撕开,他用牙咬住,撕扯。这才打开了面包,撕开之后,他疯狂的把面包往嘴巴里面塞。
  我在一旁看着有些唏嘘,王开宇平时是吃喝不愁的人,去哪里钞票大把大把的往外撒,吃喝就算不是最顶级的,但是也是极其高档的,哪里想到王开宇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吃了,喝了,王开宇终于缓过来一点,没让他吃太多,也没让他喝太多,不知道他断粮断水多长时间,怕他把胃撑坏了。
  王开宇还是很虚弱。不过他认出我来了,他眯着眼睛,微微的笑着,“董宁,你来干什么,我的好哥哥王承泽让你过来的吧,他真狠啊!吃喝都给我,让我...在这里慢慢腐烂,你来开笑话,应该看够了吧,哈哈,我不会求你的,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最好能给我一个痛快。”
  我说:“我跟你又没多少仇。”
  王开宇气若游丝的说:“你跟我...没仇,但你跟王承泽搞到一起了,你想做什么我心里清楚。”
  我实在不想在这里呆了,味道环境是一方面,还有太压抑了,我说:“王承泽死了,我杀的。”
  王开宇一愣,他躺在地上,脸上都是油,头发也乱七八糟,都打结了,他看着我,有些呆滞。
  “真的?”
  我说:“不骗你,我现在要接你走,你愿意走吗?”
  王开宇点头,说:“愿意,我当然愿意。”
  说完愿意,他还想说点什么,可是我没给他机会了,我要去拽他,扶着他出去,齐语兰拦住了我。她说:“董宁,我来,你别动了。”
  她的目光很严厉,口气不容拒绝,我知道她担心我,我现在身上有伤,确实。我现在还是很虚弱,没有多少力气,所以我也没装逼,麻烦齐语兰和另外一个特勤,两个人把王开宇抬了出去,最后让他坐在副驾驶。
  虽然这天还不算暖和,可车窗没关。关了味道太大,先把我送到了医院,白子惠也跟着我下来,齐语兰吩咐了另外那人,她也下了车,现在我去哪里,齐语兰就跟在哪里,怕出意外。
  看着那辆车开走,越来越远,消失在车流之中,白子惠这才说话,“你们的工作好辛苦啊!还要做这样的事。”
  齐语兰淡淡一笑,说:“职责所在。”
  这话听起来不伟大,但还是挺动人心魄的。
  白子惠和齐语兰搀扶着我进了病房,王开宇那边不用担心,自有人好好照顾他,刚躺在床上没多久,预想中的麻烦来了。
  田哲打过来电话,打到白子惠的手机上。
  白子惠刚去买的粥,正要喂我吃,她拿着勺子,对着粥吹气,我躺在床上,享受着,跟古时候的老爷一样。
  齐语兰和王安容也在吃饭,她们一边吃一边小声的交流着,只不过齐语兰轻声细语的说,王安容静静的听,笔在纸上沙沙作响,你来我往,倒也交流很和谐。
  粥不错,连锁的店,很香,更重要的是美人服务,看着平时在公司里说一不二的白子惠。细心的照顾我,那种感觉别提了,要上天。
  吃了两口,美滋滋的,要喂第三口的时候,铃声响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这铃声响得很急促,好像催促你快接快接。
  “怎么了?”

  白子惠询问,态度不算好,但也不算坏,我能感觉出来,白子惠很享受当下,她悉心照顾我,角色确认,是个贤惠妻子,这来电挺打扰情绪的,白子惠有一丝不喜。
  因为离得近,田哲的声音我听的到。
  “白总,出事了。”
  “什么事,说清楚。”
  白子惠放下了手中的碗,认真起来。
  田哲说:“白总,我回来公司处理事情,开始,员工这边还好说,虽然有人不太满意,不过这个补偿方案已经很丰厚了,有不少人签了字。可是有几个人接到电话,便不签了,还鼓动别人不签,说要讨个说法。”
  白子惠说:“他们要什么说法。”
  日期:2017-02-27 06: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