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死人开口说话》
第197节

作者: 阿良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法庭所有人都把视线移到范炎炎身,那些不明真相的旁听者顿时议论了起来,这也难怪,毕竟他们都认识范炎炎,以前见过他在法庭当欧阳雪琪的助手,也知道他的职业是法医,现在看到他独自一人出现在了辩护席,他们难免会觉得怪。

  范炎炎听到了他们的议论,也是感觉有些不自然,他尽量让自己的心情保持镇定,用稳重而自信的眼神回应着这些议论他的旁听者,好像他本来是一个职业律师。
  “嘭!”法官敲了一下木槌,议论的声音瞬间安静了下来,他对范炎炎严肃的问:“这位先生,我们好像的确没见过你,你自我介绍一下吧。”
  范炎炎深吸了一口气,用自己最稳重最专业的声音做起了自我介。
  “大家好,嗯……我是范炎炎,是雪琪的法……法师!”

  此言一出,范炎炎自己并没有意识到什么不对,而法庭的人们顿时哄笑和议论起来,范炎炎也很怪,难道是自己的自我介绍有什么问题吗?
  毕思敏冷冷的笑着说:“你是被告人的法师?我还刺客呢!辩护人,能请你好好发言吗?”
  范炎炎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又想说“法医”又想说“律师”,结果不小心说成了“法师”,他忍不住看向欧阳雪琪,只见欧阳雪琪也是面带笑意,一副憋到内伤的样子。
  “嘭!”法官再次敲响木槌,对范炎炎认真的问:“我刚才没听清,能请你再说一遍吗?”

  范炎炎忙不迭的点了点头,这次他做足了心理准备,小心的回答说:“我是范炎炎,是被告人欧阳雪琪的律师,在本次庭审,我将负责她的辩护工作!”
  这下庭的人没再议论了,范炎炎也松了口气,看来自己这次说的发言没什么问题了。
  法官打量着范炎炎,又翻了翻桌的档和资料,说:“你说你是律师,可我好像没在律师名单看到你的名字啊,你真的是律师吗?”
  所有人又都把目光集在范炎炎身,范炎炎也是顿时再次慌了起来,他连忙解释说:“我不是律师,但我也是学过律师方面的知识的!而且我国的刑法来讲,非律师也是可以担任法庭的辩护工作的!”
  法官点了点头,又对毕思敏问:“毕检察官,你认为呢?”
  毕思敏无所谓的摇摇头,笑着说:“没关系,既然是一个公民来担任辩护工作,那看来是没有律师敢接手这个案子了!那让他来做辩护吧,如果这个案子连个辩护人都没有,那岂不是太无聊了吗?”

  法官点了点头:“好吧,那么请这位先生来为被告人辩护吧!毕检察官,你来为大家回顾一下案情,说说案发当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毕思敏点了点头,然后拍了拍身边的张镇,张镇极不情愿的拿起了桌的件,把案情大声宣读了起来。
  范炎炎认真的听着张镇的话,生怕张镇说了什么不利于欧阳雪琪的话被他给漏掉了,然而听完了张镇的话,他都没有找到任何漏洞,张镇只是很客观的在陈述案情。
  案发当天的情况范炎炎仍然记得清清楚楚,当时他和欧阳雪琪还有李曼妮三人一起约了夏杰在J市一见面,范炎炎和李曼妮躲在暗观察欧阳雪琪和夏杰见面的情况,欧阳雪琪则是负责跟夏杰谈话。而让他们没想到的是,一个叫袁双燕的女生突然出现了,她通过接吻的方式给夏杰投了剧毒的氰化物,让夏杰毒之后,他们的注意力都集在了夏杰身,范炎炎他自己和李曼妮以及后来赶到的杨爽把夏杰送到下面一层的药品储藏室去抢救,欧阳雪琪却是留在了五楼,而这个时候,刚才离开的袁双燕再次出现在了顶楼,然后她的心脏病发作了,跟她待在一起的欧阳雪琪成了检控方怀疑的对象。

  张镇极不情愿却又无可奈何的念着手的件:“被告人欧阳雪琪,在J市一涉嫌以诱发被害人袁双燕的心脏病的方式,对袁双燕造成了故意伤害,检控方认为被告人欧阳雪琪有罪!”
  范炎炎顿时急了,急忙大声说:“你在胡说什么?她是心脏病发作死的啊!怎么能说是雪琪故意伤害呢?”
  “嘭!”法官重重的敲响木槌,严肃的说:“辩护人,请休息一下法庭秩序,轮到你发言的时候我会提醒你的!”
  范炎炎顿时不敢说话了,他也感到很是无奈,他能看出来,张镇是不愿意说这些对欧阳雪琪不利的话的,但他也是碍于自己的职责,不得不对欧阳雪琪做出指控。范炎炎不敢放松警惕,他继续认真的听着张镇的发言,同时也在心里组织着自己的语言,随时准备反击。
  张镇继续娓娓道来:“说被告人故意伤害被害人致死,我们检控方也不是没有依据的,首先是被告人的口供,她承认自己刺激到了被害人的情绪,她当时拉了一下被害人,然后被害人心脏病发作死亡了。另外我们还有其它的证据,我们在被害人的尸体身发现了被告人的指纹,在被害人的右手手腕,而且被害人还在她的手腕留下了一道抓痕,事实证明她当时拉被害人的力道还是蛮大的……下面,检控方申请提交尸检报告和指纹鉴定报告进行法庭备案!”

  法官点了点头:“嗯,通过申请!”
  于是张镇拿出了他说的那两份证据,尸检报告和指纹鉴定报告,一名法警走前去把这两份证据送到了法官的手。
  法官看了一眼这两份报告,便又对欧阳雪琪问:“被告人,你对检控方提供的这两份证据有什么疑问吗?”
  欧阳雪琪缓缓摇头:“没有疑问。”
  法官问:“这么说,你是承认自己的行为了?承认自己杀害了被害人袁双燕了?”

  欧阳雪琪一愣,然后连忙辩解说:“不是的!我不是杀害了她,我只是……不小心诱发了她的心脏病,我不是故意的!”
  毕思敏也笑着提醒说:“审判长大人,你刚才好像没听清楚我们的指控发言吧?我们刚才说的是,我们指控被告人故意伤害被害人致死,而不是杀害,这两种说法是有本质的区别的!”
  法官点了点头,歉意的说:“对不起,刚才我的确没有听清检控方的发言,原来被告人是故意伤害。那么,被告人,对于检控方对你的指控,你承认吗?”
  欧阳雪琪坚定的摇了摇头:“我否认!”
  法官问:“哦?说说你的理由?”
  欧阳雪琪认真的说:“我承认我的确诱发了被害人的心脏病,但我否认我的行为是故意的!当时被害人想要对别人实施伤害,我想要阻止她,这才刺激到了她!”
  法官又点了点头,然后对毕思敏问:“毕检察官,你有什么看法吗?”
  毕思敏笑着说:“当然有看法!我不知道被告人是真傻还是在装糊涂,她本来是个律师,应该对法律很了解,对故意伤害罪的性质也很清楚!我们手已经掌握了确凿的证据,你现在再来狡辩还有什么意义吗?”

  法官点了点头:“嗯,看来毕检察官对这个案件胸有成竹啊!那么辩护人,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法庭的所有人又都把目光集在了范炎炎的身,范炎炎看到大家都看着他,一时还有些不习惯,他小心翼翼的问:“我可以说话了吗?”
  法官点头说:“是的,现在该你发言了!”
  范炎炎清了清嗓子,他说:“我当然有疑问!”

  毕思敏饶有兴致的笑看着范炎炎说:“那好啊,我的律师先生,你倒是说说看,你在我们这样完美的指控发言面前,到底还有什么疑问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