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死人开口说话》
第200节

作者: 阿良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爽大方的走了证人席,她认真的说:“法官大人,我是毕检察官请来的证人,请允许我为本案出庭作证!”
  法官点头说:“嗯,请证人说一下你的姓名和职业,以及案发当天你看到的情况!”
  杨爽说:“我叫杨爽,是J市一的老师。案发当天,我准备像往常一样为学生们课,快要课的时候,我发现我的学生袁双燕没来,于是去实验楼找她,也是欧阳主任和夏杰老师见面的那栋楼!但是我当时并不知道他们在最顶层的5楼见面,我正在4楼寻找的时候,看到袁双燕从5楼跑下来,在4楼的药品储藏室里东翻西找,我问她话她也不回答,我想着她是不是在5楼遇到了什么人,于是5楼去看,发现欧阳主任已经和夏杰老师见了面,他们两人在谈论着什么……”

  范炎炎打断了杨爽的话:“等一下,你说的欧阳主任是谁?”
  杨爽说:“是被告人啊,她不是学校的教导主任吗?”
  范炎炎很是疑惑,欧阳雪琪什么时候又成了主任了?他看向欧阳雪琪,只见欧阳雪琪也是一脸尴尬。原来欧阳雪琪在去见夏杰的前一天晚去J市一踩点去了,在学校里偶遇了杨爽,为了避免引起杨爽的怀疑,她谎称自己是学校的教导主任,没想到杨爽一直记到现在,到现在还以为她真的是教导主任!
  毕思敏说:“嗯,这些事情都无关紧要!你继续说下去,在5楼又看到了什么?”
  杨爽点头说:“……当时,被告人正在和夏杰谈话,我去问夏杰老师,问他刚才有没有看到袁双燕,因为袁双燕跑下4楼的时候情绪看去很不稳定,结果夏杰老师说他的确看到了袁双燕……”
  范炎炎忍不住又问:“他们当时在谈论什么?”
  杨爽说:“这个……我也不知道,我当时去的时候没有第一时间注意到被告人,直接问夏杰老师了,所以他们当时在说什么,我也不清楚!”
  范炎炎心念一动,又接着问:“刚才检控方说,是夏杰告诉被告人被害人袁双燕是有心脏病的这个事实的,你当时听到了没有,夏杰他有没有对被告人说过这话?”
  “嘭!”只听法庭传来巨响,把范炎炎吓了一跳,这次不是法官的木槌,而是毕思敏一巴掌拍在了桌,范炎炎感觉整个法庭似乎都随之震颤了一下!

  法官疑惑的看着毕思敏,问:“毕检察官,你怎么了?”
  毕思敏紧紧瞪着范炎炎说:“辩护人,请不要混淆视听!刚才证人已经说了,她没有听到夏杰和被告人的对话,夏杰对被告人说被害人有心脏病的事情,她当然不知道!请你不要问这种已经有答案了的问题!”
  范炎炎说:“既然证人没有听到,那检控方无法证明被告人是在知道被害人有心脏病的前提下对她造成惊吓的了,所以这不是一起故意伤害的案件,而是一起意外死亡的事件!”
  毕思敏冷笑着说:“你到现在还在争这个吗?被告人自己都承认了,你一个律师还有什么可争的!”
  范炎炎不假思索的说:“算被告人承认了,也不一定是事实!口供可能是伪造的,也有可能是被告人说谎!总之,如果没有第三方的证人证明这一点,我们辩护方绝不承认被告人是故意伤人!”
  毕思敏憋得满脸通红,她失控的大声说:“范炎炎!你不要得寸进尺!我一而再再尔三的容忍你,你反而还越来越得意了!信不信休庭之后我弄死你?”
  范炎炎冷哼一声,他根本不在乎毕思敏的恐吓,于是对法官说:“法官大人,你看到了吧?毕检察官已经情绪失控了,她在这里咆哮公堂,还扬言说要打击报复我!她明显是别有用心,这起事件尚且存疑,我觉得毕检察官是在公报私仇,她是想诬陷被告人!”
  法官严肃的说:“毕检察官,请你端正你的态度,冷静的进行指控,不要大喊大叫!还有辩护人,也请你不要信口雌黄,我们要事论事!还是听证人继续发言吧!”
  范炎炎一时有些懵逼,毕思敏明显都乱了阵脚,法官这样轻描淡写的带过了?不过他也没办法,算现在毕思敏很可疑,他也没有证据能证明欧阳雪琪绝对无罪,只能继续听证人的发言,看看能否找到一些破绽。
  于是毕思敏说:“好吧,证人,你说你去找夏杰问被害人有没有下楼,夏杰他怎么说?”
  杨爽左右望了望,确认自己现在的确可以发言后,便认真的回答说:“当时我问夏杰老师,我说刚才袁双燕是不是楼来找过你?他点头承认了,说袁双燕的确楼来找过他,然后我那个时候才注意到被告人,我是后来才知道的,她原来不是学校的主任!”
  范炎炎也已经知道了,他们去见夏杰的前一天晚,欧阳雪琪去一踩点,路遇到杨爽的时候为了避免被怀疑,于是谎称自己是学校的主任,没想到杨爽还真的信了!他忍不住看向欧阳雪琪,只见她深深的低着头,一言不发,想必杨爽在这个时候提到这一点也让她很没面子。
  杨爽正要继续说下去,毕思敏却是对她刚才说的话产生了兴趣,她好的问:“证人,你刚才说你后来才知道被告其实不是学校的主任,这话是什么意思?”

  杨爽回答说:“因为在案发的前一天晚,也是2月14日晚十点左右,我在学校里见到过被告!”
  此言一出,法庭的人们顿时议论起来,法官连忙敲打木槌让人们保持安静。这样的声音被范炎炎听在耳,他也是感到一阵莫名的心慌,这的确是对欧阳雪琪十分不利的证词!再看欧阳雪琪,只见她也是深深的低着头,一言不发。
  好不容易等法庭安静了下来,法官看着欧阳雪琪严肃的问:“证人,是这样吗?你在案发前一天晚去过案发现场?”
  欧阳雪琪点了点头,小声回答说:“的确……去过的!”
  范炎炎顿时急了,他立马大声解释:“等一下!不是案发现场!案发现场是在学校里面的那栋实验楼的5楼,而被告只是在学校的校园里转了一圈,那天晚并没有去里面的实验楼!”
  毕思敏笑看着范炎炎问:“哦?有什么区别吗?”

  范炎炎据理力争:“当然有区别!如果说整个一都是案发现场的话,那岂不是整个学校的老师和学生都有嫌疑了?”
  毕思敏冷冷的说:“辩护人,不要信口雌黄!我们只是在单纯的讨论被告人在案发的前一天晚去过案发现场的这个事实而已,我们有没有说因为这一点而怀疑她?你这样着急辩护,还把整个学校的师生都拉下水,是在掩饰什么吗?”
  范炎炎顿时不敢说话了,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发言的确挺糟糕的,这完全是小孩子吵架用的招数啊,对洗清欧阳雪琪的嫌疑没有任何帮助,反而还让她变得更可疑了起来!
  法官敲了敲木槌,又对证人问:“当时她在一里干什么?”

  杨爽说:“她自称是学校的教导主任,在学校里视察!”
  法官说:“但实际她不是!欧阳雪琪,本来是个律师,怎么可能同时兼职教导主任的职务呢?被告人,你当时为什么要冒充学校的教导主任?请你解释一下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