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死人开口说话》
第196节

作者: 阿良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头,算了,先问问他吧!”雪琪妈的态度还稍微好点,她劝了劝雪琪爸,然后又对范炎炎问,“雪琪今天要公开受审了,她有律师吗?”
  雪琪爸不满的说:“要什么律师?她自己不是律师吗?她自己不能为自己辩护?”
  范炎炎叹了口气,说:“雪琪……她已经在接受审讯的时候承认了,她承认自己诱发了死者袁双燕的心脏病。”
  雪琪爸妈都是大惊,雪琪爸大声问:“什么?她认罪了?”

  范炎炎解释说:“不,不是认罪,可以说她承认自己间接导致了死者袁双燕的死亡,但从法律的角度来说,她的行为到底构不构成犯罪,还有待商榷。”
  雪琪爸妈面面相觑,雪琪妈又焦急的说:“我们家雪琪是不会杀人的!她绝不能被判刑啊!不能冤枉了她!”
  范炎炎说:“嗯,我知道!我也相信她是无辜的!但最后她到底会不会被判刑,还要等这次审理结束之后才能知道!总之,我会尽力的!”
  雪琪爸妈面面相觑,然后雪琪爸轻蔑的问:“小子,这么说,你是她的律师了?”
  范炎炎鼓起勇气点头说:“嗯,算是吧,不过我不是职业律师,只是最近几天恶补了一下法律知识而已,这次庭审由我来为她辩护,我会全力以赴的,一定要让她拿到无罪判决!”
  雪琪爸狠狠的瞪着范炎炎大声说:“简直胡闹!你不是法医吗?你怎么为她辩护?你懂什么?”
  雪琪妈连忙劝雪琪爸说:“老头,冷静一点!他也是咱女儿的朋友,他一定也希望女儿平安!”
  雪琪爸指着范炎炎毫不客气的继续指责:“你个臭小子,我女儿肯定是跟你一起去的那个学校吧?人死了之后为什么抓的是她不是你?要是我女儿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
  雪琪爸指责着范炎炎,雪琪妈怎么劝也劝不住,范炎炎觉得很委屈,但也完全无话可说,因为事情的确如雪琪爸说的那样,欧阳雪琪是因为他才被卷入这场杀人案件当的,
  如果不是他坚持要调查夏侯武,坚持要试探夏杰的身份,他们不会去市一,自然也不会赶袁双燕心脏病突发猝死,欧阳雪琪也自然不会被卷入其。但是,人有旦夕祸福,事前谁又能想得到呢?
  距离开庭时间越来越近了,陪审团等不少相关人员也陆陆续续的来到了法院,法庭的大门这时也打开了,雪琪爸的声音也吸引了周围不少人的注意,他们纷纷停下脚步在一旁围观,其也有不少人在小声议论着,说着范炎炎的坏话。
  “范炎炎不是法医吗?听说他这次要当律师来为欧阳雪琪辩护啊!真是怪,欧阳雪琪自己不是律师吗?她为什么要让一个法医为她辩护?”
  “他是个小白脸!跟着欧阳律师吃软饭的!”
  “据说当天范炎炎和欧阳雪琪都在现场,为什么只有欧阳雪琪被抓了?”
  也许是觉得周围的人太多了,让雪琪爸觉得不舒服,他摆了摆手,又对范炎炎说:“小子,一会儿了法庭,你最好不要乱说话!我女儿的命运现在掌握在你的手里,你要是把她给坑害了,我这条老命跟你豁出去了!”
  说完这话,雪琪爸和雪琪妈两人便走进了法庭之,周围围观的人也都纷纷散开,不再看范炎炎的笑话,他们也陆陆续续的进入了法庭。
  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们,范炎炎忍不住又叹了口气,心的委屈不用说了,他同时也有一种被人看低的悲愤,虽然他是个法医,但这几天好歹也学习了这么久法律的知识,可雪琪爸担心他在法庭表现不好,从而害了欧阳雪琪,他心也在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做出强有力辩护,在法庭粉碎毕思敏的控告,为欧阳雪琪争取到属于她的那份无罪判决!

  于是范炎炎也跟着走进了法庭,虽然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来了,但这次进入法庭,他和以往的心情都不同,以往他都是作为一个律师助手或者一个旁观者的身份,而现在他是律师,虽然没有律师证,但他的确肩负起了为欧阳雪琪辩护的责任,正如雪琪爸所说,欧阳雪琪的命运掌握在他的手了!
  法庭还没有开庭,整个法庭都闹闹嚷嚷的,那些赶来旁听的人们情绪都有些兴奋,他们提前来到了法庭,议论着即将开始的这场法庭审理。
  范炎炎四处望了望,只见法庭最前面的席位,法官以及其他的审判员已经各各位,蓄势待发,而跟他们正对着的,是被告人的席位,欧阳雪琪也已经站在了那里,身旁有两名法警严阵以待的看守着。他的右手边是检控方的席位,毕思敏和张镇正站在那里,他们脸的表情还跟昨天他见到他们的时候一样,毕思敏意气风发,张镇萎靡不振,范炎炎也很能理解,毕思敏是在等待着这样一个机会,她好控告她的对手,欧阳雪琪,而张镇则是因为喜欢欧阳雪琪,可他却是站在了指控她的检控席,所以心里一定很不好受。

  范炎炎的右手边那个空着的席位,毋庸置疑是辩护方的席位了,他到最后都没有为欧阳雪琪请到律师,所以这个席位现在是空着的,他紧紧拿着自己挖空心思整理出来的资料和档,怀着忐忑的心情,缓缓走到了辩护方的席位之,他很担心法警会把他赶下来,但幸运的是,并没有人注意到他。
  范炎炎看着欧阳雪琪,只见欧阳雪琪仍然低着头,脸色看起来非常差,这几天没有化妆的她,看去已经有些憔悴了,两人隔着十余米之远,范炎炎能体会到她的心情,她现在一定是惶恐不安的,除了亲眼看到死人给她带来的不安,她肯定也没有想到,自己身为一个律师竟然也会有站被告席的一天。
  欧阳雪琪感觉有人在看她,她茫然的抬头一看,目光和范炎炎对了,看到范炎炎的时候,她心流过一丝暖流,又看到范炎炎跟前竖着的那个写着“辩护人”的牌子,眼泪再次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她终于体会到被人关心的感觉了,而且是被范炎炎关心,这也算是不幸的万幸了。
  范炎炎握紧了拳头,目不转睛的看着欧阳雪琪,用只有他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雪琪,加油!”
  欧阳雪琪看出了范炎炎的口型,她连忙擦了擦眼泪,对范炎炎坚定的点了点头。
  短暂的等待之后,伴随着法官敲下木槌,法庭的人们纷纷安静了下来,这场法庭这样开始了。范炎炎的心情也非常紧张,他连着深呼吸了好几口,同时也在整理着自己的思绪,心暗暗为自己祈祷,希望自己等一下在法庭表现好一点。
  法官拿起了他面前的件严肃的宣读:“那么,有关2月15日在本市一发生的杀人案件,现在开庭!”
  整个法庭都非常安静,范炎炎感觉周围的空气也随之凝重了起来,他很想纠正一下法官的话,这不是故意杀人案件,而是意外身亡的事故!这个案件不存在所谓的凶手!但他看到大家都很安静,他又不敢随便说话。
  法官又对毕思敏说:“检察官,你来为大家介绍一下案情吧,我今天嗓子有点不舒服。”
  毕思敏微微一笑,然后直直的盯着范炎炎说:“在此之前,我想先听辩护人自我介绍一下!难道大家都没发现吗?今天的辩护人,是新来的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