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159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有心啊1张清扬赞赏地说道。这也是他喜欢把工作交给吴和平的原因,此人对领导交给的任何工作都十分上心,会想尽办法进行准备。
  吴和平坐下,把手中的文件交给张清扬,说:“内务院调研组三天以后过来,这是我们工作小组为您准备的汇报材料,您看看。”
  张清扬接下,认真地翻了翻,然后轻轻合上,挥手道:“还是老原则,具体意见,我们江洲未来发展的策略我都讲过,这些东西就不看了吧,统统交给你1

  对于张清扬的信任,吴和平虽然有些激动,但是他却不解地说:“您如果不看看的话,当着领导工作汇报时”
  张清扬挥手打断他的话,说:“你又错了,汇报工作的不是我,而是你1
  “我”吴和平有些惊讶地张大了嘴巴,然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红脸道:“这怎么行呢,您是市长,我”
  张清扬笑了笑,说:“你是我们江洲组织展览会工作小组的组长,是主要负责人
  ,由你直接汇报,我想更能体现出我们江洲的专业态度和认真吧”
  吴和平恍然大悟,也就不再说什么,点头道:“那我好好准备一下。”说完,下意识地抬手擦了下汗。可想而知,他的压力很大也很重。
  张清扬略显轻松地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相信只要我们准备充分,没有留下任何的遗憾,既使失败了也没什么。但我相信以江洲城市的综合指标、以我们独特的现代化都市的韵味,应该值得上面领导的深思。”
  “我明白,”吴和平缓缓起身,虽然张清扬再给他减压,可是听了领导的话,他反而觉得担子更重了。因为张清扬的话中已经透露出一个信息,那就是势在必得
  “市长,最近您听到什么风声没有”吴和平刚要离开,又回头问道。

  “什么风声”张清扬大惑不解。
  “就是关于陈助理、财政局余局长的”吴和平的眼神有些飘移。
  “那是”张清扬还想深问下去。
  却没想到吴和科摇摇头,说:“算了,少理那些污言秽语,您忙工作吧。”
  张清扬张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但也没放在心上。
  吴和平离开以后,张清扬又联系了陈静、韩秀鹃,两人没多久后就赶到了。张清扬向她们吩咐了一些接待任务中的注意事项,随后又警告韩秀鹃:“苏副委员长为人正派,两袖清风,在接待宴上以南海绿色、无污染的本土菜为主,千万不要铺张浪费,免得引起领导的反感。”
  韩秀鹃老老实实的点头,突然觉得自己的担子也重了起来。
  张清扬又接着说:“我这几天有很多工作要忙,具体工作就不过问了,有问题你向陈助理汇报,你们两个研究吧,不用事事找我。”说完,看向陈静。

  “我明白,”陈静微微一笑。
  听到市长的话,韩秀鹃望向陈静的脸色就有些变,马上笑道:“陈助理,那我以后的工作就向您汇报了,希望您多多支持。”
  “韩主任,您太客气了,大家商量着来吧。”陈静知道韩秀鹃也算是领导的嫡系,因此对她的态度很温柔。
  见这两个女人还算懂事,张清扬也就放了心,他对韩秀鹃说:“韩主任,你先到山庄忙去吧,我还有事和陈助理谈。”

  韩秀鹃离开以后,张清扬笑眯眯地望向陈静,问道:“安保工作将由你来负责,公丨安丨局那头没问题吧”
  陈静叹息道:“多亏有平書記的支持,要不然碍”
  张清扬理解地点点头,他当然明白陈静面临的压力,他这几天负责协调各部门的工作,公丨安丨局那里总是碰壁。崔向前还没有被恢复工作,他的那些死党对于其它领导的抵触情绪很大。
  “其实不支持工作也就摆了,可是”说到这里,陈静脸色一红,难以启齿的模样。

  张清扬有些不解,问道:“怎么回事,你告诉我。”
  陈静尴尬地笑笑,叹息道:“唉,现在的社会啊风气真不正,最近我的工作很多,就有人说我是您的那个,还有余默,说我们两个是您共同的共同的”
  “你说”张清扬已经意识到了什么。
  “说我们两是您的两个奶”陈静说完,飞快地低下头,羞红了满面,脖子根都红了。
  “胡说八道1张清扬气得拍了桌子,“怎么会有这样的干部1
  陈静抬头,苦笑道:“哎呀,您也别当回事,你说我都一个黄脸婆了,又比您大他们这些人啊,也真的能编呵呵”
  张清扬也无奈地笑笑,望着陈静的眼睛说:“陈姐,不要理会他们的话,随他们说吧,工作要紧。”
  “我当然明白,和您说说啊,心里就舒服多了。”陈静站起身,又笑道:“您没发现,最近余默都不敢来找您汇报工作了嘛”

  “哈哈”张清扬拍了下脑门,“原来是这么回事,看来啊谣言最后知道的永远是当事人。”
  他现在才反应过来刚才吴和平最后那几句话的意思,原来他也是在提醒自己这个谣言。
  陈静点点头,扭身离开了。
  内务院调研组是下午到的江洲,欢迎晚宴很简单,按照张清扬的意思,通常下级政府喜欢用来接待上级领导的奢侈品美食一样没有,到是多了不少南海地道的农家海鲜小菜,造价颇低。
  由于苏国辉来到,南海省委省政府的一、二把手也相继陪席。省委書記严忠权,省长修福贵分坐苏国辉的两旁。南海省委常委、省委副書記、江洲市委書記陶英杰,江洲市委副書記、市长张清扬坐在下首。
  望了一眼桌上的菜式,严忠权与修福贵便微微有些不满,苏国辉可是上头下来的干部,决策层委员,国家和政府的领导干部之一。然而张清扬用这些东西招待可是略显得寒酸了。
  其实政府内部的接待宴,一般都有不成文的规矩,像省部级领导下地方,地方正府的每桌菜的造价基本在二十万元左右,至于上头领导下访时,省级政府的接待餐也多数在三、四十万左右。
  其实任何高规格的接待也不是政府内部花钱,类似接待高官的晚宴,当地政府都会邀请本地很有声望的企业家们出席,一些财大气粗的企业家往往会争着抢着得到这样的机会。必竟这是在大领导面前露脸,并且结交的最好机会。所以他们一但抢下这个名额,就会主动买单,久而久之就养成了这种不成文的规矩。
  今天也有企业家出席,那便是李明秀,但是从接待宴的规格来看,别说一桌子菜没有三、四十万,就是这几张桌子全部加起来,总的消费也不会超过二十万。

  看着桌上简单的菜式,严忠权与省长修福贵对视以后,有些气愤和失望地看了张清扬一眼。张清扬并没有抬头,但也看到了严忠权的责怪,只是他假装什么也没看到。
  苏国辉也看到了严忠权的目光,明白他的意思,淡淡一笑,说:“忠权,你们南海可是够寒碜的啊,呵呵怎么连请我吃饭的钱都没有吗”
  日期:2017-02-27 06: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