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545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坎文一边说着,一边自顾的摇头,声音里面带着几分酸涩。
  “难道我的想法是错误的?我每日耗尽一身道炁,对那邪物莫非一点影响都没有?还是因为那邪物修为实在太强,我这些道炁根本不足以影响到他?”
  这会儿的张坎文自顾自的在分析,旁若无人的喃喃自语。
  只是他的话语倒是提醒了我。
  上一次,小王励体内的邪物短暂降临之时,我也在场,曾感受过那邪物的气息。
  从当时王励身上的一丝微弱气息来看,那邪物的确很强,但也没强到以张坎文的境界完全无法撼动的程度。毕竟现在那邪物还在通道的另一端,此时在王励身上显现的,只是遥遥传来的一丝气息而已,以张坎文的修为,应该轻松便能应对才是。
  这也是当初张坎文很有把握说他能帮小王励度过前两个关卡的根本原因。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为什么张坎文辛苦努力这么多天,情况非但没有好转。反而变得更坏了?

  我犹豫了一下,心里隐约生出了一个念头。
  修行之人所修本源无外乎两种,一为道炁,一为巫炁。
  若是张坎文每日都用自身巫炁温养小王励,一点效果都没有的话,那是否可以试试巫炁?
  这倒不是我临时起意,任何力量都是有个限度存在的,张坎文这足足数月时间,每日耗尽自身道炁,加到一起,那些道炁的威力已经足可称恐怖,既然如此还没有丝毫作用的话,那只能说不是他的道炁不够,而是他的道炁没用。

  世间力量,究其本源无外乎两种,道炁不行,自然只能试试巫炁。
  “张大哥,你觉得我用巫炁温养一下小王励,会不会有用?”我斟酌了一下,出声问道。
  听到我的话,张坎文先是一愣,然后迅速反应了过来,脱口而道,“对啊,我怎么没想起来!或许是那邪物力量诡异,我的道炁对它根本没用!也不对,如果道炁真的对它没用的话,说不定还会弄巧成拙,反而会加速它的觉醒!怪不得我感觉小王励的情况没有好转,反而恶化了!一定是这样,你快试试看!”
  都说当局者迷,被我一言点出另一种可能性之后。张坎文仿若发狂一般,自言自语说了一大通,然后也顾不上听我回答,拉着我便在床边坐下,让我用尝试动用巫炁。
  我也没再多说什么,小王励的情况已经很不乐观,即便我猜测的不对,用巫炁温养他的身体也不会给他带来什么坏处。于是,我催动体内的巫炁,握住小王励的手,朝他体内输送进去。
  我抓着小王励的手默默的催动体内的巫炁,将其缓缓注入到小王励的体内。张坎文连大气都不敢喘,眼神灼灼的看着这一切。
  小王励状态倒还不错,躺在那里,乌溜溜的眼珠子饶有兴趣一般看着我,身子时不时的翻动着。
  我默默调动体内的巫炁周天,缓缓加大了手上的巫炁输入数量,与此同时。一层墨绿色的光幕萦绕在小王励身体周围,随着输入的能量越来越多,光幕也变得越来越浓重。
  那邪物虽然此时尚未觉醒,但在休眠时期身体机能也会有一种本能的防御,这种防御对外来的能量会发生一种本能的感应。那种感觉就像是两块磁铁,若是不同本源,两种能量就会相处排斥,随着能量输入越多,这种排斥力也会越来越大,直到干扰到正在休眠的邪物本身,催促其觉醒。
  而若是两种能量同源同体,则会相互感应。相互蕴养,进而影响到正在休眠的邪物延长休眠也说不定。
  一开始输入巫炁的时候小王励并未展现出任何不适,我也并未遭遇太大的阻力,可随着输入的巫炁越来越多,小王励忽然变得躁动不安,身体开始胡乱动弹,与此同时,我受到的阻力也开始缓慢增加。
  随着我体内的巫炁周天这时被全部调动起来,巫炁输入的数量也变得无比磅礴,可这时这邪物对此也变得越来越抗拒,输入巫炁的阻力也变得越来越大!
  难不成这邪物修习的既非道炁也非巫炁?
  这种情况让我匪夷所思,不过我仍旧未停下手里的动作,反而缓缓加速了体内的巫炁输送。
  随着输入的巫炁数量不断加大,其阻力也变得越来越大,而且这种阻力会随着你巫炁的继续输入而呈现近乎指数倍数的增加,那种感觉就像是两个人在掰手腕,越掰到最后越吃力。
  此时我的额头已经隐隐冒汗,就好像是在跟一个修为不俗的对手在比拼巫炁数量,消耗不轻。

  张坎文看着眼前这一切,不由叹了口气:“算了周易,不行就别硬撑了。”
  想到这可能是帮助小王励稳住那邪物的最后一个办法了,我心里也有点颓废,不过事已至此,我也是无可奈何。强行输入巫炁甚至有可能会加速邪物的苏醒,结果反而适得其反,所以我这就缓缓减慢手里的巫炁输送,准备停止这一过程。
  “原本只要能暂时镇住这邪物。我就有办法让这邪物半年之内不会觉醒,现在看来,怕是做不到了!”张坎文惋惜道。
  此时小王励身体周围那层墨绿色的光幕没有丝毫褪色或者波动,也就是说。巫炁丝毫没有被小王励体内那邪物吸收或者感应。
  我低头思索了一下,这件事情越来越棘手了,不管是道炁还是巫炁,那邪物都是如此抗拒,难道它是修习另一种本源的?

  可世间除了巫炁便是道炁,还哪里有什么别的能量体?
  天地之间的能量都是来自四余七曜,四余星对应的是太岁的巫炁;而七曜星则对应当下大行其道的道炁,难不成这邪物还能跟别的星宿建立联系,修习另一种能量?
  我终止了体内巫炁的传送,怔怔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久久说不出话。
  先前知晓这个邪物修为极高已经让我有些担心了,现在这种情况更是让人心里没底。
  不修习道炁也不修习巫炁。那眼前这邪物又是从哪里汲取的能量?

  张坎文把手探进光幕,摸了摸小王励的脑袋,那种感觉像是一个慈祥的父亲在安慰重病的儿子,让人看了不由心疼。
  “唉……不行只能另想他法了,周易,把这层光幕吸收回去吧,既然那邪物不能吸收,这些能量反而会加速那邪物的苏醒。”张坎文出声提醒道。
  我伸出手,这就打算照做,诚如张坎文所说,这些巫炁如今既然不能被那邪物吸收,留在这里反倒会适得其反。
  我们两个人此时都很颓废,既然做不到压制小王励体内那邪物,我们就要做好准备迎接那邪物随时的苏醒!
  不过就在我垂头丧气的要收回这些巫炁的时候,萦绕在小王励身前的光幕发生了一阵波动,就好像平静的水面被投进了石子。泛起阵阵涟漪。

  “那邪物感应到了!”我不由出声。
  小王励体内的邪物此时正在休眠,不能吸收这些巫炁很正常,可是它却对这些巫炁有所感应。
  也就是说,那邪物极有可能是修习巫炁的!
  张坎文很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个情况,一阵狂喜:“这邪物果然能感应巫炁!”

  日期:2017-02-26 09:3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