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547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啊!”电话那头的代南州语气加重了一些,匆忙道,“莫名其妙的死人,莫名其妙的出状况,肯定是这方面的问题啊,所以才找你,想让你给分析一下。”
  他这个答案倒是不出我预料,只是我不了解具体情况,实在也没什么能分析的,想了一下,还是对他道,“风水问题的话,涉及的范围可就大了,我也说不清楚……不过,一般来说,这种问题多半跟那片土地有关。你就没想着换个地方?”
  代南州一听就嚷了起来,“大哥,你开什么玩笑啊,香港这个地方寸土寸金,能拿下这块地,已经差不多耗尽我们集团大半资金了,银行贷款都还欠着呢,换地方基本上没有任何可能。而且这个地方也是找了香港最有名望的风水大师来看的。风水上没理由会有这么大的问题!”
  他一说我才反应过来,他们这个行业就是靠地吃饭的,换地方确实没什么可能性,想了一下,我又问道,“那出事之后,你就没再找风水大师再看一下?”

  风水玄学里讲究很多,很多地方有禁忌存在。或许一开始没什么问题,但破土动工,冒犯到了什么东西,就会带来一系列灾祸。
  “看了,香港这个地方的风水风气很浓厚,风水大师很多,可是李成辉那个代表找了不知道多少个本地大师来看也看不出什么端倪!如今工地仍然寸土未动,连个地基都没能打起来!”
  代南州接着道:“我也是实在没办法了,正好今天我跟我舅舅联系,他说你回了广州,我才赶紧找到了你这里。这次你一定要帮兄弟过来看看啊,否则以后我在集团可就没脸见人了,本来我就是靠着裙带关系爬起来的,公司很多人对我不服,要是这件事再办砸了,我怕连我舅舅也保不住我了!”
  我沉默着思考了一会儿,去香港的话……现在小王励体内的邪物已经被压制住了,半年之类不会觉醒,而且香港那边,我还有个故人在。
  当初那个养鬼派的太上长老蒋天心,千里追杀的仇恨至今我还历历在目,这次去香港的话,正好可以顺手会会他,解决当初那段恩怨。
  另一方面来讲。香港这个地方风水气氛很浓,灵物也多,还能趁机帮小王励寻一下那七星艾草。

  更何况,从名义上我也不好推脱,毕竟我还是王永军聘来的顾问,一年王永军那边还要给我支付几百万的薪水。这些年来,我光拿钱不做事,着实也有些说不过去。
  略一沉吟后,我便做出决定:“好,我这就起身去香港。”
  做出决定之后我就来到了王坤的房间。
  此时房间里不光有王坤夫妇,王永军也在这里,一大家子正在享受天伦之乐呢。

  王永军扶着小王励在王坤脖子上骑大马,一大家子笑的合不拢嘴,说不出的高兴,一看到我王永军立即笑道:“周先生,您来的正好,王励现在比之前好多了,我们一家子本来想要去感谢你呢,不过看您今天起得晚,也就没敢打扰您。”
  以前王永军虽然对我也很尊敬,但因为年龄问题,他至少还没在说话时用上敬称,而现在,连“您”都用上了,倒是让我有些尴尬。我笑了笑,点头对他道,“王叔叔不必介怀,这是我应该做的……先不说这事,刚才我过来的时候,接到个电话,是代南州打来的。”
  王永军是聪明人,听到代南州三个字眼就大概知道是什么事了。王永军把孩子递给王坤老婆,脸上带着歉意道:“这个代南州,香港那件事我之前还特意交代了,让他暂时不要来麻烦你,谁知道他当面答应,转头就忘,这么快就来找您了。”
  这几天王永军和王坤因为小王励的事焦头烂额,公司的事务也没怎么管理,不过作为王氏集团的董事长,这事他自然是知道的。
  我摆了摆手,“没事的,现在小王励体内的邪物已经被压制住,安生半年不成问题,正好我也想去香港找一下七星艾草,这东西对压制小王励体内的邪物大有帮助,而且去香港也牵扯到我的一段私人恩怨。迟早我也会去走一遭!”
  “那……实在是麻烦周先生了。”王永军带着歉意说完,又张口笑道:“能者多劳,香港那件事的确也很重要,要是别人能解决,我说什么也不会再麻烦周先生您……这样吧,您也不忙动身,再好好休息一下,等过几天闲暇之时。再过去不迟,到时候我让王坤载你过去。”

  王永军嘴上说着抱歉,但他终究没有推辞。我倒不是觉得他虚伪,毕竟是生意人,代南州过来找我,多半也有他的默许在里面,后面这事要是迟迟得不到解决,王永军恐怕也会亲自找我说,那可牵扯到公司近十亿资产呢!这段时间王永军只是因为忙于小王励的事自顾不暇而已。
  我笑着摇了摇头,“休息不必了,这事宜早不宜晚,我还是今天便动身吧。南州一个人在那边也不容易,我说起来也是咱们集团的一个员工,该贡献的力量总还是要贡献一份的。”
  王永军又是一番推辞,但不过是些场面话而已,客套一番之后。还是同意了我立刻出发。
  简单收拾了一番,王永军便吩咐王坤过去开了他的专车过来,准备送我赴港。
  只是看王坤那副看儿子依依不舍的表情,我心下不忍,对他摇了摇头到,“你不必亲自送我了,这次我自己去吧,小王励的病情难得有所好转,王大哥你就在家里好好陪陪儿子吧。”
  王坤开始还不同意,说我帮了这么大忙,他不知道怎么谢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开车送我,这点小事一定要让他做。不过后来我叫王永军一起劝他,才把他劝住了,最后王永军从公司里找了另外一个司机过来,还另给我塞了一张支票。我粗看了一眼数额,足有整整五百万。
  收取薪酬本是天经地义,我也没有拒绝,拿了支票这就随司机出发去香港。
  香港距离深圳很近,只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不过入港需要办理港澳通行证,需要等待有关部门的批准。
  这些琐事在手眼通天的王永军那里都不是问题,很快我就拿到了一个特殊的通行证,由司机载着我直接去香港。
  内地驾驶汽车去香港需要办理两个车牌,还要有两地的驾驶执照,不过王永军跟香港那边业务来往频繁,这司机自然是经常去的,一切都是轻车熟路,没多久的功夫,我们便到达香港红磡。
  一下车,代南州早就在那里迎我了。身旁还站着一个年轻人,估计是秘书司机一类的。
  代南州一看到我就像是看到救世主一样的迎了上来,狠狠跟我来了一个拥抱:“周哥,你可算是来了,你再不来,兄弟我都要撑不下去了!”
  这段时间看来代南州的日子不好过,才二十多的小伙子,如今满脸倦意,头上隐约还能看出不少白发,多年的兄弟情义,看得我不由心疼。
  而且我瞧了一眼代南州的面相,他的眉心命宫有些暗红,最近确实不太顺利。
  命书上讲的这种面相易遭灾祸,命途多有不顺,时不时会有离奇灾祸发生。
  日期:2017-02-27 06: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