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483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旭春脑子同样凌乱,道:“你先让他申请飞行路线,Ju体人员稍晚些告诉他。钱的事不必担心,就说一会儿过去支付。”
  又沟通了一番,基本搞定。李旭春不放心地道:“去了西藏Ju体去哪个酒店,当地环境怎么样,又去哪些景点,还有什么项目。”
  时间太紧,这些事还没来得及落实。我道:“正好我那边有熟人,让她负责协调那边的事情。”
  “可靠吗?”
  “可靠。”
  李旭春来不及证实对方的身份,道:“那行,如果可靠的话一会儿让她把卡号给我,先给她200万元,用来安排规划行程。你继续说。”
  我接着道:“我是这样想的,周老师毕竟是病人,经不起折腾,只去一个景点,布达拉宫。据我所知,赵总和周老师没拍过婚纱照,我想安排他们在布达拉宫广场拍摄婚纱照留作纪念。”
  “这个提议好,然后呢。”
  “然后立马往四川走,去她家乡。我让我朋友雇几辆房车……”

  听到此,李旭春一摆手道:“不必和我说了,这边的事交给我负责,你现在立马动身去西藏,负责安排那边的事情。”
  “呃……”
  “怎么了,有问题吗?”
  想到明天是乔菲的生日,本打算给她一个大大的惊喜,看来要泡汤了。不过比起赵家波的事,这些都不重要了,随后可以再补,斩钉截铁道:“没问题。”
  “好,需要准备什么吗,不需要的话我现在送你去机场。”
  “证件之类的还在家,得要去取一趟。”
  “行,那立马出发。”
  回到家,我麻溜地收拾好衣服,充电器等简单用品准备出发,刚要出门时又折返回来,将买给乔菲的钻戒用衣服包裹起来放在包里最底下,我感觉只有带在身上才安全。
  下了楼刚出门厅,看到王熙雨和她母亲相继走了出来。我躲闪不及,硬着头皮笑了笑算作当招呼。
  王熙雨看到我的装束,跑过来疑惑地道:“你这是……要出门啊。”
  “嗯,遇到点紧急事情。”
  王熙雨回头看看母亲,不自然地捋捋头发低下头道:“徐朗,真的不好意思,我已经和我妈解释清楚了,你千万别多心。”
  我不由得苦笑,拢共去了她家两次就都被她家人撞到,不知是我倒霉还是纯属巧合,似乎现在不重要了,道:“没事,你好点了吗?”
  王熙雨微微点了点头道:“好多了,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呢。”

  “哦。”
  王熙雨略显失望地道:“徐朗,谢谢你在最需要的时候陪在我身边,我们永远是朋友吗?”
  “嗯。”
  王熙雨还要说,李旭春摇下车窗焦急地道:“别聊了,赶紧走,来不及了。”
  我匆忙道别上了车,从后视镜里看到她焦灼的神情,我的心情格外复杂,有些看不清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有时候活泼开朗,有时候郁郁寡欢,特别是最近一段时间经常神经兮兮的,也许是属于她这个年龄段的正常表现。
  李旭春一边开车一边打电话,一个接着一个忙个不停,从他接打电话的频率和语气看,情况相当糟糕。人在死亡面前,变得不堪一击。黑色的恐惧触动着我的脉搏,不由得想起乔菲父亲的葬礼,也就短短两个月,又一个生命即将消损。
  我没见过赵家波的爱人,但能想象到她是怎样的人。为了爱情奋不顾身,能在赵家波最没落的时候耐心等待,忍受着旁人的指责和不解为他生下孩子,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和魄力。倔强的她用实际行动诠释了爱情,没有惊天动地,没有浪漫满屋,却把一辈子给了她爱的人。
  赵家波同样重情重义,妻子生病后没有抛弃,而是始终如一坚守陪伴。一年,两年,三年,十几年……漫长的过程无疑是津神上的折磨,然而他没有放弃,咬着牙坚持了下来。
  什么是爱情,或许在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种理解,社会的快速发展弱化了最纯真的爱情,反而趋向于拜金,用物质的多少来衡量爱情的厚重。相反,父辈一代的爱情是浪漫的,纯净的,经得起时间检验的。
  李旭春终于打完了电话,回头蹙眉道:“徐朗,只预定到飞往上海的飞机,而直达拉萨的飞机票没有了,就连去成都的都没有了,只能选择坐火车。我让助理查了下,高铁只有上午有,下午没有,你应该知道高铁晚上不运行。只剩下快速车,可快速车没有卧铺票了,连硬座都没有了,只有站票,要坐30多个小时,能克服吗?”

  想到要站30多个小时,确实有些发怵。
  李旭春补充道:“时间太仓促了,真的来不及了,万一……既然这个方案是你提议的,那我们就要想办法为赵总完成最后的心愿。不为别的,就为了圆一个梦。我们在这边有很多设想,但那边没人组织实施一切都是空谈,所以……”
  “春哥,别说了,我能克服。”
  李旭春笑着微微颌首道:“赵总待你我不薄,不管怎么样,我们要把这件事办得漂漂亮亮的,有信心吗?”
  我坚定地道:“没问题。”
  “好,所有的细节问题都要考虑到,包括各种突发事情,能否处理得当,这就考验你的综合素质和应变能力了。作为一名优秀的职场人,业务只是你登上顶峰的工Ju,智慧才是真正的核心因素。”
  说着,李旭春从口袋里取出一张银行卡递给我道:“这里面有一千万,敞开了花,别不舍不得。目的只有一个,为赵总和周老师办好这次非同寻常的旅行。”
  我接过卡隐隐担心道:“春哥,那你想过没有,如果周老师路上发生意外如何处理?”
  这也是李旭春担心的问题,反问我道:“你打算怎么处理?”
  我想了想道:“我想将她安葬到老家,如果同意,我一并准备。”
  李旭春一时拿不定主意,如此做不太妥,毕竟对方还没死,这不是诅咒对方嘛。可这种事又不能请示赵总,只能自己权衡把握。半天道:“你自己把握吧,如果情况有变,应急面对。”
  “好吧。”
  李旭春将我送到机场,又叮嘱了一番转身迅速离开了。此刻是中午一点十分,飞机还有二十分钟起飞,半个小时就到上海。趁着等飞机的间隙,我拨通了方佳佳的电话。

  自从她回去后还没再联系,听到她的声音倍感亲切。我顾不上客套,直截了当道:“方姐,我明天晚上抵达成都。”
  听到我要来,方佳佳激动地道:“真的啊,那太好了,Ju体几点的飞机,到时候我去接你。”
  “绿皮火车……可能到了就晚上十点多了。”
  “好吧,我正好在成都,先预订酒店,到时候为你接风洗尘。”

  “谢谢了,不过我此次去有重要的事,需要你的帮忙。”
  方佳佳爽快地道:“只要我能办到的,尽管开口。”
  “好,我待会儿把需要准备的东西用微信给你发过去,不管用什么办法,不惜一切代价都要筹备好。”
  “别啰嗦了,成都是我家,没有我办不到的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