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234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人走后,吕大安和小虹哈哈大笑起来,小虹说,“胖哥,多亏你来啊,要不这个人真的不想走了,还竟和我说些很下流的话!”

  “应该先感谢我!”我从屋里出来笑着对小虹说。小虹故作生气的说,“才不感谢呢,你来了后,就直接进屋了!”
  “哈哈,进屋后我给胖子发的短信!”我笑着对小虹说。
  吕大安问我袁凯公司破产的事处理的怎么样了,我就把鸣翠如何挽救袁凯公司的事说了一遍。
  吕大安说,“坏了!这袁凯会不会故意骗鸣翠呢?”
  其实我之前根本没这样想过,但静心疑虑让我不得不这样想,但袁凯公司破产的确存在,而且在全市闹的沸沸扬扬,应该不是假的吧。
  小虹说她也问公司模特公司了,公司里给他们放的假,说是公司要破产重组,将来再有活再把她们招回来,应该不是假的吧。
  “大仓,你可别参与了,如果这里面是一场骗局,将来袁凯还不得整死你啊!”吕大安说的话有道理,但我怎么去阻止鸣翠呢?
  我知道现在鸣翠已经不可能阻止她了,她现在已经开始帮袁凯了,如果谁要把疑虑说给她听,必然引起鸣翠的反感,她会认为你在中间搅乱她们母子和好。
  哎,真的让人难以理解。鸣翠可以说是商界的女中豪杰,但在阴谋鬼计方面她比不了她的儿子袁凯。

  静心给我打电话让我抓紧过去,说有要事相商。我赶紧去了宾馆,吕大安在背后骂我,“靠!你快成她们家人了,不行当上门女婿得了!”
  帮人帮到底这是做人的原则,要不你不帮,既然帮了就不能考虑别的了。
  到了宾馆,我看到鸣翠与静心各坐一边,都在想什么事。我想肯定刚才两人发生争执了。
  鸣翠见我来了,连忙说道,“雨仓,你来的正好,你看看静心这是安的什么心!”
  我纳闷,没听明白鸣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只见静心坐在沙发上,撅着小嘴,好像也很生气。
  “发生什么事了?”我问鸣翠。鸣翠说,现在这一个月过去了,给银行利息款又要缴了,但袁凯的公司这个月却没有赢利,她想把G市一个公司卖掉,然后把钱投到袁凯这来。静心就是不愿意,而且说袁凯根本就没安好心,因为这个两个吵了一架。
  鸣翠要卖掉一个公司?我听鸣翠这样说,也很惊呀,这可是鸣翠辛辛苦苦打下的基业,怎么说卖就卖呢?

  “鸣姐,如果卖掉公司给袁凯,他依然挣不了钱呢?”我问鸣翠。
  “雨仓,我想那个分公司整个业务全部搬到袁凯服装公司来,然后把原来的地皮卖掉!”鸣翠告诉我。
  静心说话了,“仓哥!我妈不仅要把公司的地皮卖掉,而且把分公司的整个业务全部给袁凯!那我们公司还挣什么钱?”
  “闭嘴!他是你哥!他这样了,你不能看着他破产吧!”鸣翠生气对静心说。
  我这才听明白原来鸣翠想把卖掉的钱来缴袁凯的利息钱,据她说,这些话,足够能撑半年,估计半年后公司就能赢利了。
  做生意可不是你想挣就挣的,很多事情都是未知数,如果把鸣翠公司全部搬过来也行,但交给袁凯后,半年后能否赢利,那可两说。
  鸣翠说她现在只能这样了,没有其他办法了。对于并购的事袁凯不愿意,他爸更不愿意,因此鸣翠才打算卖掉自己的公司土地。
  我劝鸣翠,这个方法可行,但更应该引进先进的管理方法,如果还要像袁凯那样的管理方法,估计胜算不大。
  “我还把一部分中层人员带过来,让他们帮助袁凯运作公司!”看来鸣翠一切都已经心中有数,我也没法说什么。
  静心也无力再与鸣翠争辩了,看出来她坚决不同意鸣翠这样做,因此鸣翠认为静心有外心,这让静心很委曲,其实她根本没有什么独吞鸣翠公司的心,只是一心为鸣翠着想。
  看来这个时候,谁如过劝导鸣翠,谁都会让她反感。母子情深,鸣翠对儿子的那份补偿情感不容任何人阻止她。
  象棋上有卒和兵,只要卒和兵一动,无论过河还是不过河,都将无法回头。试想一家即将破产的企业,一个不懂现代化管理的老总,即使你支撑他了,也不过昙花一现。
  如果袁凯真要设了一个局,那鸣翠公司卖掉后,可真是就像象棋中的卒兵,一去不复返了。
  自从袁凯与鸣翠母子相认后,鸣翠就好像变了一个了,凡是劝她的话,她都认为这是破坏她们母子感情。就是静心劝鸣翠小心,鸣翠还会认为静心有独吞她家产的打算。
  我决定以一个身外之人与鸣翠好好谈谈,这不仅是静心的意思,也是我的责任所在。
  静心因为G市公司有事,她先回去了。我知道就是为了公司搬迁回G市打前站去了。
  我利用这个机会与鸣翠长谈了一次。我知道她现在为了袁凯公司的事着急上火,很固执己见,但无论如何我也要和她谈,即使不成功,我把话说到了,将来鸣翠不会怨恨我为什么当时没有劝她。
  鸣翠对于我利用静心的空档来很高兴,但我无心与她谈别的事,我知道她需要安慰,我不是来安慰她的,我是来劝导她的。
  我对鸣翠说,对于公司搬迁的事,还是慎重考虑,三思而后行。

  鸣翠听我这样说她,惊呀的看着我,“雨仓,你不是一直都是支持我的吗?怎么现在又劝我呢?”
  我知道她肯定这样问,“鸣姐,我们相识相知这么多年,我对你为人性格很了解,所以我必须要劝你!而且我是站在一个旁观者,局外人的身份劝你,别无他求!”
  可能我这番话说的很诚恳,鸣翠没有说话,她点燃一根烟。我又继续说道,“鸣姐,我的为人你也应该知道,所以我劝你收回公司搬迁的决定,绝不是破坏你和袁凯之间的关系。”
  鸣翠依旧没有说话,我想可能刚才的话触到她的内心了吧,我就把一切怀疑袁凯的事情,以及她和静心得的怪病,还有躲到山庄的事又说了一遍。
  鸣翠弹了一下烟灰,“你能确认这些事是袁凯干的吗?现在公丨安丨也没查出结果,而且我是他的亲娘,这可能吗?”

  我被鸣翠这句话弄的无话可说了,在鸣翠心里,即使这些阴险狠毒的事是袁凯干的,她都不想承认自己儿子是这种人,这就叫母爱。
  我不是公丨安丨人员,我也拿不出指向袁凯的证据,如果我再继续以推理说法去说,鸣翠肯定生气。
  看来不转变一个方法,鸣翠还是依然固执。我对她说,把G市一个公司处理掉,也只能解燃眉之急,还会影响到鸣翠企业的发展。
  鸣翠点点头,“雨仓,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但现在袁凯公司体量比我的大,我只能舍掉我的来拯救他的,当然我以后可能就坐阵省城了。”
  日期:2017-03-08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