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595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般情况下,下属之间插科打诨是不会捎带上领导的,但今晚这一桌子都是相处多年的老朋友,市纪委副书记也是正处级,跟秦书凯的级别又是相当,因此百无禁忌的把话题扯到了秦书凯身上。
  秦书凯知道这帮人说来说去,不过是逗个乐罢了,冲着市纪委的副书记笑笑说,副书记说的的确有道理,只不过小柳现在到了我们浦和区当领导,我跟小柳之间的交情来日方长,今晚还是先照顾客人为先。
  领导发话了,程浩文和李成华先附和起来,指挥着服务员,在柳书记的身边再加把椅子,让徐书记和纪委副书记左右都坐过去,这样的安排,大家便都没什么好说的了。
  身为众人话题中心的主角小柳早已习惯了这种被拿来开玩笑的场合,官场中原本就狼多肉少,像小柳这样算得上漂亮的年轻女干部更是少之又少,只要是一些领导聚会的场合,小柳免不了要被这帮人当做调侃对象。

  瞧着徐大忠和市纪委副书记被安排坐到自己左右,小柳没好气的开口说,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允许你们这样硬来?咱们妇女早就顶起半边天了,我想要挑你们当中谁跟我一块坐,那还得我说了算,凭什么你们一个个七嘴八舌的决定下来了。
  小柳的话立即引起在座各位的哄堂大笑,徐大忠说,柳书记这么说,就真是看不中我啊,估摸着是心里有人了。
  市纪委副书记也说,是啊,强扭的瓜不甜,我看我还是先撤吧。
  市委副书记说完,装着站起身来要走的样子,被小柳伸手拉了一把笑着说,得罪谁也不能得罪顶头上司啊,您还是坐着吧。
  众人又是一番哄堂大笑。
  秦书凯见大家闹的差不多了,用眼神示意李成华酒席开始,于是在李成华的招呼下,各自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后,李成华端起酒杯说,今晚在座的各位都是咱们秦书记的贵客,我李成华酒量不行酒胆大,今天无论如何要执行好领导的指示,把各位贵客陪好了,陪高兴了......。
  李成华的话音未落,徐大忠高声反对说,李局长,你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我们都是秦书记的老下属,老朋友,什么贵客不贵客的,这不是明摆着让咱们跟秦书记之间的关系生疏了一层嘛,赶紧的,说错话罚酒三杯。
  徐大忠的话立即招致众人的起哄,李成华没想到酒席一开始,自己反倒成了斗酒的对象,想着反正今晚估摸着是逃不过这一劫,早喝醉,晚喝醉,还不都是一样的醉,索性爽快的端起一杯酒一口见底。
  李成华的豪气冲天喝法获得在座各位的掌声支持,在李成华的带动下,酒桌上三三两两的各自开始找对手行动起来。
  纪委副书记跟秦书凯坐在一块,瞧着大家喝的热闹,附在秦书凯的耳边低声说,都说当领导的白天上班就是为了打瞌睡,晚上上班才是正经工作,这话倒也有几分道理,瞧着现在什么事情不是在酒桌上私下谈成才搬上台面的,说到底,这几杯酒一喝下去,说什么话似乎都方便些。
  秦书凯笑着点头说,是啊,这也是没法子事情,长期下来都形成一种习惯了,好像是不吃饭不喝酒就办不成事情似的,这些年,工作上再苦再累都不怕,我现在独独就怕酒桌上的那一套应酬,真是喝死人不偿命。
  副书记说,瞧见网上又有消息没?听说是辽宁那又喝死了一个当领导的,要我说,这不过是媒体报道出来的,有多少媒体压根就不知道的,喝出了肝炎的,胃炎的,这些要是都算上,估摸着有大半的领导身体都是亚健康状态的。

  秦书凯跟市纪委副书记在酒桌上是级别高的领导干部,没人敢跟他们攀比喝多喝少,但是按照规矩,人人都必须过来跟领导敬酒却是必须的。
  徐大忠的脾气秦书凯是清楚的,此人是个直性子,尤其是到了酒桌上,喝酒相当爽快,但是醉酒后的品性也忒看不入眼。
  酒至三巡的时候,徐大忠已经有些喝多了,舌头有些打结的在跟大家说网上流传的段子,公务员素描:满腔热血投身社会,摸爬滚打终日疲惫;低三下四谋取地位,常年奔波天天喝醉;收入可怜啥都嫌贵,交往叩头处处破费;有用本事已经作废,不学无术擅长开会;口是心非阳奉阴违,溜须拍马寻找机会;青春年华如此狼狈,苟且偷生窝囊一辈!
  李成华也不甘示弱的来了一段官场语录:狠抓就是开会,管理就是收费,重视就是标语,落实就是动嘴,验收就是喝醉,检查就是宴会,研究就是扯皮,政绩就是神吹,汇报就是掺水,涨价就是接轨。
  小柳紧接着说了一段官场日志:清晨起床,打拳;上午开会,打盹;中午吃饭,打嗝;下午上班,打哈;傍晚加班,打牌;晚上娱乐,打x;深夜回家,打架。

  酒桌上热闹起来,一阵阵笑声随着各自的段子出口,此起彼伏。
  程浩文倒是还有几分清醒,瞧着秦书凯和纪委副书记正交头接耳的低声说着什么,冲着坐在自己身边的李成华提醒说,今晚上,怎么着你也是东道主,怎么就跟客人一起胡混起来。
  李成华显然也有些喝过头了,转脸就把程浩文说的话给散播了出去,咱们程主任批评我了,说我是东道主,不该跟你们学胡说八道。
  徐大忠听了,有些不服气的伸手拍了一下桌子说,李成华你可别仗着自己是公丨安丨局长就颠倒黑白,当着领导人的面,你倒是说说看,什么叫你跟我们学着胡说八道,我们是看你说才会跟着说的。
  小柳赶紧就势说,对,我支持徐书记的说法。

  李成华被两个不讲理的人这么作弄,也只能自认倒霉罚酒三杯。
  酒桌上的习惯一向如此,人人都恨不得瞧见别人喝醉了,喝趴下,心里才感觉过瘾,其实那些表面上喝醉酒,说醉话的人心里都还是有底线的,否则的话,为什么不把斗酒的矛头对准领导,而是只顾着跟自己级别相当的人开炮呢。
  这就是所谓的酒桌上明里暗里,究竟什么样一个明堂,也就只有各人心里自知自明了。
  酒宴结束后,众人又去了娱乐场所放松一番后,直到凌晨两点多,才各自尽兴散去。
  秦书凯坐进车里,揉了揉有些发胀的脑袋,轻轻的把脑袋往车子的靠椅上一放,浑身放松了下来。
  这种应酬说起来算是比较轻松了,大家都是老熟人,又不存在什么过于明显的目的性,说白了,就是找个由头,好好的喝一顿,轻松一下,他看得出来,今晚一桌上,除了自己和市纪委的副书记,底下那帮人全都有些喝高了。

  也难怪,今晚喝的是好几千一瓶的洋酒,洋酒喝的时候口感不错,当时没什么感觉,但是后反劲特别厉害,瞧着在k歌的时候就倒在沙发上流着口水呼呼大睡的徐大忠,秦书凯心里不由摇头,这两年没见,徐大忠还是那熊样,当了县委副书记还是没多长半点心眼。
  车子行驶了不到五分钟,秦书凯的手机铃声响起,他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显示的电话号码,居然是小柳的电话。
  日期:2018-02-14 08:0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