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491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挂了电话,我脑子里乱糟糟的。心烦意乱地点燃烟,静下心来仔细捋了一遍,不停地告诫自己,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乱,越要冷静沉着。如果说搞广告策划自己拿手外,行政工作完全是临时抱佛脚,可既然已经答应赵家波了,再后悔都来不及了。敲定的时间比预期推后了一天,即便如此也太紧了。

  乔菲听到了我们的谈话,想了想道:“如果直接飞拉萨,那就要去拉萨那边安排接机。我看了下地图,成都到拉萨要2000多公里,如果从这边租车过去很显然不现实。”
  “嗯,时间太仓促了。实在不行下午我飞拉萨,先把那边安顿好再说。”
  “那这边怎么办?”
  我沉默片刻看着她道:“要不你留下来?”
  “如果信任我的话,还是我去拉萨吧。”
  我好奇地道:“你去过拉萨?”

  乔菲反问道:“你去过?”
  “哦,没有,只是梦里去过。”
  乔菲笑了起来,道:“反正都没去过,谁去也一样。如果两个人在一起的话,什么事都做不成。”
  我想了半天也只好这样了,可想起上午的事不由得捏了把汗,抓着她的手担心地道:“我不放心,你一个女孩子家……”
  乔菲莞尔一笑道:“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啊,没事的,去了那边我自有办法。”
  没有办法的办法,也只能这样了。我使劲抽了一口烟道:“那好吧,一会儿吃过饭我送你去机场。”

  “不用,我自己去就行,你还是赶紧张罗这边吧。”
  吃饭时候,我不停地叮嘱着她,最后她不耐烦了,道:“我知道啦,放心吧,没问题的。”
  “那你半个小时给我来个电话,行不?”
  乔菲看着我急切的眼神笑道:“好吧。”
  吃过饭,我去附近的银行给她转了100万,又把身上的钱全留给她,她正要伸手拦出租车的时候,我一把抓着她的手恋恋不舍道:“菲儿,真的能行吗,要不我陪你去吧,真的很担心。”
  “能不能别这样,本来没什么事,弄得我心里没底了。”
  “好好好,那你走吧。”

  一辆出租车在面前停了下来,乔菲打开车门正准备上去,回头看着我焦虑的神情,在脸颊轻轻吻了口灿烂一笑道:“别担心我,你这边安排好了,我们在拉萨汇合,好吗?”
  我重重地点了点头。
  乔菲留下一抹微笑离去了,而我僵硬地站在那里不能自已。要是她有个三长两短的,后悔都来不及。我突然后悔了,扒开腿追着出租车跑了几十米,而车子在前面的路口拐弯上了高架桥,一切都晚了。
  看着出租车消失在视线中,我才依依不舍一步三回头离去。站在陌生城市的十字街头,不知该何去何从。就像站在日本的街头,或许前面的那个路口就是二丁目。
  顶着大太阳坐在路边的长椅上,时不时望着出租车远处的方向。不知为什么,乔菲离开后我就像丢了魂似的,她已经成了我生命里不可或缺的部分,融入了我的血液,随着脉搏的跳动而感应着对方的心跳。

  胡思乱想了一会儿,我站起来准备出发。本以为想过一下大款的滋味,没想到有钱花不出去。不管租车了,先去把酒店订下来。在手机上连续查了七八个星级大酒店,居然全都爆满,根本预约不上,忙活了大半天,一件事都没办成。
  实在没办法,我又回到了昨晚居住的酒店。老板倒是可以帮忙,可联系了好几家,都一无所获。要不就是爆满,要么就是没那么多的房间。就在我急得团团转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我还以为是李旭春的,看到是杨珂,不耐烦地接了起来。
  “干嘛呢?”
  我和杨珂与袁野一样,从小是死党,关系相当不错,而且父辈的关系也很融洽。前阵子他爸还回到云阳在家里吃饭呢。我给他发出了邀请,这孙子忙得天旋地转,鬼知道在忙什么。

  “能干嘛,忙呢。”
  杨珂笑了起来,道:“听说你在成都?”
  我吃惊地道:“你怎么知道的?”
  “雯雯告诉我了,不巧的是,我也在成都。”

  “卧槽!不是吧。”
  “骗你干嘛,我来成都快三个多月了,正在这边筹备建设分社。你在什么位置?”
  听着他不像是假的,我走出去看看道:“在青羊区人民路这边。”
  “哦,那等着,我马上过去。”

  十几分钟后,一辆白色的途观停在面前。杨珂跳下车面带笑容伸开双臂疾步走了过来,搂着我一使劲,我差点没喘过气来,然后猛地往胸前捶了一拳道:“你小子还那么结实,还踢球呢?”
  我揉着胸口道:“你孙子下手还是没轻没重的,差点没把我给噎死。”
  “哈哈,几年没见身体都瘘了,玩女人玩得多了吧?”
  “边去,你以为我像你啊,风流倜傥,骚气十足,指不定祸害了多少良家妇女。”
  杨珂又一阵爽朗的大笑,搂着我的肩膀道:“走,找个地方聊会儿去!”
  “哪有心思聊天啊,烦心事一大堆,正好逮住你了,可得帮帮我啊。”
  “那也得坐下来再聊吧,走吧走吧,来了成都就得听我的。”说着,拉着我上了车。
  前面提到,杨珂的父亲现在是某集团军副参谋长,功成名就,地位显赫,是1258厂混得最好的。1258厂属军工厂,他父亲不知用什么法子回到了部队,而且一路当上了参谋长,在大厦倾倒之际,果然是各显神通,各谋各的出路。

  而杨珂大概十几岁的时候就跟随父亲北上,后来联系得比较少,但当年的情谊始终如一。偶尔回来一两次,就如同昨天刚分开一样,聊不完的话题,诉不完的故事。
  他在京城上的大学,大学毕业后进入中央某报业集团,从最底层的记者一步步做起,后来听他说当了什么副主编,反正是文化人,在他面前我就是半个文盲。
  杨珂和他父亲一样,长得人高马大,身材魁梧,一米九的大高个站在面前有些压抑。长相类似上世纪的帅哥标准,浓眉大眼,四方脸,一脸正直正义,不当丨警丨察或军人真是屈才了。性格大大咧咧,为人豪爽且心眼实,小时候打架只要我一声令下立马操起砖头冲锋陷阵,反倒是袁野叫的最凶,到了动手的时候不知道躲那里去了。
  我和他性格颇为相似,以至于从来没发生过争吵打架,关系相处得相当融洽,再加上父辈间的情谊,关系更为铁。
  杨珂带着我来到一处相对高档的咖啡厅,坐下优雅一挥手,要了两杯摩尔咖啡。举手投足间尽显高级知识分子形态,反观我倒像是农村进城的农民,修养相差甚远。
  在等咖啡的间隙,杨珂亢奋地道:“怎么来了成都也不说一声?”
  “我那知道你在这边,不是在京城吗?”

  “单位派我来成都筹备记者站,暂时就负责这边的一切事务,一时半会回不去。要不是雯雯给我打电话,还不知道你来了呢。”
  日期:2018-02-14 08:0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