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546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忙活了半天,终于看到了一丝胜利的曙光,我不由笑了笑:“张大哥,现在既然知道这邪物会对巫炁有所感应。你可有办法镇压它?”
  张坎文刚才欣喜若狂,都有些失态了,好一会儿这才将情绪稳定下来,点了点头。确定道:“先祖留下的法诀里有不少也是对付修习巫炁之人的,现在既然这邪物能感应巫炁,我应该就有办法镇压它!”
  我这才舒了一口气:“那就有劳张大哥了。”
  张坎文跟小王励朝夕相处了这么久,早就有了很深的感情,这会儿根本就不用我说,直接又开始给小王励作法。

  小王励身上那层墨绿色的光晕仍旧存在,张坎文拿出阴阳阎罗笔,在这些光晕上画着鬼画符一样的图案。
  顷刻间。那层墨绿色的光华这就一阵剧烈的波动,像是遭了狂风的海面,随后又慢慢变得平稳,最后才化成一道光幕钻进小王励的体内,张坎文停止作法,脸上一副欣慰的表情。
  我不由开口询问:“张大哥,好了吗?”
  张坎文翻过小王励的身子,指着原先黑斑凹坑的位置笑道:“应该没问题了。相信足够能镇压这邪物半年!”
  我顺着张坎文的视线看过去,可不,原先拳头大的黑斑凹坑如今变得只有一个金桔大小;而且先前看这个凹坑的感觉像是一个天坑,让人不由有目眩的感觉,而现在看着明显浅了许多。

  童子花姐在寄身人体之后,越是临近觉醒,黑斑凹坑就会变得面积越大越深邃,直到破土而出的那一刻。凹坑会变得有如深不见底的天坑,让人看着头晕目眩。
  而如今这黑斑凹坑面积缩小不少,而且视觉深度也明显变浅,看来这邪物确实是被压制住了!
  眼下的情况让我的心情也不由大好,赞叹道:“张大哥你还真有一手,这邪物果真被你禁锢住了。”
  “可惜我现在手头没有艾草,要是能有这东西,我甚至能用秘法将这邪物苏醒的时间再推迟一年!”张坎文感慨道。
  “艾草?这东西不是满大街都是吗?”我疑惑道。
  艾草是一种野生的草药。加上本就有辟邪驱魔的功效,农村几乎家家户户都会在房门上挂着,尤其在深圳这边的农村,这东西简直就是烂大街,要寻艾草那还不容易?
  张坎文摆了摆手,“我说的当然不是普通的艾草,而是艾草中的极品,七星艾草。”
  张坎文解释道:“七星艾草用来辟邪驱魔最是有奇效,大凡山精鬼怪一类见了七星艾草都会有所忌惮,用这东西来制作捉鬼、拘鬼的法器可事半功倍!现在许多修道之人手中用的就是艾草制作的法器;
  在封建时代,这东西可是会当做嘉禾祥瑞进献给皇帝的,哪里那么容易寻?”
  说着张坎文摆了摆手:“罢了,这东西极为罕见,说了也是白说,不管怎样,如今小王励体内的邪物总算被压制住了,起码还能给我们半年的时间!”

  我点了点头,不管如何,起码那邪物还能安生半年,届时说不定祭祀恶灵已经出关,能够帮我解决掉身上的苗疆祖蛊也说不定呢,这事儿也着急不得。
  接连两次作法已经让张坎文有些疲累了,我也没再打扰,嘱咐张坎文休息片刻这就出了他的房间。
  忙活了这么久,总算能镇压住那邪物了,我也松了口气,准备回屋再补个回笼觉,可我才刚踏出张坎文的房间,电话就响了起来,来电者是代南州。
  先前好像听王坤说过一次,代南州现在担任王永军集团的一个项目经理,在香港那边拓展业务,成天忙的焦头烂额,家都难得回一次,他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
  我接通电话,电话那头立即传来代南州急促的声音:“周易,你现在是不是在广州?江湖救急啊,你快到香港来,我这里快招架不住了!”

  代南州明显很急,电话那头的他说话都有点颤音了。
  这些年代南州跟着王永军在商场上历练,早就不是当初那个毛头小子,成了一个精明商人,听王永军讲,他做事也算沉稳干练,否则也不会放心让他到香港去拓展业务,现在到底什么事让他如此急促,以至于完全失态?
  我安慰道:“别着急,你慢慢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代南州情绪这才慢慢平稳下来,跟我说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去年的时候代南州就被王永军任命为集团的项目经理,去香港开拓房地产业务。
  王永军这几年经营有方,王氏集团如今也愈发壮大,手下各种产业加起来已经有了上百亿的市值,手里的几个电子加工厂逐渐拋了出去。到手了大笔资金,开始进军房地产等产业。如今大陆这边各种房地产业趋于饱和,而且大陆这边风气也不是很好,一般人也很难插足进去,于是他决定去到香港发展,意图在那边的房产业分一杯羹。
  这次王氏集团不惜投下重金,联合香港的房产大鳄李成辉在铜锣湾繁华的地段开发一处房产,借以在香港打开场面,可谓是志在必得。
  一方面是代南州有了独当一面的能力,另一方面也是王永军有意培养,就把这个重任交给了代南州,这也是他难得的机会,为此代南州格外珍惜,颠前跑后的忙活了很久,终于在今年四月份的时候这将开发房产的各种手续办齐,可以破土动工了。
  可就在这时,怪事儿接二连三的发生了。
  破土动工那天代南州和李成辉的代表刚剪完彩,一个工头就不慎从挖掘机上掉了下来,摔断了胳膊。
  破土之时就出问题,不是个好兆头,但工地上出个伤病本来很正常,这么大的项目也不可能因此停工,于是代南州仍旧下令继续施工。

  可就在同一天,工地上的十辆挖掘机同时抛锚。而且抛锚的地点都在当初定的破土动工的那个地方!
  代南州焦头烂额的处理完这些事,本以为可以顺利动工了,可不料第二天刚起床,工地上就出现了几个工人的尸体,尸体平静的躺在地上,七窍流血,脸上都是一副扭曲的诡异模样。
  后来经过法医剖解尸体,这些人死亡的原因都一样,全部是心肌梗死。
  工地上死了人,别说工人们不敢在这里干活了,就连代南州和李成辉也是心头惴惴。
  这不是一个工人,一下子就是几条人命,饶是李成辉手段通天,还破费了一番周折,才勉强摆平这件事。
  可接下来一切没有好转,屋漏偏逢连绵雨,这事快处理完的时候,香港房务署的官员又指出代南州在办理房产手续的过程中存在违法行为,勒令工地停工。
  可怜代南州从四月份那会就已经办理完了房产手续,到如今三个月过去了,工程没有任何进展,还吃了一屁股的官司。
  “老哥,快救救我吧,如今集团几个亿投进去了,在这每耗一天,又有上百万的耗费,再这么下去,集团就要撤资了,到时候不光公司损失惨重,我估计也没脸回去了!”
  电话那头的代南州哭诉道。
  这是他第一次独当一面,不成想就遭遇了这么多变故。我皱眉思索了一下,方才问道:“你专门找我,是不是怀疑风水方面的问题?”
  日期:2017-02-26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