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旗不倒,冲锋不止。我以血卫国》
第1767节

作者: 苇苇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
  伤势已经好了很多的龙小七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一个多月了,他的棋力在每天不间断的情况下,已经突飞猛进,刚才连续吃了老不死两个马,可惜……还是输了。
  “啪!”
  老不死对着龙小七的大腿是一枪。
  弹头穿透他的大腿皮肉而出,鲜血迸溅在石凳。
  “啊!——”

  龙小七发出凄惨的叫声,伸手握着大腿的枪伤,赶紧扯开裤子布料,掏出药膏涂抹。
  他服了老不死了,一个多月,已经挨了三枪。
  他敢发誓,老不死这个老不死的东西,绝对心理变态,说不定哪天不高兴能把他给一枪崩了。
  不过老不死的药膏倒是挺好用,止血快,在这种潮湿的环境下,伤口还不会受到感染。
  “继续下!”老不死把枪收起来,瞪眼道:“如果再不改变你的棋路,我打断你的手!”

  “是是是……改变,必须改变!”
  龙小七认怂了,不是因为打不过老不死,事实他的伤已经好了很多,捏死老不死跟玩似的。
  可他不敢呀!
  很显然,老不死要是死了,这里可不是禁区了。
  到那时候,外面那么多想干掉他的人都会抢着来杀他。
  虽然龙小七很自信,但还没有狂妄到一定程度。
  遗忘岛的整个结构是什么样,他还不知道;这儿的人到底多强悍,也只是听说。
  总而言之,一切都是为了卑微的活着,在生命的伟大之下,他选择认怂。
  反正认怂不会掉肉,最多被枪打个皮肉伤。
  “对,这才对,你得布局,布局。”老不死一边跟龙小七下棋,一边对他说道:“这一个多月没有告诉你怎么下棋,是让你自己好好的想。”

  “是是是,老不死爷爷说的是!”龙小七赶紧点头。
  现在老不死是老大,他认了,对方怎么说怎么算。
  “为什么有楚河汉界?你以为这是随便扔去的吗?它为什么不叫长江黄河?”老不死捋了捋脏兮兮的胡子,慢悠悠的说道:“这张棋盘也是一个世界,你的黑子是一个国家,我的红子也是一个国家。楚汉相争你总该知道,为什么到了最后项羽会死?”
  这是有深意的,龙小七点点头,面色变得严肃起来,盯着象棋盘的楚河跟汉界。
  “问你话呢,为什么项羽最后会死?”老不死一脸不耐烦。
  “因为……他自杀了!”龙小七瞅着老不死说道:“最后他是能逃走的,可问题是这个货是不肯逃,所以最后才被干掉。他要是肯逃走的话,怎么也不会背干掉。最可惜的是他的那匹马,叫……汗血宝马,对,汗血宝马。绝对是忠心耿耿的马,看到项羽自杀,也跟着自杀了。太可惜了,好一匹汗血宝马呀!”

  听到这话,老不死又把枪掏出来,顶着龙小七的脑门,气的胡子都颤抖起来。
  “项羽的马不是汗血宝马,他的马叫乌骓,懂吗?他的马叫乌骓!那一幕叫乌骓别霸王,你到底懂不懂?”
  “老不死爷爷,您这是干嘛呀……”龙小七哭丧着脸说道:“不管汗血宝马还是乌骓什么的……等等,项羽的马真的是乌骓?不是赤兔吗?我记得小时候听大鼓书,里面说项羽有宝马,其名为赤兔!”
  “啪!”
  枪声再次响起,又把龙小七另一条大腿打了一个窟窿。
  “啊!——我错了,我错了,项羽的马是乌骓,刘备的马才是赤兔!”
  “蠢货!赤兔是曹操的……不对不对,曹操的马叫乌骓……呸!项羽的马是乌骓,赤兔先是董卓的,然后送给了吕布,后来变成了曹操的,最后送给了关云长……”
  “对对对,是这样,是这样!”
  疼的满脸抽的龙小七连连点头,眼泪花子都快流出来。
  他敢发誓,自己压根没有做什么,老不死的直接****两枪。
  妈了个巴子的,哥们又不是钢筋铸造的,全身下都是血肉之躯,你动不动给我一枪……

  “等会,我问你的是项羽为什么会死,你还没有回答我呢。”老不死瞪着龙小七。
  “他……自杀了,所以死了,我不是回答了吗?”龙小七忍着疼痛回答道。
  “我问的是他为什么会死?!”
  “我回答了,他自杀而死!”
  龙小七都快疯了,他完全没法跟老不死沟通。

  都说了,项羽自杀死的,你还问他是怎么死的?搞什么呀?脑子糊涂了是不是?
  可惜这些话只敢在心里说,绝对不敢用嘴说。
  “局势,局势,我让你给我说说局势,不是让你说项羽是怎么死的。”老不死强忍着怒火。
  他觉得这个龙小七是不是有病,那么浅显的东西都听不明白?
  “哦,我明白了,是让我说项羽为什么兵败对吧?”龙小七恍然大悟。

  “对,你给我说说。”老不死把枪收起来。
  “他逗!”龙小七瞪着俩眼说道:“当初鸿门宴的时候该把刘备给干掉,但是他太心慈手软了。都是霸王了,如果是女人还可以心软一下,可对刘备干嘛心软?江山如画,结果这么丢了。”
  “对,这是一点,当初鸿门宴的时候,如果项羽能够心狠一点,把刘备杀掉能一除后患……刘备?是刘邦,你这个盲!!!”
  老不死真的被气糊涂了,楚汉相争的时候那是刘邦,不是刘备。
  “老子崩了你!”老不死又掏出手枪。
  “噗通!”
  龙小七重重趴在地,脸贴着地,双手合十。
  “我错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真的错了……我是盲,我保证好好下棋,好好学习……可我真的对那会的事不懂呀,老不死爷爷,您算崩了我也得给我说说刘邦跟刘备的区别是不是?他们到底是父子还是堂兄弟呀?”
  老不死眼睛一翻,差点昏死过去。

  他这辈子阅人无数,没见过龙小七这种混球!
  没有化真可怕,老不死想不通龙小七这种半盲的东西,到底是怎么在世界混的风生水起,还能玩出那么大的事。
  最怪的是竟然还能不死?好好的活到现在,活到了自己眼前。
  他真想一枪崩了这个货,可又不好真的一枪干掉,算干掉,也得找个理由啊。
  “秦朝末年,民不聊生,先有陈胜吴广大泽乡揭竿起义,后有项羽带领江东子弟……”
  “这个我知道,他带了八百江东子弟,一口气杀过长江。那时候刘邦还在卖草鞋……”
  “刘备是卖草鞋的,刘邦是亭长,在当时来说是个小混混!刘备是刘邦孙子辈的孙子辈的孙子辈……”老不死盯着龙小七:“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啊?你这个地痞无赖!”
  “刘邦也是地痞无赖呀,他是怎么当皇帝的?”

  “这个……”老不死一怔,不耐烦的摆摆手说道:“别打岔,想听给我安静点。”
  龙小七赶紧把嘴闭,他当然想听了。
  老不死给他讲这些的时候不用下棋了,算对方讲的是一泡屎,他也想听。
  日子这样过着,接下来的一个多月里,龙小七每天跟老不死下棋,老不死每天跟他将古代的故事,倒也过的有滋有味。

  日期:2017-08-24 06:3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