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401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蓝希君说:“小姨。你别凶啊!”
  脚步声渐渐远去。
  田哲拿着手机对着我拍,我说:“你这是闹什么呢。”
  田哲说:“我拍视频呢。”
  我说:“别闹。”

  我一个病人,需要休息,瞎拍什么视频。
  田哲说:“董总,你自己能拍,我为什么就不能拍。”
  脸有点发烫,看这个意思,我拍给爸妈和白子惠的视频,这些人都知道了。真不像话。
  田哲看出苗头,马上说:“董总,这视频是拍给白总的,她很担心你,现在在高铁上呢,本来是订机票的,可是又雾霾了,她得到消息也完了,所以还没到。”
  白子惠要来。那我爸妈知道不知道这事啊!我可不想他们跟着担心。
  齐语兰微微一笑,看出我心中所想,她说:“董宁,放心,你爸妈不知道,瞒着了。”

  这样还好。
  可能白子惠担心我爸妈一下被吓到,所以自己过来了。
  我现在很想联系白子惠,不过我还有不少话要问齐语兰,田哲拍好了视频,他说:“董总,我先联系白总,告诉她你一切都好,你有什么话先说吧。”
  这田哲,可能认为齐语兰也是我的红颜知己,跟童香和蓝希君的性质一样,他的意思是你们两个有什么话赶紧说吧,说完赶紧走,一会正宫就来了。
  拿着手机。田哲出去了,我对齐语兰笑笑,说:“抱歉,都是我不好,我固执己见,给你添麻烦了。”
  齐语兰笑笑,说:“没事,不算麻烦。”
  我说:“上边的人是不是暴怒啊!”

  齐语兰说:“你说呢,你这个性质太恶劣。自然是暴怒,不过你是我的下属,我保你,我们这一系跟那个一系不对付,他们要想惩治你,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因为孙坚帮同舟会做事这件事怎么也洗不白。”
  派系斗争,太正常不过了,就是爱内斗。
  我听了送了呀一口气,齐语兰既然敢这样说,自然有她的办法。
  齐语兰说:“这一次,还有其他人帮你,除了我上级帮你说话,还有童香背后的家族,也递了话来,除此之外,金元瑶这个人你认识吗?”
  我点了点头,说:“认识,怎么了?”
  齐语兰说:“她那边也出了力,这事我告诉你一声,你要心里有数。”
  当然,这是欠了人情,以后要还的。

  就在这时,外边有争吵声,是童香的声音,“谁给你们的权限让你们过来的。”
  一声抱歉,童香叫了一声,然后走进来两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看着我,其中一个面无表情的说:“董宁,跟我们走一趟。”
  两位西装男,面无表情,声音冰冷,好似催命的鬼,更像是黑白无常,手拿锁链,要拘我下地府。
  消息很灵通,知道我醒了,行动很迅速,马上就来了,心太黑了,我刚清醒便要带我走,什么意思?
  我有点哭笑不得,心里面明白。我没给那个长官面子,一丁点都没给,还狠狠打了他的脸,打的不轻很痛,况且,我得罪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王承泽叛变,特勤得利,最终是要论功行赏的,如果当时我没杀王承泽,留他一条命,这功劳应该也不会落在我头上,这是题外话,但我得罪人是真的,煮熟的鸭子飞了,怎么会对我和颜悦色。

  说实话我一点都不后悔,听到齐语兰说完来龙去脉,我更觉得自己幸运,派系之争,我站在我希望站的一边。
  “抱歉。你们哪位啊!有没有什么证件,出示一下,我看看,带我去哪里,总要说个明白吧,不能说你们带我去吃屎,我也心甘情愿跟着去,你们说,对吗?”
  两个人明显不高兴了,“董宁,别以为我跟你开玩笑,我们很严肃。”
  齐语兰站在一旁,微笑着看这两个人表演,她没说话,代表还没到她应该说话的时候吧。

  急促的脚步声传来,越来越清晰,童香和蓝希君走了进来,童香在前,蓝希君在后,童香的脸跟冰块一样。
  “你们真是一点礼貌也没有啊!”
  西装男淡淡的说:“童市长,我们知道你是谁,也知道你背后是谁,不过这事是我们特勤内部事,你插手不上。”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别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一边玩蛋去。
  童香被气到了,她脸是没什么变化,但手有点哆嗦。
  我拿起病床旁柜子上的水果刀,又拿了一个红彤彤的苹果,不知道是谁送过来的苹果,挺新鲜的,苹果苹果,平安的果,寓意很好。

  蓝希君担忧的看了看童香,又看了看我,她知道我现在处境不好,可是她现在也做不了什么,无能为力,或许因为这个,蓝希君有一种挫败感吧,她的心里念叨着我好没用这样的话。
  王承泽的妹妹小脸扬起,虎视眈眈的看着那两个人。小家伙眼神有杀气,可能她受到我的影响,认为解决问题的办法只有一种,暴力。
  齐语兰要说话,我对她示意一下,给我几分钟。
  气焰嚣张,必须给个下马威才对。

  手指微微用力。刀片起来果皮,很薄。
  “董宁,不要浪费时间了,跟我们走。”
  西装男皱着眉头,有些不耐烦的说,我手一抖,从那人头经过。只有一道影子,狠狠的刺入墙壁中,那刺破空气的尖锐声,插入墙壁后尾部的抖动声,听在耳中,异常的美妙。
  抬起手,摸了摸耳朵,又看了看手,那上面有一抹血迹,西装男双眼睁大,眼中怒焰迸发。
  “你找死啊!”

  心里是这样想的。
  同伴查看状况,其实也没什么时候,我瞄准好了,就是要耳朵流点血而已。
  “你胆子真够大的。”
  看没什么事,另外一人对我冷冷说。
  我笑笑,说:“我胆子要是不大,我也不会杀那么多的人,不过,我确实还是不够大,这点我承认,要不,耳朵不会只流一点血,有可能整只耳朵被割掉,有可能扎入眼窝,扎入嘴,这都不好说。”
  “你给我收敛点。”

  我冷起了脸,说:“很好,你继续这样跟我说话,看看我收不收敛,不开玩笑的说,我要你左眼,绝对不会扎进你右眼中,不相信,你可以试试,继续激怒我。”
  “你敢吗?”
  西装男冷笑一声。问道。
  我说:“有人给我下了命令,让我别杀王承泽,可是人我杀了,你跟王承泽对比,重要在哪里?不过是个传话的,就要有点传话的觉悟,不管受什么惩罚,我都认了,反正我都这个样了,可是后果你承担的起吗?事情你办砸了,上边的人怪不怪了,为了这事,成了残疾,亏不亏。”
  我笑着说。我不是冲动,此时此刻,彼此对立,没缓和的余地,我越不给他们面子,我身后的人越能保我,我站队了,这事投名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