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957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话的时候,吴勉拖着那柄贪狼,一步一步的向着洞口走去。没有想到的是走到归不归竟然又将他的身体挡在了吴勉的身前,这个动作让白发男人的眉毛一挑。看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不是现在就要报仇吧?”
  “现在——老人家我也得敢。能报仇的话,现在老人家我就把你打残扔出去了……”归不归终于缓了过来,顿了一下之后,他冲着吴勉苦笑了一声。举着手里的玉简说道:“老人家我虽然没见过这个,不过里面的门道还是懂的。就算解开封印。最少也要一天的功夫。你可未必能撑够两个时辰……”
  说到这里,老家伙顿了一下,看着不明白他话里意思的吴勉继续说道:“你是撑不过一天的,不过老人家我可没说撑不过。”说话的时候,手里面变戏法一样的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金贝壳。
  这个时候轮到吴勉的脸色难看了,他也没有想到到了这种地步。老家伙的手里竟然还有存货。早知道的话,他就不着急将这玉简还给归不归了。看着自己稍微挽回了一点局面,归不归嘿嘿一笑,继续说道:“别那个表情,这个小玩意儿里面也只够老人家我五分之一的术法。你以为我老人家现在真的不想揍你一顿出出气吗?”
  吴勉沉默了片刻之后,看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到底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种子!吴勉给你的种子是熟的吗?”这个时候,归不归冲着白发男人瞪起了眼睛,对着他继续说道:“几个时辰不够老人家我解开封印的,那你就让种子长大一点吧!管它能长多高多大,你有种子有术法还有徐福交给你的冥人志!吴勉,老人家我撑不住的时候就回来,到时候要么你打倒外面的人,要么替我老人家撑出来一天……”
  说到这里,归不归转身向着洞口走去。眼看着就要走出去的时候,他回头恨声的说道:“你最多只有一天!让种子发个芽吧!也告诉徐福那个老家伙,他给你种子不是瞎了眼!任叁,看着他,不行你先跑……”
  看着归不归的身影在面前消失,吴勉有些失神的坐在了地上,自言自语的说道:“种子是熟的……这个老家伙学我说话……”
  这时候,外面的人已经将百无求打的昏死了过去。囚闽转头对着还坐在地上的姬牢说道:“这个大个子说不了话了,还是先生你来说几句吧。你来劝劝吴勉,只要他自己出来,我马上放了你们下山。”
  听到囚闽终于提到了自己,姬牢睁开了眼睛,擦了擦身上溅过来的鲜血。随后他微笑着对囚闽说道:“算起来我们应该也是半个同门,看在同门的情份上,劝告囚闽先生一句。我与吴勉非亲非友。以前还是有少许的误会。你让我来请他们出来不会有什么好的效果。还有,我是长生不老之身,下杀手的时候最好直接将头颅砍下来。要不然的话很难才能至于我死地。弄不好还会吓到你的人……”
  囚闽没有想到这个人一开口,便是这样的话。相比较刚才那个满嘴粗俗不堪的妖物,囚闽心里对这个白头发的男人竟然有了隐隐的惧意。不过当着这么多同伴的份上,这位大师兄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既然是半个同门,那我更不好意思了结姬牢先生了。来,你们请这位先生开口,将吴勉喊出来。姬牢先生,如果因为吴勉不肯就范。让你命丧我这些师弟之手,还请你不要怪罪。”
  囚闽的话音刚落,已经有他的师弟一脚将坐在地上的姬牢踹倒。这人恼恨楼主嘴硬,当下用法器在姬牢的身上乱砍,想让他吃痛喊叫出来引起吴勉等人的注意。片刻之后,这位曾经不可一世的问天楼主已经是满身的鲜血。
  正如他说的一样,他的伤势在快速的愈合。不过那满身的血污,不断出现皮肉外翻的伤口和已经成了碎布条的衣服看上去还是还是让人毛骨悚然。但就是这样,姬牢还是一声不吭不说,竟然还冲着动手的那个人不断的微笑。笑的那人最后自己都下不了手了,仿佛倒在地上满身是血的人是他自己一样,这个始终都保持笑意的人才是动手的。
  不管怎么样。姬牢不断的大出血也不是什么好事。没过多久他的脸色便是一片惨白,不过就是这样姬牢的脸上也始终都挂着一丝微笑。最后动手不断砍杀他的人都闭上了眼,不敢和姬牢有一丝目光当中的接触。
  眼看着姬牢就要因为失血过多晕倒的时候。一个老得不像样子的声音传了过来:“加把劲,你们几个要是真把这位楼主轮回了,那真是解决老人家我天大的麻烦了。他刚才不是说了吗?直接砍头啊。不是老人家我说你们。动手的那个娃娃你哆嗦什么,睁开眼睛看看,再偏点你就要一刀砍翻你们囚闽师兄了……”
  归不归还没有说完,这人已经吓得睁开了眼睛。就看果然自己下刀的地方距离囚闽越来越近,不过这位大师兄好像没有看到自己一样。他正阴沉着脸看着另外一边,就连一个老得不像样子的老家伙靠在一棵大树旁。正笑眯眯得看着自己这边。
  看到了归不归出现之后,姬牢撑着的这口气终于散掉,最后冲着老家伙笑了一下之后,眼前一黑晕倒在地。
  归不归出现之后,囚闽的师弟们已经将他团团的围了起来。他们知道这个老家伙的底细,对他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归不归老先生,你我虽然素未蒙面,不过囚闽早已久仰大名了。”囚闽向归不归的方向走了几步之后,继续说道:“你是亲眼看到我们的师尊武真先生惨死在吴勉手上的,我们替师报仇总是没有错的吧。吴勉的事情你还是不要参与的好,要不然就算你是方士名宿大概也不是我们这么多人的对手。听闻归不归是个聪明人,自己的性命和外人的性命谁比那个比较重要。不用我再多说了吧?”
  “你还是多说几句吧”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囚闽继续说道:“你们不了解老人家我,我老人家是最听人劝的。不过你们也看到了。老人家我的年纪大了。反应多少有些迟钝,有什么听不明白的,你们多说几遍我老人家也就明白了。刚才你说什么来着?吴勉的性命怎么了?你在说一遍。再说一遍老人家我也就听明白了……”
  囚闽本来就是极聪明的人,要不然也不是被‘邱武真’选上首徒。当下他马上便明白了归不归的心思,冷笑了一声之后,对着周围的同门师弟说道:“他在给吴勉拖延时间。动手吧……吴勉不出来,就用他们来祭奠恩师。”
  囚闽这句话刚刚出口,这四五十个人便同时消失。瞬间从归不归的四面八方再次出现。里面握着各自的法器向着老家伙身上的要害招呼了过去。
  十几声闷响之后,就见归不归满身是血的倒在了地上。本来都以为会有一场惊心动魄的大战,谁都没有想到这个老家伙竟然连还手都来不及便倒在了血泊当中。看来盛名之下无虚实只句话就是对归不归说的……
  还没等他们高兴过来,当中突然有一人大声喊道:“错了,这是囚暗师弟!归不归用囚暗师弟做了替身……大家小心归不归偷袭……”
  日期:2017-03-23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