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956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些人一路追赶到了苗疆,马上便找到了在山上胡乱转悠的百无求。正要继续找其他人的时候,突然发现吴勉和归不归的印记气息突然消失。只有小任叁的印记还在山腹当中窜来窜去的,当下这些人的大师兄囚闽用了禁制想要把小任叁从地下逼出来,抓到它之后,在和百无求一起拷问吴勉和归不归的下落。
  “还以为是楼主带你们来的。原来在海上的时候,你们已经动过手脚了。”归不归嘿嘿一笑,刚刚想要再说点什么的时候,洞口的位置突然响起来百无求骂街的声音:“别推老子啊,老子不是你们的爸爸,不吃这一套!”
  这个时候。几十个人押着百无求和姬牢两个人走到了山洞洞口。为首的一个大胡子看着一地的碎肉,说道:“就是这里了……”
  这些人除了留下来几个看守百无求和姬牢的人之外,剩下的人都散开。在大胡子的带领下,在周围寻找囚滦的下落。看到看守的人不是那么在意,当下姬牢原地坐在地上,闭目养神起来。
  而百无求还在有一句没一句的骂着街,归不归站在洞口。能看见他那便宜儿子皮青脸肿的样子。老家伙叹了口气之后,自言自语的说道:“早知道的话,老人家我当初就不那么浪费术法了。现在只要有个储金,老人家我现在就让他们去和‘邱武真’作伴去。”
  经过吴勉和归不归二人合力的阵法,脱胎于徐福的手笔。除非广仁那种级别的修士,否则就凭外面这些修士,就算是‘邱武真’调教出来的弟子,也看不到、听不着山洞里面的情形。
  偶尔有几个人从山洞口走过,也没有伸手去触摸山石的意思。这些人在附近找个半天都没有发现近在咫尺的地方,竟然有一个山洞。
  找个半天之后依然没有什么结果,不过这个时候,已经有人在地上的残尸当中发现了这个尸体主人的身份:“囚闽师兄,死的是囚钟师弟。除了囚钟之外,没有发现这里有囚滦师兄的踪迹。”

  大胡子囚闽点了点头之后,将散开的师弟们都召集了回来。随后他走到了百无求和姬牢的身边。对着空气高声喊道:“吴勉!我知道你已经囚禁了我囚滦师弟。你消亡了我师邱武真,还在乎我们这些武真先生的弟子们吗?如果你还要继续躲藏下去的话,你的这两位朋友就要因你之过而丢了性命。来,让这个大个子跪下……”
  这句话一说完,已经有四五个人将百无求扳倒。只不过二愣子挣扎的太猛烈,四五个人加上术法也只是让它趴在了地上。就这样百无求还在不停的破口大骂:“你们仗着人多欺负我一只妖是吧?好!老子这笔账给你们记下了。囚闽!有本事给爸爸一个痛快的,要是你爸爸我皱皱眉头。你就不是老子的种!你是你娘那个臭不要脸的娘们儿和隔壁王麻子生的野种……”
  听着百无求骂的实在不好听,压在它身上的人对着二愣子连打带踹的。眨眼间便将百无求打的满脸满身的鲜血,就这样,百无求还在不停的大骂。只不过没有几句便有了求死的意思,它骂人的时候也带上了给归不归的话:“老家伙……老子我可能要先走一步了……那什么……老子在奈何桥上等着你……你不到老子就不去投胎。不着急……你把该办的事儿都办妥了再来,三五百年也是它……三五千年老子也等。囚闽!来……给你爸爸来个痛快的……老子下去找你妈告状去……”

  这个时候。山洞里面的归不归和小任叁也在对着外面骂街,他们一人二妖都对着大胡子囚闽去了。一时间,洞内洞外都对着囚闽的母亲去了。好不热闹。
  吴勉早已经忍不住了,百无求刚刚开始骂街的时候,他便要拖着那柄贪狼冲出去。不过在洞口被归不归和小任叁死死的拦住。老家伙死守在洞门口:“他们就是吓唬吓唬百无求,不敢真动手的。你信老人家我一次,百无求出事,我老人家马上就下去陪他……等着老人家我恢复了术法的,外面一共四十九个人。我老人家不送他们去见‘邱武真’,归不归三个字倒着写!”
  吴勉也知道就算有贪狼在手。可毕竟也没有徐福给他的术法,就算自己能拼掉他们一半人,最后也要命丧在这些人的手里。不过他实在压不住肚子里的火,正要拉开老家伙的时候。自己的大腿又被小任叁抱住,小家伙也在苦劝吴勉。
  这个时候囚闽看出来便宜,猛的从地上窜了起来。将他全身的术法都运用起来,对着大门口的三个人猛撞了过去。不过就在他窜起来的一瞬间,吴勉已经发觉。白发男人直接将手中的贪狼对着囚滦甩了过去。刀锋不偏不倚正穿过囚滦的身体,好好的一个人瞬间成了两片。
  “老家伙,这件东西本来想着拖两百年再给你的,现在看不给是不行了……”说话的时候,吴勉挣脱了归不归和小任叁。走到了囚滦的死尸身边。一只手拔起来插在地上的贪狼,另外一只手上突然冒出来由无数条电弧纠缠在一起的电弧团。
  片刻之后,电弧团慢慢的消散,显露出来里面一个小小的锦盒。这个时候,归不归已经猜到了吴勉手中的锦盒里面是什么东西。当下老家伙哆哆嗦嗦的打开了锦盒,看到了里面一个由白玉做成的书简。书简上面正是解开他书法封印的法门……
  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老家伙满脸纠结的看着没有丝毫愧疚感的白发男人,说道:“这个你是什么时候拿到手的……在徐福的地图上就有这个吧?”
  吴勉难得正经的笑了一声,随后说道:“这个你还镇冤枉徐福了,我也是无意发现的。还记得我们俩第一次见面的大树吗?就在树洞的缝隙里面插着。不过从外面看就是一颗树枝,你被我一巴掌打蒙了的时候,这个小玩意儿就掉了下来。被我就势藏起来的。”
  听白发男人的话,归不归气的直哆嗦。想不到自己梦思苦想几百年的东西,竟然一直都在这个白发男人身上藏的。自己还数次救了吴勉。只不过他将这个小玩意儿藏在自己的雷脉当中。自己完全想不到白发男人身上会藏着这个东西。
  当下归不归已经气的说不出话来。如果不是现在自己身上已经没了术法,当下他已经去和这个白发男人拼命去了。
  看着老家伙被自己气的哆哆嗦嗦说不出话来的样子,吴勉竟然还有心思笑了一下。看到了这个笑容之后,归不归差点一翻白眼晕倒。当下他好不容易调匀了这口气,咬着牙对吴勉说道:“这么多年了,你明明知道我老人家一直在找这个。你为什么不说,一直在看笑话……”
  “你没问我要,你开口要怎么会知道我不给?不过话说回来,你要了我大概也不会给……”吴勉用他那特有的方式笑了一声之后,看着已经在被气疯的归不归继续说道:“想要报仇,解开封印就好。我去给你拖延出来这个时间,觉得不解恨,借他们的手要了我的命,也由你……”
  日期:2017-03-23 06:3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