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404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千真万确,并且王承泽的妹妹是个哑巴,你想想看,这个小女孩有多惨。”
  白子惠冷声说:“董宁,你杀的好,王承泽就是一个畜生,不应该让这种人活着。”
  白子惠的正义感也很强,她一怒,脸是冷若冰霜,眼是怒火勃发,也不怪人发怒,王承泽这事太操蛋了。
  那可是亲妹妹,王承泽怎么会下得去手,还是虐恋,单方面的粗暴对待,摧残着那个女孩,实在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我对白子惠笑笑,替她拢了拢有些微乱的头发,一路奔波,她风尘仆仆。精神虽然不错,可是还是有些疲惫的,本想好好爱怜她一番,条件不允许,毕竟我现在身子虚弱,白子惠也好不到哪里去,担惊受怕,也需要时间调整,虽然很想亲密,但我想有一个完美的回忆,而不是草草了事。
  男人的欲望就是来的这般快,让人措手不及,但去的也快,发泄出来。便进入圣人模式。

  “我爸妈还好吧。”
  白子惠说:“挺好的,你的事我没告诉他们,怕他们接受不了。”
  我说:“那你爸妈呢。”
  白子惠笑笑,说:“还那个样子,我妈最近也不闹了,我有时间回去看两眼。”

  我说:“咱妈咱爸这样就挺好,别跟陆家掺和在一起,闹心。”
  白美人撇了我一眼,说:“什么咱妈咱爸,什么时候跟你一家人了。”
  我把白子惠拉入怀里,说:“你早就是我的人了,还想跑哪里去。”
  白子惠轻哼一声,说:“董宁,你这个样子。让我下不了决心,太危险了,这次我真的有点害怕了,我也知道你做的工作是有意义的,可是你这是献出了自己,没有为自己家而考虑。”
  悠悠一声叹气,我看向窗外,外边天气还好,雾霾被风吹走,去另外的地方为非作歹,天蓝云白。
  白子惠的话很真诚,可是越真诚越刺骨,她说的没错,我是男人,是家庭中的重心,如果我没了,对家庭来说是沉重打击。
  我说:“这些事总是要有人做的,看不到黑暗,不是因为没有,而是有人竭尽全力,把黑暗挡在看不见的地方。”
  白子惠说:“我懂,可是,你想过没有,如果我们结婚,我的父母会同意吗?我不敢告诉他们你的生命安全得不到保障,某一天,或许明天或许后天,会传来你的噩耗,他们会怎么想,我现在还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受不了,我接受不了,为什么让我喜欢上你,为什么让我被这样折磨,董宁。你让我变得不理智。”
  不是不理解我,而是太理解了,所以害怕,我抱着白子惠说:“老婆,我答应你,以后不会陷入这种险境之中,还有。我跟别人不一样的,你忘记了,我有特殊能力,能逢凶化吉遇难成祥。”

  白子惠悠悠的说:“董宁,现在王承泽死了,应该没有什么阻碍我们结婚,姥爷那边也说不上什么话了。最后的一点不确定因素没了,可是,你的所做作为真的让我有点害怕了,站在我父母的角度,之前希望我嫁给王承泽,是为了联姻,可我没有了幸福,董宁,你现在这种状况,让我很没有安全感,你告诉我,天天担惊受怕,我跟你结婚,又怎么有幸福可言。”
  结婚不仅仅有爱就可以,还有考虑现实,没钱可以赚,况且白子惠不在乎这个,我没钱她有钱,但是命没了,那就什么都没了。
  看到白子惠的好心情消失了,我现在觉得很愧疚,让白子惠这样痛苦。
  白子惠说:“董宁,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是发泄一下,心里面觉得憋得慌,只是跟你抱怨抱怨,我知道你离不开你的工作,只是希望遇到危险的时候,你别往前,往后退一退。”

  我说:“我知道,老婆。”
  白子惠从我怀里挣脱,她对我甜甜一笑,说:“好了,该把门打开了,外边人以为我们做什么呢。”
  我轻笑一声。说:“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白子惠瞪了我一眼,说:“还是要注意点的好。”

  见白子惠要走,我心中骚动不停,伸出手,抓住白子惠的小手,这手滑滑的,怎么捏都捏不够。白子惠看了我一眼,说:“你还想干什么?”
  我说:“亲个小嘴再走。”
  白子惠说:“别闹,没脸没皮的。”
  我说:“我就是没脸没皮的。”
  转过了身,脸低了下来,一阵香气扑面而来,嘴唇软软的,贴在我嘴唇上,触感很好,好像吃了棉花糖,甜滋滋的。
  我贪恋此时的感觉,沉沦不能自拔,仿佛琼浆玉液。
  刚刚接触,白子惠身子便想往后退,我顺势抱住了她,让这个吻持续的长一些,怀中的白子惠嘤咛一声,想要挣脱,却挣脱不了。
  “这个死人,这么用力。”
  “不是刚刚苏醒吗?怎么恢复的这么好。”
  足足多吻了二十多秒,白子惠用力的推开我,脸上一抹红。恰到好处,人比花艳,我不由看呆了,痴痴的笑。
  “傻子!”
  白子惠低声说了一句,转身走到门边,打开了门,不知道她在外边说了什么。我只坐在病床,目光没有重点,随意的望着,心却很安稳。
  过了一会,白子惠进来了,齐语兰田哲和王承泽的妹妹跟在了后面,说了一会话也都熟悉了。田哲这边的事处理完毕,回公司去了,王承泽死了,还是被我杀死的,这公司是开不下去了,田哲要去处理很多的事。
  齐语兰不会走,她在我身边一来是保护我的安全。二来是替我处理特勤这边的事,博弈刚刚开始,还没完,据齐语兰说,对我还是会有一个审查的,不过我不用太担心,这个审查会比较正规,我虽然惹了麻烦,但审核的人有那边的人也有我们的人,总体来看,还是比较公平的,不用担心对方使坏。
  白子惠这几天也不走,主要是照顾我,其次处理一些公司的事。田哲有一些事不太好办,毕竟这是一个烂摊子。

  王承泽妹妹的事也需要处理,这个孩子以后怎么办,我觉得她似乎不愿意回那个家了,从她的表情从她的内心,她恨那个称之为家的地方,更深层次的心情是恐惧。
  我用恶意去揣测去想。王承泽对妹妹做的事那般的肆无忌惮,大概王承泽的父母知道,为什么还允许这样的事发生,因为王承泽是男人,还是王家出色的下一代,可以光宗耀祖的人,至于王承泽喜欢欺负妹妹,那就让他欺负好了,一个女儿有什么重要的。
  我想,这就是让王承泽妹妹感到绝望的原因。
  当她跑到自己母亲的身边,痛苦着,用手势告诉自己被侵犯,可那个生下她的女人微微一笑,告诉她。不要声张,要服从,要好好被哥哥摆布。
  日期:2017-02-26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