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人狠事-记录大江南北狠人狠事,你我身边的江湖!》
第309节

作者: 三分江湖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3-21 21:20:00
  第279:不说就死
  楚震东一听,立即点头,这样安排的太好了,就剩杜致远一个人在家,自己和许端午两个肯定能搞定,当下一口应承。
  唐振藩当着楚震东的面,给杜栋梁打了个电话,果然不出唐振藩所料,杜栋梁一听唐振藩有约,立即连声答应,官大一级压死人,就算他早就有心对付唐振藩了,可只要唐振藩一天没倒台,他就得听唐振藩的,何况,万一扳唐振藩不倒呢?所以虽然打麻将是私事,他要不来以后也不好混。
  当下楚震东和许端午就告辞出了唐家,躲在车上看着,不一会儿,果然杜栋梁骑着自行车带着老婆到了唐家门口,以杜栋梁的家产,当然买得起汽车,整天骑个自行车,无非是为了掩人耳目而已。
  楚震东等杜栋梁夫妻一进入唐家,立即让许端午开车前往杜家。
  杜家的房子是和楚家原先的那种老式楼房一样,都是县里分的,只是杜家的房子更大一点,两人仍旧是远远的停车,拿了沙喷子步行到了杜家楼下,抬头一看,楼上还亮着灯,显然杜致远还没有睡觉。
  当下楚震东就上前直接敲门了,他已经计划好了该怎么办了,根本就不用怕杜致远会报警,因为自己绝对不会动杜家的一针一线,只要拿了胶卷就会离开,杜致远就算报警,也拿他们没办法,难道还不许我来你家窜门吗?你说丢了东西,那你拿出证据来,你说我偷了你家什么?就不相信你杜致远敢说我楚震东拿了你拍唐振藩受贿的底片。
  至于绑架,谁看见了?我绑架你怎么你还好好的?我还说你绑架我的呢!最大的可能,就是杜家会吃了这个哑巴亏。而且,这件事就算他们蒙上脸,杜家也一定知道是他楚震东干的,还不如直接敲门来的光明磊落一点,反正只要自己得手了,要不了多久,唐振藩就会将杜家父子给办了。
  一敲门,屋里就传来一阵噔噔噔的下楼声,以前的木门和现在的不一样,没有猫眼之说,要就靠问话来辨声,但杜家一门两官,一个是县长一个是秘书,一向都是人家来巴结他们的,怎么可能想到会有人来绑架他,连问都没问,杜致远就将门打开了。
  门一开,楚震东手中的沙喷子就举了起来,黑洞洞的枪口,直接就抵在了杜致远的脑门上!
  杜致远一愣,刚想说话,已经被楚震东一脚踹了进去,随即人随枪走,手中的沙喷子依旧抵在杜致远的脑门上,沉声道:“杜致远,你认识我是谁不?”
  杜致远当然认识楚震东,额头被沙喷子抵着,面色已经一片惨白,强自挤出一丝惨笑道:“楚震东,你干什么?这可不是乱开玩笑的。”
  楚震东一张脸始终冰冷,旁边的许端午紧跟着来了一句:“杜致远,你觉得我们像是在开玩笑吗?”
  就这一句话,杜致远顿时紧张了起来,楚震东等人最近几年的事迹可不少,其中大多是致人残废的,有几例死亡案件也怀疑和楚震东团伙有关,更可怕的是,是楚震东一直抵在自己脑门上的沙喷子,给他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压力,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该怎么样,才能算是配合,当下一句话也不敢吭了。
  许端午随后跟了进来,将门一关,同样用沙喷子指着杜致远,沉声道:“杜致远,我们来找你,有数了吧?”

  杜致远反而镇定了下来,寻思着自己父亲毕竟是县长,我就不信你楚震东真的敢打死我,只要让我一逃脱了,看我怎么整死你,当下摇头道:“我自信没有得罪过你们,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如果只是因为钱的话,我可以给你们,请你们不要伤害我。”
  楚震东一反手,沙喷子的枪柄已经狠狠的砸在了杜致远的肚子上,沉声道:“少给老子打马虎眼,钱老子多的是,用得着找你吗?敞亮点,别逼我动手,你拍的那些照片的底片在哪?”
  杜致远被一枪柄砸的弯下了腰去,脸色瞬间苍白,他什么时候吃过这种苦头,又听楚震东一出口就找他要底片,瞬间明白了过来,自己举报唐振藩的事露菜了,怪不得检查团一点动静没有,搞不好举报的材料已经落在了唐振藩的手里,顿时就慌了起来。
  但他也明白,只要自己一交出底片,自己也就完了,起码以后只要唐振藩还在泽城,就不会有自己翻身的机会了,这个底片,已经成了自己唯一的筹码,当下就嘶声喊道:“什么底片?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楚震东一见这小子不肯承认,分明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立即冷冷的一笑,如果连这种公子哥都对付不了,他楚震东也别混了,当下一把抓住杜致远的头发,眼神冷的几乎能结冰,冷冷的说道:“你应该知道,我们兄弟手下发生过些什么事情,我不想要你的命,但你也别逼我。我既然敢来,就不怕手上沾了你的血。”
  说着话,一指杜家墙上挂的挂钟说道:“这样,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好好想想,当秒针停留在十二点的时候,你要是还没有想起来我想要的东西藏在哪,我就先送你去地狱,至于以后我能不能逃脱,那是我的事,你不需要关心。”
  杜致远又是一惊,楚震东的那种眼神,让他深深的恐惧了起来,那眼神之中,竟然没有一丝情感,有的只有对人命的蔑视,就像一尊死神,对自己的生命没有丝毫的怜悯。
  如果自己不说出来,只怕楚震东真的会杀了自己,正如他所说的那样,他以后就算被查出来,自己也已经死了。何况,能不能查出来还不一定呢!
  刚想到这里,楚震东已经冷声说道:“时间到!我数三声,你不说就死!”
  一句话说完,沙喷子一收,一反手掏出把寒光四射的匕首来,往杜致远的脖子上一抵,仍旧用那种冰冷到令人牙酸的声音说道:“一!”
  一字刚出口,几乎就没有停顿,楚震东已经接连着又喊出了第二个数字:“二!”

  杜致远的心彻底崩溃了,耍阴谋玩手段,他还是可以的,可什么时候这般直面过死亡,楚震东的步步紧逼,根本就不留给他周旋的余地,紧紧贴在脖子上的那冰冷刀锋,都说明了一点,这家伙真的要杀了自己,如果只是吓唬吓唬自己,他数字喊这么快干吗?一旦喊出最后一个数字,他怎么下台?
  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可楚震东已经冷着嗓子喊出了第三个数字:“三!你去死吧!”一句话出手,手一挥,匕首对着杜致远的脖子上就扎。
  杜致远几乎是喊出来的:“我说!我交代!”
  楚震东的手,陡然停留在半空中,手中的匕首停留在距离杜致远脖子的三指之处,眼神仍旧冰冷,甚至带有一丝遗憾,好像没能杀了杜致远,让他很是不爽一般。

  许端午这时开口道:“东子,他已经同意说出来了,你别乱来,我知道你想杀他,但现在不是时候。”
  杜致远的冷汗顺着额头直往下流,脊背上一片冰凉,慢慢的往后退了一步,伸手摸了摸脖子,往楼上一指道:“在楼上书房。”
  许端午一推他道:“怎么的,还等我请你上去啊!招子放亮点,要搞小动作的话,东子不杀你,我也会杀了你。”
  楚震东当然清楚,杜致远没有搞小动作的胆,他的胆已经被自己吓破了,当下只是慢慢的跟在了后面上楼。三人上楼进了书房,杜致远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铁盒子来,许端午打开看了看,果然是胶卷,展开对着灯光一看,确认是唐振藩收受贿赂的照片无疑,随手装到了身上,用沙喷子一抵杜致远道:“其他的呢?”
  杜致远几乎快哭出来了:“没有了,拍的照片就这么多,唐振藩很小心的。”
  楚震东这时对许端午说道:“没有了就杀了他吧!杀了快走,此地不宜久留。”
  许端午将枪往杜致远头上一抵,应了一声道:“好!”手指直接就扣上了扳机,撞针都跳起来了。
  杜致远没有想到交出了胶卷他们还要杀自己,顿时吓的噗通一声跌坐在地上,浑身抖的像筛子似的,直接尖叫出声。
  “吧嗒!”许端午扣动了扳机,却是个空枪,许端午嘿嘿一乐,转头看向了楚震东。
  楚震东一点头道:“看样子是真没有了,要有的话,这种孙子肯定要拿出来保命的,我们走。”
  许端午一点头,用那个没装火药的沙喷子在杜致远的头上点了点,说道:“记住了,乱说话的话,下回可就不会是空枪了。”一句话说完,转身跟楚震东两人出了杜家,走回车上,将沙喷子往后座上一丢,两人都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而杜致远则像一摊烂泥一样躺在自家的书房里,双目无神的看着天花板,口中喃喃的说道:“完了!完了......”
  日期:2017-03-21 21:21:00
  第280章:婚后三天就被传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