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795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久不见。”李牧笑了笑,捡起一支AK-47,递给她。
  劳拉飞快地套上衣服,遮挡住了姣好的身材,然后把裤子提上系紧,接过AK-47自动步枪。
  “会用吗?”李牧问。
  劳拉熟练地拉了一下枪机,抛弹壳口的地方弹出一颗子丨弹丨来,“我接受过射击训练。”
  李牧正想说话,听到脚步声,他抬手就朝门口打出了几发子丨弹丨,刚冲到门口的一名士兵被打地带着惯性直接栽倒在地上,再没有动静。
  “危险还没有接触,或者,你可以帮我看着后面。”李牧指了指侧后的窗户。

  劳拉用力点点头,跑过去找了个位置,瞄准了窗户,一名士兵从后面跑过来打算向陆地巡洋舰的侧面绕过去,劳拉果断开枪,把目标打倒。
  李牧放下心来,运动到门口的位置,捡了那支AK-47,采取跪姿射击姿势,靠着门框,从侧面向关卡那里的新月旅部队进行精确的点射!
  新月旅的人以关卡为之据点,士兵散在两侧的公路沟里,一些刚才还肆无忌惮地站着的人全都变成了尸体,再没有敢站着端枪射击的人了。关卡前面是几辆车,都是高大的越野车,此时倒是成了他们的掩体。
  在他们前方约莫百米的地方,是孤零零的陆地巡洋舰,战术军刀突击队的人早已经拉开了散兵线,有以陆巡为掩护的,也有借着右侧房屋断墙为掩护的。

  李牧占据的那座破房屋位于关卡和陆巡之间,靠近关卡一些的侧面。他从那里,可以直接打击到三十米开外的关卡,而新月旅的部队就形成了两面受敌的态势,尽管有将近五十号人,却是被仅有几个人的战术军刀突击队压制得抬不起头来。
  最大的威胁是那两台皮卡,后斗上面的那挺12.7毫米重机枪。
  甚至,李牧都能看清楚皮卡上的LOGO,一台是黄海皮卡,一台式中兴皮卡,全都是中国货,从款式和成色上看,不知道用了多久跑了多少里程,上面还有一些子丨弹丨射击的痕迹,破破烂烂的。
  两台皮卡上面的重机枪同时朝陆地巡洋舰开火,几乎有成年人手掌那么长的12.7毫米重机子丨弹丨一颗颗地被吞掉,出去的就是硕大的弹头。打在陆地巡洋舰上,一打就是一个窟窿。
  原本躲在陆地巡洋舰后面的边关林听到熟悉的重机枪发射的“咚咚咚”声,什么也不管了,抱着M249就翻滚着滚下了公路沟。一挺重机枪向他延伸射击,粗大的子丨弹丨打在地面上溅起一阵阵灰尘,边关林被完全压制住了。
  训练的时候,班长告诉胡凤奇,在班组作战中,机枪作为压制武器非常重要,也是最主要的杀伤敌有生目标的自动火器,作为班组的支援火力,机枪火力是否能发挥出作用来,影响着战斗的态势。

  胡凤奇一直在关注着边关林,事实上,李牧要他做的,就是充当边关林的副手。见到此状,胡凤奇竭力地稳住呼吸,把M4A2卡宾枪的枪管架在断墙上,瞄准了重机枪射手,放松全身的肌肉,调整到单发状态,果断击发。
  一颗5.56毫米弹头准确地从那名重机枪射手的眉心钻进去,巨大的惯性让他整个人朝后昂倒,那挺压制边关林的重机枪顿时就压火了。
  边关林经验丰富,感觉到没了压制,马上一个翻滚起来,恰好滚到了早就物色好的一堆乱石头后面,架起了M249,精准的短点射就开始对基本没有什么隐蔽意识的新月旅士兵进行点名。
  会玩机枪的人,是不会选择连射,不顾一切的扣着扳机把弹夹或者弹链打光才松手的,大多是新兵蛋子以及演员。机枪连续射击一扫一大片的场面,几乎不会在真实的战场上发生。
  甚至,大多是时候,机枪发挥的是火力压制的作用,而不是火力杀伤。例如二战时期赫赫有名的马克沁重机枪,据统计,平均发射上万发子丨弹丨才能杀伤一名敌人。
  边关林是武器专家,军中所有的列装轻武器、营连武器甚至团属火炮等装备,他都能够娴熟地使用。而接触最多的自动步枪和轻机枪,在他手里更像是自己的第三只手,指哪打哪。

  对于这样的高手来说,轻机枪,包括通用机枪,借助长枪管,射程更远、弹道更稳,他甚至能够做到对单个有生目标进行六百米外的狙击!
  暴露在外面的人,极少有能躲得过他的短点射的。而边关林选择的第一目标就是另外一挺重机枪,两下就把那名射手打的胸口血肉迸射心脏都被打成了碎片。
  “轰!”
  陆地巡洋舰燃烧起来,并且发生了爆炸。使用汽油的车辆容易发生爆炸,这也是边关林刚才果断抛弃这个极好掩体的原因。
  而那两台皮卡车,在猛烈的弹雨之中,除了更破更烂之外,连起火燃烧都没有。
  一颗手榴弹从新月旅左侧的房屋门口抛射了过来,准确地落在了一个趴着三名士兵的土坑里,还没落地,在三四米的空中就发生了爆炸。
  “啊!”
  顿时一阵鬼哭狼嚎。

  预制破片飞散,杀伤着方圆二十米范围内的新月旅士兵。尽管厂家宣称这款手榴弹的杀伤范围达到了五十米,但真正能够形成失去战斗力的杀伤范围,通常只有一半不到。
  李牧从衣领里扯出喉式耳麦,大声喊着:“老鸟!从左侧突击!从左侧突击!”
  李凤翔很快回话:“收到!”
  几个翻滚出去,藏在了小土坡后面,李凤翔绕道左侧去,也就是新月旅关卡的右侧,把距离拉近到了五十米。意外的是,新月旅居然也派出了几个人从这边绕过来。李凤翔没有悬念的和对方发生了遭遇。
  李凤翔没有犹豫,第一时间扯下一颗手雷就抛了出去,同样的延迟手法,手雷在半空爆炸,那几名试图绕过来打侧翼的新月旅士兵顿时惨叫起来。那些弹片侵切着身体,虽然不至于马上丧失战斗力,但是那种痛苦是难以忍受的。一名倒霉的新月旅士兵被一块拇指大小的预制破片划过颈部,很巧的切断了他的动脉,在心脏的压力之下,鲜血喷射出去七八米远,在短短的十几秒钟之内,他就因为失血过多而昏厥,继而很快就死了个清透。

  在他们反应过来之前,李凤翔翻滚着出去,身形停下的时候,手里的M4A2卡宾枪就开始发言了,几个点射,就结束了他们的痛苦。这一套射击战术他用得滚瓜烂熟,也只有他这个岁数的军官还记得这样的射击战术,现在已经很少部队教授了。
  新月旅这支连队被打蒙了,他们顺风顺水惯了,骤然遇到这样的对手,完全没有什么有效的反应能力。似乎怎么打都打不中对方,而对方发射的每一发子丨弹丨都能打在自己身上。而看上去,对方仅仅有几个人。
  剩余的指挥官是原政府军的军官,多少懂一些作战战术。他知道这样对射下去对己方非常不利,因此大声的下达命令:“冲过去!冲过去杀了他们!”
  三四十号人顿时同时跃起,大喊着发起冲击,他们好歹知道利用地形放低身姿冲锋。
  而在这个时候,距离最近的李牧变成了新月旅的士兵们的第一目标,因为他的火力最弱距离最近!

  日期:2017-02-26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